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电之海本就有结界,但是却被他们攻破了,尹烨站在结界边上,闭着眼,头顶的雷不断劈在结界上,力量不断融入其中。

无形的结界一闪一闪渐渐显出了形状,可见到上面细小的电流在不断游走。

不远处还能听到战斗的声音,他们中了计,严展早不在这里,他们马上得离开!但剩下的那些人不能放任他们,否则,让他们乱跑的话,后果很严重!

君衍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兴奋,他欺身杀向帝决殇,后者猛然后退。

帝决殇对于不能下死手的感觉十分厌恶,突然,他感应到了什么,于此同时墨翎也感应到了什么,他们骤然抽身,帝决殇冲向慕容舞,墨翎冲向梦凉,君衍眼中闪过惊讶,紧追在后。

雪球儿在慕容舞身边镇着,慕容舞的压力少了很多,此刻帝决殇突然冲了过来,带着慕容舞就和墨翎他们慢慢聚在一起。

而墨翎也吼出声让所有的人都往出口退!

君衍怎么会让他们跑了呢,而且,这些疯狂的人们也十分难以摆脱。

墨翎恢复成了人身的模样,跟梦凉说完之后便看了眼帝决殇,接着两人十分默契的纵身扑向冲过来的君衍。

而这个时候一直覆盖在众人头顶的圣炔没了踪影,周围瞬间被黑气萦绕,其他的人皆心头一跳,一种十分焦躁,邪火横生,他们大惊,竭尽全力把这种情绪给压制下去!

此刻,墨翎手中多了圣炔,帝决殇手中多了摄魂,两人同时攻击向君衍!

圣洁一下对上邪恶黑暗!

先镇住君衍,再全部撤退,把这里封印起来,这就是他们所想的!

尹烨已经把结界设好了,天空惊雷劈着,其他人听从命令边打边退,中心不断向结界处偏移着。

雪球儿,慕容舞和梦凉在一起,三个一起杀着向出口退去。

君衍一对二就不像之前那么迎刃有余了。

人不断退下,到了结界边上,尹烨负责把人送出去,但是进行的十分艰难,人太多了。

但总算一点点完成着。

不断有人被送出去,也不断有人倒下。

帝决殇和墨翎不能杀死君衍也不能让他活动,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他困住,然后打断了他所有筋骨,废了他所有的功力,给完全束缚住。

剩下的人还在不断厮杀着,最后,墨翎拖着君衍从里面一路杀了出来,接着被尹烨送了出去,而尹烨则在最后,又加固了结界,同时又在结界上做了其他的变动,才从里面出来。

这一战十分的惨烈,各个家族都损失了不少的精英,一个分身都会有如此的力量,那严展本人呢!

他们不敢想象!

沉默。

君衍不好处理,目前不能杀,只能封印着了,等灭了严展之后再杀!

严展不在这里,说明他有其他的活动了!

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的疲惫,却又不敢休息,加速赶回去,害怕严展会有别的动作。

而就在行进的途中,一个坏的消息就传来了,严展在竺元肆虐,如今罹楚基本上快全部沦陷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严展竟然会亲自到竺元动手!

竺元幅员辽阔,若让严展这么放肆,所有人都要遭殃!

有严展在,罹楚几乎要灭国了!

时夏和帝璇玑得到消息之后也都震惊了,她们迅速派人通知帝决殇他们,她们也亲自前往!

当初布置的人手根本顶不住严展亲自攻击!

罹烙知道事情不可挽回,整个人都怔了,帝璇玑和时夏亲自前来镇守,罹烙见到帝璇玑的时候,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他有些恍惚。

帝璇玑看着他这种颓唐崩溃的神情脸上没有别的反应,也什么都没解释,只是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帝决殇那边很快就会收到消息回来的,他们现在要尽量拖着严展,不让他进一步肆意妄为!

罹楚中部,严展率领的疯子军队很快扩张到近百万人,浩浩荡荡一路而下,见人就杀,十分的残暴!

“严展,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张狂。”一个声音冲破砍杀声和惨叫声,传入严展的耳朵里,本来妖孽的声音却是透着寒意和杀机。

“月非离?你不是一向中立么,怎么,现在来是准备投靠我了?哈哈哈!”严展看着凌空前来的月非离狂笑着说道。

“你欺到本尊头上,还以为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月非离冷厉道,妖孽的脸上此刻遍布寒霜。

“哦?那这么说你这是要与我为敌了?”严展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如今的他不再是之前被他们偷袭的那个样子,现在他谁也不怕!

