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的刀刃寒意逼人,丝丝缕缕向齐妙的骨子里沁入。

她暗暗攥紧拳头,牙齿不由自由打着颤栗。

要说此刻她一点也不害怕,那绝对是骗人的。

没有人不惜命,就算是活了两辈子的她也不例外。

她知道,只要面前这人将刀子往前轻轻一送,她便立即血溅当场。

若死了,她就再也感受不到亲人们的疼爱,也听不到爱她之人的真心关切之语。

她想活着。

直到这一刻,齐妙才发现自己也是个贪生之辈,对世俗红尘是有多么的眷恋。

之所以有眷恋,是因为心里有了牵挂,有了放不下的羁绊。

“九王爷,你为何要这样待我?”齐妙轻轻叹息着,一双眸子在黑暗中格外明亮。

“什么?你是九王爷?”齐湛不敢相信的夫。

纪陌也不再模仿齐叔的说话声,恢复原声回答齐妙,“妙儿,这都是你逼我的,你若信我,便什么事儿都没。

我纪陌平生最恨的便是欺骗,况且骗我之人还是我的未婚妻,这如何也不能忍。”

“你放我父亲他们走,我将真图交给你。”齐妙声音黯然。

“不!”纪陌摇头,“我知道妙儿你聪明伶俐,主意极多,倘若不将真图交出来,我便杀了他。”

他忽地将刀从齐妙颈间移开,而是架在了齐湛的脖子上。

“有什么事儿冲我来,放开我哥哥,他什么都不知道。”齐妙忙喊道。

“妹妹你别求他,我不怕死,只是可惜我们瞎了眼睛。竟以为他是正人君子,没想到却是虚伪小人,他比白言峰那群人还要可恨,这种人妹妹你不能嫁,就算是抗旨,咱们也不能嫁。”齐湛红着眼睛嘶声呐喊。

此刻他没有恐惧,只是为妹妹心疼和不值。

所嫁非人。那等痛苦他不敢想像。他希望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等噩梦醒来后一切如常,九王爷还是那个极在乎妹妹。极和蔼亲切的唤他哥哥的那个人。

而不是眼前这像魔鬼样的伪君子。

面对齐湛的痛骂,纪陌仿佛没听见一样,只是妙问,“图与哥哥。你二者择其一,我数三个数。若你还不能痛快答应我,休怪我手下无情。”

“九王爷,我又怎能肯定将东西交给你后,你就会饶了我们四人呢?”齐妙苦涩一笑。“既然给东西也是死,不给也是死,我又何必让你如意?”

纪陌冷然道。“我纪陌只是想要东西,对人命不感兴趣。何况我还要娶你为妻呢,要是杀了你们,几日后与谁大婚?

妙儿,只要你将东西交出来,往后我们还可像以前那样,我会倾尽所有对你好,将所有宠爱都给你,让你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明日便是她与纪陌大婚之日了。

齐妙的十里红妆,令整个京城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