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这里是…?”

士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她在旅店的房间的天花板。棕色的木板让士道的脑袋当机了一下。

她记得自己是去泡温泉的不是吗?难道是在作梦……?

想到这个可能性,士道有些激动地拉开被子想要检查,可是她看见的依旧是永远习惯不了的女性身躯。

好吧,应该不是……

士道多么希望被二叶的诅咒变成女生、恢复用的诅咒石被琴里拿走什么的都是一场梦就好。

呜呜……她到底还得维持这副模样多久啊………

就在士道想着要不要再睡一觉看看醒来之后会不会发现这一切其实都是假的的时候,一条颇有重量的湿毛巾突然往她的脸上飞了过去。硬生生的把刚坐起的/士道给砸回了床上。

“喔?妳终于醒了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泡按摩池可以??泡到晕的人…不对,是蛀虫才对。”

穿着浴袍的琴里从玄关的地方走了出来,一面两手放下脸盆、一面充满鄙视的对士道说道。

等等!才刚放下脸盆……那妳刚刚到底是用什么把毛巾砸过来的?!

把爆在脸上的毛巾拿下来并再次坐起的/士道已经下意识的无视了琴里的言语攻击,在心里惊呼道。

然后愣了一下之后她才想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原来是泡晕的。

“其实我刚刚应该要让妳直接晕死在水里的,对吧?反正减少害虫的数量对这个世界来说是件好事来着。”

琴里就像是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一般的怒斥道。

并不是她无端的这么来气,而是想想她为了制造气氛都豁出去说了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在好不容易能够稍微增进感情的时候士道居然给她晕了过去?

最近偷偷用拉塔托斯克的设备调查了一下士道对精灵的好感度,发现这根木头对哪个女生都没什么反应,好感度成长的速度依旧非常缓慢甚至有停滞的迹象。在令音的怂恿之下琴里才顺水推舟的弄出了这一手。

和一根木头**她容易吗她,而且还是一根迟钝又会突然昏掉的木头。

“…………琴里妳的眼神好可怕喔。”

士道在琴里那想要砍木头的眼神下缩了缩,躲进了棉被里露出一颗头。

这有点搞笑又可爱的行为让琴里气得很无奈。

“士道……妳最好争气一点。不然我就把石头还给二叶,我们来做好姊妹。”

拿起桌上的诅咒石,琴里威胁似的用手摆出剪刀的样子,示意她会把士道身上的某个地方也没收掉。

“我、我知道了!”

在重要的东西被绑架的情况下,士道立刻就屈服了。虽然她根本没搞懂琴里说的争气一点是要争气些什么。(可能是孩纸妳一点男生的气场都没有的那种争气吧ww)

“哼!知道就好。”

说完之后琴里就转身走出了房间,把士道一个人留在里头。

至于诅咒石,琴里倒是没有拿去。散着幽光的淡黄色水晶就这么显眼的放在桌子上,不过士道是没那个胆子去拿。用这个诅咒之后一定会被琴里发现,至于后果……士道真的??不敢想像。

搞不好琴里会让她和自己做真正的姊妹………

在琴里走出房间后过了几秒,士道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又忘记问琴里不给她变回去的理由了。

……………

“令音,士道已经醒了。请妳去帮忙处理一下之前说好的那件事。”

来到了隔壁房间,琴里对着在饮料柜前面调配着可疑饮品的令音说道。

士道晕在澡堂的时候,由于琴里自己一个人没那个力气把她搬回来,所以她只好叫上了令音帮忙。至于其他精灵就让她们继续享受一会儿。

“琴里妳不去吗?我一直以为妳也很期待这个的。”

停下了手上的作业,令音面无表情得看着琴里说道。

“妳去弄就好,我还有事要做。”

琴里摇着头回答了令音的问题。

或许是认为琴里真的有工作要处理,令音并没有多少迟疑就步出了房门,以至于她没有发现琴里一直在衣袖下用指甲刺入皮肤、藉由疼痛让神经维持清醒。

“可恶………”

靠着墙壁坐了下来,琴里用双手抱住颤抖的肩膀,试图用更频繁和粗重的吐习平息身体里炙热的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