月非离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挥手,身后出现了近千的黑衣人,每个人腰间都系着月白色的腰带,手中持着利刃,周身气息强大,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丝毫的表情。

“就凭着这些人你就想打败我?做梦了吧!”严展啼笑皆非,看着月非离十分的嘲弄,仿佛觉着这千年没见,月非离变傻了。

而月非离脸上恢复了往常的妖孽,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那你就试试看吧。”

话不多说,两方瞬间杀在了一起!

而出乎严展的意料,月非离带来的这些人的确很厉害,对付那些无惧战士们竟然格外的利落,最重要的是,被他们杀了的人再也生不出怨气!

严展眼微微眯起,月非离已经拿出了他的玄弓,寒弓凛然,上面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两人交战,月非离并不十分靠近他,他速度快,武器又是弓箭,所以每次都离了很远放箭。

虽然没有办法真正伤害到他,但自己也安全,最重要的是,这样能拖延时间。

帝璇玑他们赶到的时候便看到月非离和严展打的十分激烈。

时夏见此什么也没说,同样提身迎了上去!

月非离见到有援手过来,脸上的笑容更胜,在远处跳的十分开心,他一向喜欢面对面的打,但是偶尔这种放放冷箭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这段日子当了云皇滋味不错吧,也没有去看看老朋友我啊。”月非离调笑的说了声。

时夏看都没看他一眼,专心的应对着严展的攻击,嘴里回道,“知道我当云皇了,你也不带着紫沁过来坐坐。”

帝璇玑是不会武的,她在空中骑着一大鹏,冷静的看着下面的情况,然后对罹烙说,“你下去的时候不要跟严展正面交锋,配合时夏和月非离就好,拖着他等到兄长到来就好。”

罹烙没有答话,只是拎着自己的武器便跳了下去,加入战斗中。

帝璇玑和时夏带来的精锐部队也赶来了,纷纷加入黑衣人的战斗之中,不断收割着生命,势必让他们就此停在这里。

严展被这么打的烦了,虽然这些攻击不疼不痒,但是一直如此折腾着,让他的耐心告罄!

他猛地抬头,一声猛呵,同时手中捏出一道锋利的气流,直接向时夏打去,时夏很敏锐,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速度提升数倍往后撤退,紧接着下一道力量朝着自己狠狠打了过来!

他认真了,时夏脸上严肃,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很难打败他,帝决殇他们这次怎么爬的比乌龟还慢!

月非离脸上也不好看,帝决殇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慢!

罹烙真正对上的时候,才发现严展真的很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这样的逆天的功力,但还好他后天很是努力,躲起来虽然有些吃力,但总归还是没事,但这也让他十分难堪,面对敌人,他竟然被打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严展脸上已经是黑色的了,战场上因为惨死萌发的怨气全都消失了,严展得不到补充,心情更不好。

一道黑气猛然逼近罹烙,那速度之快丝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罹烙大惊,整个人往旁边躲,但那力量的速度太过快,几乎眨眼间就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眼看着就要打中他,这个时候,一柄青色的古刀猛然出现在他眼前,接住了那力量,接着使劲一劈,将那力量劈成两半,从两侧骤然过去!

罹烙心猛的一跳,就看来人,只见是一冷面男子,样貌十分俊朗,但是却很冷漠,他拎着古刀看了自己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飞向严展。

“唔…这样的战斗级别似乎不太适合你啊,人类的君王,你还是退下去吧,不然万一不小心伤了你,还是挺困扰的。”一个活泼灵动的声音响起,不过这话却不怎么好听。

罹烙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空中多了一个身着蓝衣的娇俏女子,只看相貌,便能觉着她十分精灵,绝对人畜无害,但从她周身散发着的气息来看,却异常的强大,罹烙脸十分难看,这些人到底都什么来历,自己从来都不知道!

来的文天岚和奕冷,文天岚看到那人瞪自己,耸了耸肩,脆弱的自尊心啊,接着也不再说什么,同样向严展攻去!

严展脸上露出狠戾,没想到又来了两个人!

奕冷手中古刀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像是能斩断一切,挥刀的罡风如同万千的刀刃劈向严展!

