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叶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大约是早上的六半。

而当她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她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这两个人的睡相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二叶记得自己睡着的时候,是躺在床的一个角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原本躺的位置,有被什么东西滚过的痕迹。

当二叶靠过去看的时候,发现矢野睡在地板上。如果搭配上那个被东西滚过的痕迹,应该可以解释成矢野自己从床上滚了下去。

然而这些并不足以解释二叶从美九脚边醒来的现象。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可以滚成这样……?”

二叶看着乱成一团的床单,不禁自言自语吐槽道。

美九的睡相倒是还好,只是原本垫在头下面的枕头被她抱在了怀里,没有像矢野那样滚来滚去。

不过二叶真的很好奇自己会在这么奇怪的地方醒来的原因。

“哈~~算了,先去洗个脸。”

二叶打了一个哈欠,伸展一下睡得僵硬的身体,然后走下了那张大床。

………………………

“如果擅自用里面的东西,美九会不会生气啊?”

二叶看着冰箱里面种种食材,有些纠结得自言自语道。

因为美九还没起床的关系,二叶在想着该不该把早饭煮好,这样的话美九起床之后就有得吃了。

而且重是她自己也饿了。

最后二叶决定用一些即使擅自用掉也应该不会被骂的食材来做一顿简单的早饭。

葱花番茄蛋吐司加上豆腐味增汤。虽然是有奇葩的组合,不过味道应该不会多差。

“哎呀,二叶煮了早饭啊?”

在听到这道活泼的声音的瞬间,二叶就知道这个人应该不会是美九。

美九话的语调比较平淡,话的速度也不快。而且有低血糖的美九即使真的起来了,在吃早餐之前也会一直晕呼晕呼的。23232323,(二叶妳这么清楚啊~0.0?)

“早安,矢野姐。”

二叶微笑的向楼梯口的矢野打招呼。

“唔喔!好香的味道。二叶我可以吃吗?”

矢野闻到香喷喷的吐司和味增汤的香味,肚子咕噜咕噜得响了起来。

矢野称呼二叶的名字并不是为了套近乎,只是昨天只听过美九叫二叶的名字,矢野真的不知道二叶的姓氏是什么。

“可以的。那个…美九醒了吗?”

二叶自然是准备好了三人的早餐。她一面把矢野的吐司煎好放在盘里递给她,一面问道。

“醒了、醒了~应该就要下来了。”

矢野转身看了看楼梯的上方,然后突然侧身,似乎是要给什么东西让位一样。

“二叶~~~我要饭!!!!”

和平时优雅的声线不同,美九发出了像是快散掉的懒散声音道。

“哇啊!美九妳没事吧!?”

二叶慌张的过去楼梯口查看那团趴在地上的不明物体。

“这、这个,我、我只有煎了一些吐司,没有饭可以吗?”

“嗯………。”

二叶把像快要死掉一样的美九扶到餐桌上,担心的问道。

“先喝味增汤吧?”

“嗯………。”

二叶快手快脚的勺了一碗汤给美九,另外还怕低血压的美九没办法用筷子,而附上了一支汤匙。

“那、那个,美九妳真的没事吗?’

见美九依然一副没力没气的样子,二叶忧心忡忡的问道。

二叶是知道美九有低血压,但是她并不知道低血压会有什么症状。要是每个低血压的人早上起来的时候像美九现在这个样子……二叶真的很怀疑他们到底是怎么在早晨中存活下来的。

“…………”

矢野在一旁默默的啃着她的早餐。

她在想二叶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新娘子(噗…),年纪就会煮饭、照顾人,还是看起来就有傻傻天真的性格(咳咳……)。要是矢野是男性的话,对自己的老婆的要求也就是这些而已吧。(师生俩的无节操程度是一样的啊……)

当然会这么想的缘故,和矢野自身不会煮饭也不大会照顾人一关系都没有。(矢野:作者妳又乱黑我!)

矢野突然觉得是不是到了该好好检讨自己的时候了一个。已经快到了要结婚的年龄的成年人,居然在女性魅力的方面上输给一个国中女生。这样要她以后怎么嫁人啊。

“哇啊!已经这个时间了。美九,老师先走了喔!再不走的话上班要迟到了!”

矢野瞟了一眼手表,差一吓得她把嘴里的味增汤吐了出来。

矢野急急忙忙得把自己的东西塞到公务包里,咬着还没吃完的蛋吐司,和美九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冲往玄关。

其实严格来讲,矢野上班的准时打卡已经过了五分钟,并不是再不走就要迟到。。

而且矢野可不能穿着一套便服就这么去上班,她还要回到自己和男朋友住的公寓里换一套套装才能去市公所上班。

总的来,就是她大概会迟到一个时左右吧。(成熟女性的魅力去哪里了=.=)

“好的,老师再见。”

依然处于低血压的美九尽全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形象,一面闭着双眼靠着椅背啃着吐司,一面懒洋洋的回应。

“那…我去送矢野姐吧。”

二叶看了一眼丝毫没有要起来送客的意思的美九,无奈的道。

“嗯~加油去吧吧,二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