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九你有在上班?”二叶问出了这个让她感到很好奇的问题。照理来说,精灵根本没有必要去工作,因为她们不需要花钱。而美九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就算真的在工作,也不应该是有专车接送的带遇啊。二叶正在猜测着其中藏着的猫腻。

“是阿,二叶你居然不知道?”美九感到有些意外。她是当红的偶像歌手,但是难免还是会有人不知道她的存在,这点美九还是知道的。不过对於二叶不知道这件事,美九还是有点不甘心,怎麽说她都是美九这次的目标啊。不过这是不是说明,就算去掉了歌姬这个身分,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人家二叶可不是因为你的魅力才跟你回家的啊-.-)

“啊…?我应该知道什麽?”二叶完全状况外。她完全不知道美九为什麽问这句话,就算她是精灵也不可能知道日本的每个人在做什麽工作吧。

“呵呵…美九可是一个偶像呢。”驾着车的天野听到两人的对话,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暗暗感叹美九这次对像的奇葩,居然会不知道美九的身分就跟她走了。难道是真正的百合?

天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在後视镜中看到二叶并没有黏着美九不放,甚至坐的还有些距离,反倒是平时淡然的美九此时有些毛手毛脚的,眼睛还时不时偷瞄二叶。(喂!给我专心开车啊!)

天野庆幸她担心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的同时,也感叹现在的孩子早熟。看看二叶那一脸淡然、云淡风轻、座姿端正的模样,哪里有一点像是坐在陌生人车中的样子。

好吧,其实二叶现在可是紧张得快要炸了。怎麽说她也是个内向的人,上陌生人的车这极具挑战性的行为可是已经大大的打破了她的底线。要不是因为美九是个精灵,不会骗自己,二叶才不敢这麽做。至於表情嘛,还是那张一尘不变的脸,只是因为天野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是个大小姐而产生的错觉罢了。

“真的吗!?”二叶面无表情,惊讶的说道(违和感?)。对於精灵美九居然是个偶像这件事,二叶就想问问不会有文化冲突吗。还是说这是美九打算用她特殊的精灵能力,控制整个天宫市乃至全世界而布得局?

二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大阴(nao)谋(dong)。嘛,虽然她自己也不相信这麽诡异的猜测就是了,对方要是真想要早就去做了好不好?有那麽方便的能力却不这样用就表示了对方根本没这样的想法。搞不好美九只是想要愉快的唱歌而已。

“是阿,我很喜欢唱歌喔。在大家面前唱歌我觉得很高兴呢。”事实证明,二叶猜得没错。美九听到二叶的问题,露出了一个像小孩子一样的笑容回道。唱歌对於美九来说可是和自己的性命同等价值的东西呢,要不然也不会切合歌姬的精灵结晶了。她从来就没想过用歌声去征服世界什麽的,只是单纯的喜欢唱歌而已。这种有如小孩子一般的单纯和执着,也是美九很大一部分的魅力。

“呵呵。”单纯的追逐自己的梦想吗,果然这里和那个世界不一样呢。不知道在这里,我能不能找回自己的梦想。看着美九真挚单纯的笑容,二叶第一次露出了真正意义上的微笑,而注意到这抹笑容的美九呆了整整五秒,才回神过来。

“哇哇…!二叶酱,太可爱了!”回过神後,美九直接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二叶的微笑虽浅,但是却会令人把持不住。不单单是因为她长的可爱。

如果只是一抹阳光,并不特别,但是当那抹阳光,是从厚重的冰层後透出的,那麽它就会有着无以言喻的温暖和吸引力。二叶一直冰冷的表情,也正随着这抹淡淡的如阳光般的微笑溶化。也难怪美九会把持不住。

二叶对於美九突然扑上来也没什麽反应,只是伸手揉了揉抱着自己的美九的头发。经过这短短几分钟的相处,二叶早就把美九当成一个小孩,因为对方除了有一点小聪明之外,行为举止都显得稚气,任信妄为、单纯天真。尽管美九的动作气质透出一股高贵优雅的气息,但是二叶觉得那应该只是美九为了偶像工作而配养出来的习惯,她本质上还是个天真傻气的女孩子。(人家美九可是御姐型美少女喔,要是被她知道二叶你把她当小孩子看,美九真的会哭的喔!)

见二叶不挣扎反倒给自己摸了两下头,美九更是得寸进尺的把二叶抱在怀里蹭了个遍。两人就这样倒在後座滚来滚去,还好车子够大,容的下这两人的折腾。美九除了抱抱摸摸和偷偷凯油之外也没什麽越轨的举动,二叶也就由得她去。这种感觉就像是小猫向人示好的时後,除非是讨厌猫的人,否则除了被萌了一脸,应该不会去排斥吧。

终於,不知道是美九折腾累了,还是冷静下来了,她终於愿意放开二叶,两人坐回了座位上。二叶无奈的整了整凌乱的衣装,那副春光外泄的模样,随便换个男人来看都要鼻孔流血,七窍生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