月非离挑眉,这两个人来了,看来人快到齐了,就等着帝决殇他们了。

大鹏飞的很高,远远的离开了战场,璇玑在上面看的也不真切,只是心中担心着。

严展很厉害,同时面对四个人,也一点都不吃力,可见他究竟有多厉害。

严展大手凭空一抓,四道无形的力量如同蛛网一样猛地束缚住四个人,同时无数道黑气带着撕裂空气的力量撕向他们四个!

他们四个只觉着身体猛然一紧,接着阴毒的气息劈面而来,他们动作极快,手中的武器猛然挡在面前,同时身体发力,硬生生从束缚中挣脱,而严展不给他们丝毫喘气的时间,攻击接二连三的劈过!

空中很是凶险,处处杀机,只要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卷入杀戮的漩涡。

下方,月非离带来的人和帝璇玑时夏带来的人已经完全处于血战的状态了,毕竟那些人太多,又太密集,打起来简直就是灾难!

即便已经很高了,场下的惨叫和杀声还是声声传到了空中,帝璇玑手紧紧攥着,王兄怎么还不来?

乌云蔽日,所有人杀的头昏脑胀,每个人都麻木了,但依旧挥动着自己的武器。

这些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心智,就算是严展死了,这些人也恢复不过来了,所以,哪怕这些人再无辜,他们也只能死了,为了不让更多无辜的人丧命,他们一定要阻止严展!

不知道过了多久,帝决殇他们终于赶来了!

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不少的人,为首帝决殇一身银袍,手中持着一柄银色长镰,十分锋利,而身边尹烨,墨翎,慕容舞,梦凉,雪球儿,以及嬴地各个家族的精英全都围在这里。

月非离腹诽,你们可真的是蜗牛,总算来了!

帝璇玑和时夏松了口气,来了,终于来了。

文天岚从战斗圈中飞了出去,专门向兽王族打了个招呼。

严展带着笑容,“时隔多年,终于又见面了,帝决殇,墨翎,尹烨,你们可想我这个老朋友啊!我可从不曾把你们给忘了,日夜想着去见你们啊!”

慕容舞在看清楚严展的脸的时候,浑身猛的一震,美丽的桃花眼瞪大,像是见到鬼了一般,竟是比见到君衍还要难以置信!

帝决殇第一个注意到她的不对,心中一跳,但看她只是震惊没有其他的不妥的地方才慢慢放心。

“我们也是日夜想着你死,看样子今天就能够实现这个愿望了!”墨翎冷哼了一声回到。

“就凭你们,呵呵呵,上次你们趁火打劫才勉强将我给封印,如今,我是全盛状态,你们还想把我杀了?哈哈哈哈哈!”严展张狂的笑着,“宝贝徒弟,怎么见了师父还不给师父磕个头问个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冉冉,可不要做个不忠不孝的叛徒啊!”

慕容舞浑身大震,果然是他!

从小照顾自己,传授自己知识,传授自己古武的师父竟然是严展!

这个事实简直如晴天霹雳,哪怕慕容舞再淡然,再处变不惊,这一次也让她无法相信了!

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帝决殇却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脸上冷厉,什么也不说,拎起镰刀便直接砍了过去。

其他人也都加入战斗。

战斗很激烈,帝决殇,墨翎,尹烨,月非离,奕冷,时夏,文天岚,他们和严展战斗,其他的人皆去消灭那些发疯的人。

慕容舞心中十分震惊,她不知道严展和君衍还有自己是怎么到现代的,又是怎么又回来的,本来她以为自己的内心不会起波澜,但不曾想到自己还会如此震惊。

各色的光芒在黑气中翻腾,严展太厉害了,他面对这样的攻势却还应付的游刃有余!

几个人配合的十分好,严展也不是省油的灯!

时间一点点过去,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

此刻,众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已经有了伤口,长时间的战斗已经耗费了他们不少的体力,尤其帝决殇他们,和君衍已经斗了一阵子还没有休息便收到严展在这里的消息,马不停蹄的赶来。

如今,帝决殇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突然,严展用了他的绝招之后猛地朝下面扑去,帝决殇心中一震,闪电般追了上去!

慕容舞本来和周围的人战成一团,突然只觉着身体一僵,恐怖的气息蓦然冲了过来,她心中一惊,匆忙飞身躲过,同时她身上猛地升起了一层明黄色的屏障,接着自己便向被万吨的东西给直直撞飞了出去!

五脏六腑似乎都搅在了一起,帝决殇什么也顾不上,直接飞过去接住慕容舞,同时将瞬间扑上来的疯兵给震飞,但同时他已经没有办法躲过严展的攻击了!

