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见(1/2)

一只鹰在高空之中如坠般落了下来。

它落入了长陵。

很快,它所带来的最新讯息传递到了李布相的手中。

李布相的身前原本就已经有一封信笺。

这封信笺来自于公孙家的家主。

同在长陵,特意来封信笺便意味着尊重。

李布相已经看完了这封信笺的内容,他又看着最新从屯留一带传递而来的讯息,他慢慢的苦笑起来。

他原本就已经是一个老人。

但在苦笑之中,他似乎骤然又老了十余岁。

这是真正的有苦说不出。

他精心的谋划了许多年,终于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运转,终于就要到了最后收尾的时刻,但偏偏就是在这最后一步出现了意外。

此时皇宫里还没有传来那名老皇帝离开人间的消息,但他却有种强烈的直觉,他知道那名老皇帝应该已经离开了人间。

他在这座城里唯一真正尊敬和忌惮的对手也已经被他熬死了。

然而他却偏偏败了。

或许在他的众多幕僚看来,他是败在了自己扶持的成皎手中。

成皎只是个幼稚的孩子,平时看来根本无害,但就是在这关键时刻踏错的一步,却如同棋盘上最关键的一步被他下成了死棋。

在他的众多幕僚眼中,这是运气使然,非战之罪。

然而此时他眺望皇城,却觉得他始终是败在那位老皇帝手里。

这不是运气和命数,而是那名老皇帝比他更为了解他的两个儿子。

或许当他在病榻上发布最后几个命令时,他就已经知道赢武和成皎分别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所以两个人斗了一生,虽然他熬死了老皇帝,但在这长陵谁属的问题上,他终究还是败给了老皇帝。

他现在唯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公孙家也会放弃成皎,为什么这最后的翻盘之举直接就变得毫无希望,他不明白公孙家的那名大小姐到底想的是什么。

这世间,真的有对权势毫无兴趣,对皇后的位置也根本不在意的女子么?

夏虫不可以语冰。

他是最喜欢权势也是为之争斗了一生的人,像他这样对权势如此看重的人,自然无法了解和他完全不同的人的内心世界。

……

墨守城站在长陵的角楼上。

当李布相眺望着皇宫,他确定那名老皇帝已经离开人间的时候,墨守城在眺望着李布相所在的那片宅院。

他也确定皇宫里的那名老皇帝已经离开人间。

没有任何人告知他这点,但他确定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

当一个人看一座城的时间太久,无论是清晨、正午、黄昏、夜晚….看着这座城的时间太久,这座城里的一切微妙的气氛变化,便很自然的逃不过他的眼睛。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城中的权势变化。

他知道潜移默化之间,当屯留的消息传来,大皇子虽然还在边关,但皇位的归属,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疑问。

从今日里,所有那些如墙头草般摇摆的权贵们,便会比任何人都决然的倒向赢武一方。

因为这些人十分清楚,他们之前表态的越是模糊,越是摇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便必须付出更多的坚决,才能获得大皇子将来的好意。

否则这些人将来在长陵便再没有位置。

无声的大战已经到了终结时候,但这座安静的

城,在此时给他的感觉却比无数人的血肉绞杀更为危险。

他生怕李布相发疯。

李布相发疯起来,注定血流成河。

不过让他有些欣慰的是,似乎没有这样的迹象出现。

想着那些年轻而强大的修行者们此时正在做的事情,他的呼吸突然略微急促起来。

他确定随着那名老皇帝的离开,随着新皇的登基,长陵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时刻。

……

细雨中,公孙浅雪撑着一柄伞在陌生的街巷中穿行。

她的身后不远处,有一名身穿着灰衣的妇人。

这名妇人看上去很普通,提着一个竹篮,就像是村上随处可见的,正巧出来洗菜或是卖菜的女子。

只是细雨不断洒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衣衫却始终很干。

那些细雨落在她的衣衫上,却始终无法真正的浸润她的衣衫,而是在下一刹那,就随着她的呼吸,被她身上的气息震荡出去,悄然无痕。

能够在雨中衣衫不湿的修行者很多,但能够像她这样甚至不让人觉得她是修行者的宗师却很少。

此章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殊凉不知处,默年知卿好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当女配在男子高校[穿书]暖婚似阳嫡女重生:皇后很嚣张重生之盛宠梦幻西游之决胜巅峰位面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