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两位小姐有伴吗?”

“对不起…我们在赶时间…”

打发掉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批前来搭讪的男生,士道在这炙热的阳光下已经开始冒汗了。

不知道平时的女孩子都会被这样搭讪或是自己的情况比较异常,总之士道觉得这样的频率实在是太可怕了。

平均移动三十公尺都会有新的搭讪………。虽然一开始很不爽被人称呼为小姐,但是到了现在,士道都已经觉得麻木了。

不能把打发人的事交给内向又怕生的四糸乃来处理,士道只好担起姊姊(?)的责任。

像赶蚊子一样不停的把前来搭话的男生赶走,士道真的觉得海边是个很可怕的地方。

要不要下次再有人来搭讪的话,直接甩对方一句老娘(?)是男的!或是本姑娘(?)是男孩子!会比较有效一点?

这就不用想要赶人却还要顾及礼貌的问题了……………

在士道想着这有点像是脑子被烧坏时才会有的想法的时候,她又感觉到有人往自己和四糸乃的方向靠近了。

“妳好,请问小姐妳身后的少女,是妳的熟人吗?”

意外的,和士道搭话的是一名女性。

显露身材的黑灰相间比基尼泳装、看着就让人非常舒服的淡金色长发和棕色的瞳孔带着礼貌的笑意,除了气质上的一点不自然之外,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是非常成熟的美女。

不过,对方的长相和脸型让士道有一点印象。不知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难得来搭讪的人不是马上问她和四糸乃有没有伴,让士道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后她也很奇怪,为什么对方会问起四糸乃的事?

而且,她那种不自然、像是压抑着什么的感觉非常浓重,让士道忍不住升起一丝戒备。

“是这样的,那名少女是我认识的人。可是刚才我并没有看见应该跟随着她的人,所以想要问问是怎么回事。”

虽然对方透出不自然的感觉,但是她也依旧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并没有要动手动脚的意思。

转头看向四糸乃,见她也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不像是认识眼前这个女性的样子。这让士道更加疑惑。

如果对方是想要诱拐,为什么会撒这么明显的谎?在人这么多的地方也不可能随便动手抢人。而且她还非常有耐心、似乎想要和自己好好谈的样子………

士道眯起眼来打量对方的长相。在模糊的视线下,突然有一个极为相似的人样在她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神无月……先生?”

士道下意识的喃喃道出浮现在她脑中的人的名字。

“诶?”

在听到神无月的名字之后,对方也明显的愣了一下。

“妳知道我的名字?”

这一下子换成那名金发女性露出了惊讶又疑惑的样子。

“呃……妳真的是神无月恭平先生?”

见对方几乎是认定了这个名字的反应,士道反而有点眼神死……

她记得神无月是男人啊……

难道是二叶的诅咒把整个世界都倒转了吗?!

“是的…我就是。请问妳是……?”

见对方报出了自己的全名,神无月疑惑地反问道。

“那个……情况有点难以说明清楚……不过我是五河士道……”

士道有些艰难地说道。

本来她是打算带着四糸乃去完演唱会之后立刻用诅咒变回去的。把这种事告诉琴里或是其他熟人还不如直接把她给杀了吧。

没想到都还没进演唱会就被发现了………

“诶?!妳、妳是士、士道君?!”

在听到士道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神无月惊讶得身子往后弹了一下。接着他扫视了士道的身体上下之后,露出微笑竖起了大拇指。

“………………”

不要给我称赞啊!!!!!!

“真是厉害呢,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做出这么维妙维肖的变装。”

没有意识到士道此时内心的咆啸,神无月点头称赞道。

出了旅馆之后,因为天气太热、太闷的关系,外套和借来的t恤已经被士道给扯了下来。(提醒:借来的东西必须好好珍惜、完好无缺的还给主人喔!)虽然还是感到很羞耻,不过要在这种大太阳下穿着两件闷死人的衣服的绝望战胜了羞耻心,想说不会有人认出来的士道也就无所谓了。

尽管本人不愿意承认,但是那让人无法忽视的身材比例在海蓝色的泳装下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介由少女的青涩和女人的抚/媚之间的身材融合着性/感和清纯的两种魅力,高束的马尾和精致的脸蛋让海滩上的男性们时不时会投来灼热的视线。

“这胸部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呢……。要不是知道是士道君你的话,我一定会在处理完四糸乃的事情之后搭讪的!”

眨着一边的眼睛放电,神无月一面伸出另一只大拇指表示无上的佩服。

像是感觉到危机一般,士道往后退了两步。

“咳……虽然很难解释清楚……不过我现在的身体确实是女性……所以……”

为了避免让神无月误会自己有什么奇怪的兴趣,士道老实的说道。

“原来如此……深切的带入角色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吗…………看来我还是太嫩了。”

不过神无月却似乎擅自的误会了。

“………………”

不是这回事啊!!!!!!

“那个………比起这个…神无月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想要越抹越黑的士道脑袋上挂着黑线问了一个别的问题。

“啊,说来是因为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探测到四糸乃和士道君,所以用了佛拉克西纳斯的紧急雷达和监视设备来找你们的所在位置。后来司令在海滩上发现了四糸乃在跟着陌生的少女行动,所以让我过来看看。”

认真的时候还是挺可靠的神无月解释道。

“是这样啊………不过为什么是女装…而且还是泳装……?”

接话的士道随口丢出了一个问题。

“因为是兴趣。”

神无月露出了灿烂的让士道怀疑是不是会发光的笑容说道。

“…………………”

她要收回说神无月很可靠这句话。

“我知道了………”

不打算多问的士道说道。

“神无月先生,能不能拜托你帮我将这件事情对琴里和其他人保密呢?我现在这副模样被其他人看见的话……”

突然想起了很严重的事情,士道用着恳求的语气问道。

“这个……虽然我也很想帮你的忙。但如我所说,你和四糸乃的身影是司令首先发现的。到现在为止的对话和行动也都以村雨分析官为首,由部分有空闲的佛拉克西纳斯的成员观察和窃听着………”

神无月带着苦笑向士道说明了自己有心无力。

“…………………”

士道的眼神在一瞬间就完全死掉了。

虽然神无月没有讲明,但是他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已经被佛拉克西纳斯的全员都看到了吧?

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二叶进行诅咒的量产啊…………………(诅咒并不会移除指定的记忆啊啊啊啊啊!)

“不过请你不用在意,我们都知道这是你为了带四糸乃进入演唱会所做的牺牲……。而且,即使士道君有那方面的兴趣,我们佛拉克西纳斯全员也都会选择包容和谅解的!”

察觉了士道像是失去希望一般的眼神,神无月赶紧出言安抚道。

尽管他的安抚却只起到反效果。

“哈哈……哈哈…哈……”

士道发出了非常空洞的笑声。

“请你不要这样失落。你的变装非常的精细、细节的整理也非常完美的。可能士道君你不会这么认为,但这些都是非常困难的地方………。下次如果有机会,请务必传授我秘诀!”

神无月见士道还是没有恢复的样子,尝试着用别的方式安慰她。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