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道赶到战场的时候,看到的是白发的魔术师射出的白光贯穿了二叶的灵装的一幕。

两人身上都挂着大大小小的伤痕,特别是二叶的灵装已经破损的看不出原本的面貌,身上更是有着一道流着血的醒目割痕,破坏了细致白嫩皮肤的美感,很明显是爱莲的光剑留下的杰作。

而另一方面爱莲虽然没有二叶狼狈,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战斗服也是坑坑洞洞沾满灰尘。而且搭载的战斗机已经有些破损的痕迹。

爱莲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在精灵手中吃过亏了。她自认并不是实力上输给二叶,而是二叶的进攻都带着一股不惜承受风险以伤换伤的疯劲。除非抱着自己也受到致命伤害的觉悟,否则爱莲很难真正的伤到二叶。

而且不同於爱莲,二叶虽然需要耗费不少灵力,但是她可以用?咏言圣母?的祝福来恢复伤势。况且战斗持续的时间越长,爱莲使用显现装置造成的脑部压力也会越大。

“看来我得早点结束呢。”看出了持久战对自己的不利,爱莲吐了一口闷气之後露出了一抹残虐的笑容。

做为人类最强魔术师的机体,潘德拉冈拥有着不劣於精灵全力一击的力量,即使是穿载完整灵装的精灵也不见得吃的下这样的攻击。何况二叶的灵装本来就不属於防御型,经过战斗的灵装也并非完好的状态。

白色机体潘德拉冈的後面伸出了一门巨大的炮,带着毁灭气息的光芒在炮口中闪烁,对准了远处的二叶。

二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姿态,因为她除了祝福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防御的手段。对她来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现在开始冲过去打断爱莲的蓄力不怎麽实际,二叶可不知道爱莲那门炮什麽时後会射过来,要是拉近了距离,可就连闪躲的空间都没有了。

将手上的短弓变回比二叶自己还大上一些的巨弓,细嫩的手指搭在弓弦上,将剩下的所有灵力都注入这一发箭中。箭矢散发着前所未有闪亮的灵力光芒。二叶并没有将灵力分散成诅咒注入这发箭中,因为那样可能会让她无法抵挡爱莲威力未知的一击。

爱莲先二叶一步射出了自己的射击,巨大的白色光束朝着二叶飞去。周围的空间甚至无法承受那恐怖的能量而膨胀挤压,

几乎再爱莲射出那到白光的同时,二叶也松开了手中蓄着力的箭矢。由压缩的灵力组成的箭矢在碰到白光的同时,如锋利的刀刃一般将白光破开。然而却似後劲不足一般的停了下来,并且被白光渐渐的推了回来,最终白光吞噬了灵力箭矢,重重的打在了二叶身上。

…………

…………

就算击落了二叶,爱莲自己也已经没多少力气了。身上的伤和脑带因过度使用显现装置而造成的负荷让她很想立刻找个地方休息。

但是她可不愿意放过难得的机会,让一只精灵可能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当爱莲正在飞向二叶的落地地点的时候,士道已经先一步跑了过去。虽然他知道二叶不知道出於什麽原因并不喜欢自己,不过那屈强却又脆弱的模样却让士道无法放下不管。

“琴里,二叶现在的位置在哪里?”干扰通讯的战斗已经结束,士道对着耳机问道。

“前面那栋大楼的第三层。爱莲也正在过去,士道你要快点。”尽管士道曾经阻止了爱莲,但是知道爱莲恐怖之处的琴里是千百般不愿意让士道再次面对爱莲。不过她也知道士道上头之後是别想阻止了,只能告诉他自己注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