其他人都没有想到,严展竟然生生吃下他们的攻击也要去杀慕容舞,他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严展就已经冲到慕容舞前面了!

看样子,严展已经被逼急了,想要拿回他的力量!

帝决殇生生挨了一下,胸中一阵翻腾,剧痛升起,可他丝毫没有放开。

其他人赶忙缠住严展!

慕容舞中了一招,差一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好在她战斗力比不上帝决殇他们,可是她护身的东西不少,就在危险的来临的前一刻,她一直穿着的护甲起了效果挡着了那致命的一击,但也只挡了一下护甲就碎了,而且冲击太大,震的她五脏六腑几乎要碎了一般。

“准备好了!”一声吼蓦然震慑云霄,其他的人收到信号,身体齐齐一震,接着眼中露出了振奋。

严展脸上是怒色,还想封印他?!

空中突地显现出无数的纹路如蛛网一般不断网向严展,一层接着一层,七彩的颜色,透明耀眼!

封印!

帝决殇纵身起,将慕容舞送到帝璇玑那边,让帝璇玑暂时带着她离远些,然后又回到战场上,手中的苍龙戒不知何时已经脱离手指,配合着银镰不断汇成自己纹路加入到那些七彩的蛛丝之中。

而月非离,墨翎他们也效仿,不断将自己的力量和总的封印纹路汇聚起来。

一层一层的封印丝十分的薄但却带着最坚固的力量!

严展脸上露出狰狞的颜色,他眼睛猛地一睁,原本下方不断厮杀的疯兵竟然集体自杀,大批大批的人全都倒下,黑气不断涌向严展!

刚刚稳定的封印开始晃动,呈现不稳定的趋势。

众人大惊,转眼疯兵已经倒下了大半,还有再倒的趋势,严展却是浑身皮肤皆染成了黑色,就连眼白也都变成了纯黑,看上去无比恐怖!

啪嚓——

啪啪啪——

他一个用力,加在他身上的封印开始噼啪断开!

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妙,严展竟然让那些人自杀,用死后的怨气来提升他自己的实力!

无数道力量从他的身上迸发,杀戮一样射向四周!

许多人躲闪不及直接被击中,齐齐飞了出去!

此刻,人群中萦绕着一种叫做绝望的气息,封印已经制不住他了!

不对!

他并没有完全挣脱封印!还有最后的一层!

“快!”

“继续封印!”

严展不断攻击着,但最后那一层封印却依旧挂着!

不断有人倒下,但大多数人都坚持着,不断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在严展身上,一层层不断会合,不断交织,不断融合!

帝决殇脸色已经白了,梦凉伤的也不轻,文天岚和其他的人也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可都咬牙坚持着编织封印!

严展渐渐被完全束缚起来,力量不断外露,可是人已经被牢牢束缚起来!

“我不会放过你们!你们最好把我永久封印起来!不要让我出来!”

月非离脸上带着笑容,“谁告诉你要封印你了。”

接着亮出了自己的玄弓,率先劈了过去,而其他的人也齐齐跟上!

啊!

惨叫顿时响破云霄!

七彩色的封印线路紧紧将他束缚着,攻击全部直接落在他身上,强大的力量终于将他完全禁锢,完全撕扯!

这封印是连灵魂都无法挣脱的,而他们的攻击配合着封印,会将他连灵魂都给消灭掉!

惨叫之后,原地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不过空气中还残留着大量令人不舒服的气息。

梦凉收回圣炔,开始清理着空气中残留的污浊。

阴云总算消失了。

大战后,一直蒙在人心中的阴影总算渐渐散开了。

如今,整个大陆虽然没有了结界,但是仍然是按照之前形成的势力划分管理,不过相互之间自然会慢慢有交集的。

至于在大战中那几名直接和严展战斗的大人物也被人口口传诵,对他们每个人都充满了敬佩和感激。

罹楚这次损失最多,原本不小的一个国家经历了这样的浩劫之后国力消耗了有一半多,成了竺元最弱的环节。

互不干涉,和平相处,这是他们的原则。

凌天和云曼没有趁火打劫,相反,还十分友善的派出了支援帮助罹楚。

三个月过去,一切重建都进行的井井有条。

经历了无数了劫难之后,这个大陆迎来了第一件大喜事。

凌天帝君和清家的嫡女慕容舞要成婚。

婚礼提前三个月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帝决殇在之前的那一战中令整个大陆的人都震惊了,对他跟是充满了敬佩和敬畏,而这一次他成婚自然是其他国家势力要来祝贺的。

