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副欲(gen)哭(ben)无(mei)泪(bian)的表情,来到了屋子里的客厅。在这里还坐着一位正在看电视的小萝莉,跟另一位已经跑走的活泼小萝莉比起来,她显得比较文静和内向。她手上还戴着一个海盗模样兔子的奇怪手偶。

看到这对双胞胎进来,她并没有像另一位小萝莉一样打招呼,而是没发觉般的继续看着电视。

只是令我傻眼的是,代替这个小萝莉,她手上的手偶居然和两人打起招呼来。”欧,是耶俱矢和夕弦阿!欢迎阿欢迎。”

而同时那位小萝莉还很腼腆的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了。

“好久不见阿,四糸乃、四糸奈。”耶俱矢很热情的打招呼道。

“问候,好久不见。”三无少女夕弦同样回应了问候。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位小萝莉看。我明明听到了两个听起来应该是姊妹的名字,但是我只看到了一个人啊?还是另一个名字是刚刚跑走的那另外一只小萝莉的?可是刚刚明明听到两人叫他琴里。

耶俱矢注意到了我盯着那只手偶大(hai)惊(shi)失(mei)色(bian)的神色,替我解释道。”喔喔,这位是四糸乃,还有她的布偶,四糸奈。”

“我才不是布偶,我是四糸乃的英雄!”那只布偶不高兴的反驳道。

“嗯…”那位四糸乃小萝莉很害羞的点了点头。

“嗯,话说这个大小姐样的少女是…?”布偶又问道。

“呃…”已经决定舍弃以往自己的一切,但是说起来还没想好给自己起一个什麽样的名字呢。”我也不知道…”

“哈…?”包括布偶在内的四个人都很惊讶又疑惑的哈了一声。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很不和逻辑,但是你们要我怎麽解释阿…

就在我困窘的时候,从貌似厨房的地方又走出了一个人。这次是个男生,她给我的感觉好像满像这位四糸乃的哥哥。因为他们有同样的发色和瞳色。

“喔!耶俱矢、夕弦好久不见阿。还有,小姐你是…?”那位男性很热情的和双胞胎打了招呼。看到这位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少女感到很好奇。

“我都说了我没有名字!”我有些恼羞成怒的吼出来…虽然我也很想这麽做,但是人内向伤不起阿。在这些人全是陌生人的包围的场合之下我是不可能这麽干的。我只能很小声的呢喃道。

“话说耶俱矢、夕弦,你们两位叫我来这里有什麽事吗?”我尴尬的转移话题。虽然回避别人的问题这种事有些不礼貌,但是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办法回答。好在没什麽人在意我这失礼的行为。

“喔!吾等是带你来见士道的。”耶俱矢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回道。

“为什麽要让我见士道?还有士道是谁?”我虽然表面上面无表情,但是其实心里很不舒服。内向的人很讨厌陌生,不管是陌生人还是陌生的地方。到目前为止,已经遇到了不知道多少陌生的东西了,这导致我现在有些不耐烦。

诚实来说,自己确实是很不耐烦了,毕竟自己只是稍微和耶俱矢她们搭话......不,严格来讲搭话的还是她们,然後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个地方。

但是心里面更多的还是对於一切陌生的不安和警戒,因为需要戒备的东西太多了导致自己现在根本无法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带来的是对环境越来越剧烈的抗拒感。自己现在恨不得从这个地方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