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早晨乾燥的空氣和食物的香味讓二葉從美夢中清醒。

“嗯…”

她昨晚似乎做了一個很美好的夢,至於夢到了什麼她就不記得了。只不過單單是知道自己做了一個美夢這件事就已經足夠讓一天的早晨變得稍微的不一樣。(嗯……確實很不一樣。只是可能和妳想得不一樣喔,哈哈哈!)

“唉…?”

正當二葉想伸個懶腰迎接一天的開始的時候,她突然發現手動不了了。

自己的手腕被一條不算細的繩子綁住倒放在身後,雖然看不到但是從觸感上看應該是麻繩;兩腳的腳腕也被同樣觸感的繩子綁在了一起動彈不得。口中被塞入了應該是紗布一類的東西,說話很累不說,還只能發出一些簡單的音節。

等,現在可不是淡定的分析這些事情的時候啊!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不知不覺間被綁架了嗎?!

剩下的一絲睡意也完全被驚醒,二葉慌張的看向四周,發現這裡應該還是美九家的客廳,而自己則躺在一張沙發上。

驚慌的二葉現在腦袋一片混亂,她彈起身來環顧四周,然後在和客廳連接的廚房裡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美、美九!

雖然很想大聲喊出美九的名字,但是嘴巴裡被塞入紗布而說不了話的二葉只能發出奇怪的音節。

美九似乎也注意到了二葉發出的吵雜聲,她轉過身來看著在沙發上奇怪的掙扎著的二葉,卻沒有意外和驚訝的表現,只是邪邪的笑了笑。

美九好像沒有急著要過來的意思,她轉頭繼續擺弄剛剛做到一半的料理,完全無視二葉投來的視線。

而二葉早就已經傻(腦洞)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美、美九怎麼不理我?難、難道美九其實就是綁架凶手嗎?!那自己這樣豈不是自投羅網?

而就在二葉還在繼續腦補著美九之後會把自己賣到哪裡去的情節的時候,美九已經把做好的早餐放到桌子上。香噴噴的料理刺激著從昨晚開始就沒吃什麼東西的二葉的嗅覺。

美九似乎還沒有要理會二葉的意思,她坐在餐桌旁一口一口優雅得吃著美味的料理。而從那時不時飄向自己的視線中,二葉可以感受到滿滿的惡意。

只要是個人,肚子就會餓,精靈是也一樣。除非回到鄰界,不然飢餓感是不會解除的。而且靈力恢復也會變得很緩慢。

二葉可是從昨天中午開始之後就沒吃過任何東西了。剛剛醒來時還沒什麼感覺,但是美九吃東西的樣子和食物的香味讓二葉小小的肚皮發出了不滿的抗議。

當美九結束用餐的時候,二葉看向她的眼神已經失去了活力,那如實的怨氣實在是就連美九也感覺得到。

要不是因為沒法動彈和靈力不滿,二葉早就把?詠言聖母?召出來給美九一個名叫餓肚子的詛咒了。(還真是可愛的詛咒呀~xd)

看到二葉一副像是天都要塌了的絕望表情,美九忍著笑意走到了二葉的面前。

“啊啦啦,小二葉妳想吃嗎?”

美九一手幫二葉拿掉了口中的紗布,另一手拿著一片塗了桔子果醬的麵包,淡金色的果醬和烤得剛剛好的麵包表皮讓二葉看得直流口水。

“哼……”

不過為了維護自己最後的尊嚴,二葉硬是把頭轉向另一邊,無視美九那驚訝可是又想笑的表情。

“唉啊,真是可惜呢,看來小二葉不想吃的樣子。”

美九一臉遺憾得嘆了口氣,然後把頭轉到二葉視線的死角,假裝做出咀嚼的動作。

“啊…!啊……”

而二葉因為視角沒看到,真的以為美九把那塊麵包吃了。做出了怎樣都無所謂了的表情又無力地倒回了沙發上。

“好啦、好啦,給~~再不吃我就真的吃掉了喔。”

感覺再欺負下去的話二葉就太可憐了,美九笑著把手中的麵包遞道二葉嘴邊說道。

“唔……”

帶著怨念輕輕瞪了美九一眼,二葉還是決定趕快把到嘴邊的麵包吃下去。她的肚子已經打了很久的鼓了。

看到二葉瞪自己的那一眼,美九又突然想欺負一下二葉。

等二葉準備咬下去的那一瞬間,美九迅速的把麵包娜開了一點點。

“嗚……”

咬了一口空氣的二葉含淚的看著美九,神情委屈得不能再委屈。

“唉呀,好啦,不逗妳了。吃吧、吃吧。啊~”

美九好笑的把麵包再一次遞到二葉嘴邊,喂她吃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