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慕容舞和凌霄心已经全部被揪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屋内的流苏被轻轻掀起,那位面容灵气圣洁的女子从内屋出来了,她面容十分平和,没有任何难看的表情,也正是这样的表情让两人心微微安定了下。

“圣女大人,不知道绯儿她…”凌霄紧张的走到面前开口问道,双手在身侧紧张的握起,生怕听到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的答案。

梦凉温柔的看着他们,轻笑了下开口道,“放心吧,没事了,现在她还在休息,明天就可以醒过来了。”

而她这么一说,两人悬着的心才瞬间落地,看着梦凉的眼中充满了感激。

梦凉又给他们交代了注意事项,此刻外面的两个一直谈话的男人也都说完了,直接进来。

帝决殇站在慕容舞身边,而墨翎自然是来到梦凉身边。

凌霄在梦凉说完之后便赶紧进去看清绯儿了,他记得梦凉交代的注意事项,动作也十分小心,梦凉十分歉意的告诉他在治疗的过程中让清绯儿的身上伤口都又裂开了,他需要再为她清理下伤口。

在他真正看到缠绕在清绯儿周身的黑死气息都散去了,而她脸上那种十分僵硬诡异如面具一样的表情也都消失了。

他怜惜的摸着她的脸上,轻轻抚摸着,“绯儿,你终于没事了,赶快醒来吧,你还没见过女儿吧,明天你就能见到我们的女儿了。”

“她叫凌舞,眉毛和眼睛和你很像,这次为了我们吃了不少的苦,你醒来就能可以看看我们的女儿了。”凌霄轻声的说着,十分的小心,害怕吵着她。

他小心的为她处理着伤口,那如凝脂的皮肤上那一道道本来结痂的伤口经过剧烈的撕扯再一次变得鲜血淋淋,这样的情景再一次狠狠揪着凌霄的心。

第二天,天微微亮。

一直守在清绯儿身边的凌霄一夜未眠,整夜他都看着清绯儿,眼圈黑了他也丝毫不在意。

黑暗之中,撕裂的疼痛将人都要逼疯了,一声呻吟从床上的人儿嘴中溢出。

凌霄守在床边,乍听到声音整个人一震,觉着自己幻听了一般,他紧张的凑近,“绯儿?绯儿?你醒了么?”

嘶——啊——

这一次,凌霄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幻听了,他十分紧张的趴着床边,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眨也不眨,就怕会错过一丝一毫的画面。

清绯儿现在脑中一片混沌,所有的画面都是破碎混乱的,而且似乎有一个十分温婉又灵动的歌声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着。

她微微动了动手,眉头因为疼痛而蹙起。

凌霄在旁边看着,呼吸都屏住了,嘴中不停喃喃的喊着绯儿。

清绯儿想让自己的思路清晰些,她觉着自己应该是经历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可是她死活想不起来了,于是她便放弃再去想,耳边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这个声音…好温柔,好熟悉…

她努力睁眼,明透的光渐渐驱走了黑暗,模糊渐渐转为清晰,入眼便是一双漆黑但充满了思念关切和心疼的眼睛。

她眨了眨,再看,那张她朝思暮想的脸真的出现了,只是这张脸上更多了疲惫和沧桑,严重的黑眼圈证明他一夜未眠。

“霄…”她轻轻张开还有些苍白的唇,不过因为还很虚弱,这声音十分的小,可也没有逃过一直注意着她一举一动的凌霄,瞬间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酸甜苦辣同时涌上心头。

“绯儿,你终于醒了…”凌霄刹那间眼睛红了,眼睛抑制不住酸意,泪水竟然从他的眼中滑落。

清绯儿睁着眼,清晰的看到那滚落的泪珠,眼睛也红了,“终于见到了你了,我好想你…”

凌霄想直接抱住她,可又担心扯到她身上的伤,便就此作罢,只是将她那双还是有些凉的手紧紧握在手中。

两个人分别了近二十年,这一见又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彼此的爱意更是不减。

两人有很多话要说,只是清绯儿刚醒,精神还不是很好,身体还很虚弱,这还没一会儿的功夫,她便已经有些困倦了,只是终于见到了自己所爱的人,她一直强撑着精神,不想就这么再睡过去。

凌霄十分心细的发现了这一点,很是心疼,他让清绯儿先睡会儿,养好精神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