无忧四国不必说,云曼云皇和帝决殇本就是好友自然也是十分关心,罹楚受到凌天的帮助也是要前来庆祝的,而嬴地,清家的嫡女大婚,其他的家族当然也要祝贺,尤其是这次对亏了他们才能成功灭了严展,他们再怎么也得有报恩的心。

所以,凌天这段时间已经是万客前来祝贺,凌天城中随便遇到个人都是非富即贵,负责的守卫的风隐更是尽忠值守,不敢丝毫有差错。

清绯儿也康复了,终于和凌霄在一起了,凌霄回到竺元之后,从前的旧部纷纷回来。

纵横的整个竺元的莫邶楼也不断进行扩张,在无忧和嬴地都开了不少的分楼。

当然,也有人知道了闻名天下的莫邶公子就是马上要成婚的慕容舞,现在应该叫凌舞了。

凌舞成婚前自然要和父母住在一起,凌霄和清绯儿打算将在舞儿结婚之后便出去游玩,而在这段时间中,他们便陪着凌舞。

这些日子清绯儿对这个女儿简直是宠溺到了极点,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十三个时辰都黏在凌舞身边。

这样的行为引起了两个人的不满——帝决殇和凌霄。

凌霄刚和爱妻在一起,结果爱妻天天黏着女儿,把自己都扔在了一边,而帝决殇想缓和凌舞多呆一会儿吧,却被清绯儿赶走,说什么新婚之前,两人是不可以见面的,所以他心中这个扭曲。

大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凌天宫到处喜气洋洋,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笑颜开的,他们都想着这样的喜事是不会轮到他们帝君的,如今可以见证到如此难得的一幕他们怎么会不高兴。

清绯儿十分不舍,自己刚和女儿相认,却又要分离…但是,女儿的幸福最重要!

这一天,凌天城已经是到处张灯结彩。

从宫中派出的喜车由九头高大的魔兽角马拉着,而在最前面是一只通身雪白,庞大的魔兽,它的身上也披着红色的绸缎,车上镶满了各种名贵的宝石,车帘精致美丽,到处体现着精致和奢华喜庆。

喜车一路进入凌天宫。

凌天宫,正殿,所有的宾客全都恭敬等着新人。

吉时到。

帝决殇终于换去了那身银袍,身着大红色的喜袍,三千银色也用红色的绸缎束起,整个人美的不可思议,配上身上那种气势,更是令人移不开眼睛。

新娘已经进殿,她身上穿着最为华丽的大红色凤袍,衣摆上的凤凰用金线绣成,栩栩如生,仿佛要冲入云霄,那张精致无双的脸上施了脂粉,卸去了冷厉,更多了雍容和华丽。

帝决殇一向冷酷的脸上升起了笑容,这样的笑容是最真实的,看着凌舞走向自己,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

外面,响起了庄重的炮声。

“时辰到!”礼官高声道,帝决殇和凌舞两人相视。

“一拜天地。”

帝决殇和慕容舞缓缓转身,面对外面苍天跪下,拜。

“二拜高堂。”

两人再转身,面对高堂的凌霄和清绯儿跪下,拜。

“夫妻对拜。”

帝决殇和凌舞两人相视,眼中只看到彼此,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最为动人,最为美丽,两人躬身,拜。

众宾客眼中充满祝福的看着这两个人,清绯儿眼中已经含着泪水,但笑容也是挡不住的。

“礼成!”礼官高声,嘹亮的声音似乎已经穿透了云霄,让苍天都见证两人的婚礼,而同时外面的礼炮也开始响起,轰鸣震撼。

“帝君万岁!”

“帝后千岁!”

百官拜首,声音震天!

从这一刻起,凌舞便是凌天的帝后,永远只属于帝决殇的帝后!

两人经历了多少磨难,经历了多少挫折,在这一刻终是修成正果,这一刻,苍天为他们见证,天下人为他们见证。

幸福,终于到来。

------题外话------

唔,先祝高考的孩子们考个好成绩!

恩,古武终于完结了,两年了,尊的好不容易,谢谢宝贝们陪着我,大结局…龙哥哥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卡大结局了,第一次写文,大结局让龙哥哥肺疼呜呜,不过不管怎么说,终于完结啦啦~么么哒~这是龙哥哥第一本文,确实有很多地方不成熟的,希望大家能够见谅,新文马上发~到时候同样请宝宝们支持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