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关洵生了几天闷气之后,朱明玉觉得自己生气实在是没用,你永远不能让男人明白你在气什么。

赶上关洵又亦趋亦步的跟着自己,于是朱明玉把他扯进了帐篷里,决定教训他一通,这回一点不讲究什么文明,对着关洵是上手又上脚,决心出了自己这口气再说,反正他又不会还手。

没错,关洵是不会还手,但最后反倒是朱明玉舍不得了,她从朱明琨那里听说了,他们救下关洵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要不是步先生云游路过,他肯定早就死了。

知道关洵是真的险些死去,朱明玉还是一阵心惊,他恐怕也是不知道自己能活下来,想到这个,朱明玉就心软了,她还跟他生气有什么意思,只要他好好的活着,怎么都好。

救下关洵也不过是在自己来的十几天前,想来他的伤也没有痊愈,朱明玉停手下来之后反倒有些担心自己刚才那几下会不会把他的伤口打裂,会不会让他的内伤复发。

于是朱明玉最后这一拳头下去,变成了掌,贴在关洵胸前不动了。

关洵从朱明玉动手开始就是逆来顺受的,他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能让朱明玉如此生气,似乎比上次那次更生气,但他知道,只要让她气消了,那就雨过天晴了。之前还有云出辰做他的狗头军师,现在云出辰躺在那里没有苏醒,他也不能再指望有人帮他了。

虽然关洵很想去问问他师父,但又有些抹不开,这种事情还让师父操心,他也实在太丢人了。

见朱明玉不动了。关洵试探性的把手覆在了朱明玉的手背上,诚恳道:“我知道你气我,但你不要不理我,这几天你一句话都没跟我说过。”

他真是怀念起之前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话不断的朱明玉了,现在就算是他说上一百句,朱明玉也不会搭理他一句。

听着关洵略带委屈的话,朱明玉的心又软了一分。她真是鄙视自己没底线。这个时候还会心疼他,他就是她的劫。

关洵继续道:“到底为什么这次这么生气,你至少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话还没说完就被朱明玉捂住了嘴。她瞪了关洵一眼,道:“死死死,你很想死吗!”听到他说死,她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想起那天知道他出事时候的感觉了,她真的不想回忆了。

终于听到朱明玉对自己说话了。关洵心里冒出了喜悦的小火苗,半点不在意朱明玉凶巴巴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就勾了起来,把还有些别扭的朱明玉抱进怀里。感受她在自己身边的踏实感觉,这几天他一直在担心自己会失去她,他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其实那天在投入到他怀抱之后。她已经原谅了他,没有什么比他还能在自己身边更高兴的事情了。

“再遇到这种事你要跟我说。不许再瞒着我,让我担心。”朱明玉觉得不跟关洵说明白,他是绝对想不通的。

“好。”关洵一口应下,总算是明白了自己错在哪儿。

“什么事都不许瞒着我。”

“好。”

“去哪里都要带着我。”

“这个……”关洵有些犹豫,他可不是被喜悦冲昏头脑之后就什么都会答应的主儿,他的承诺是很慎重的。

之前的两个没问题,但他常年在边关,把朱明玉带在身边自然是好,但他又不想她在这里受苦,于是道:“这里条件很艰苦。”

朱明玉抬起头,皱眉看着关洵,道:“我是贪图享受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