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也是皆大欢喜的一天。

孟师兄莫名其妙的得偿所愿,精神亢奋。

泌尿外科大主任和光头带教洋哥稳步推进“张天阳诱拐”计划,进度喜人。

妇产科女主治盘算着下周要“趁虚而入”,争夺张天阳不上泌尿外科手术那几天的所有权。

而由于她忙着思考,可怜的妇产科小白猫竟然一整天都没有挨一句骂,到点就约了泌尿外科的小白猫一起溜号,开黑开的不亦乐乎。

最高兴的莫过于潘麻醉。

他感觉自己似乎摸到了张天阳脸黑的bug!躲避厄运的精髓就是……把大黑鬼扔出去!

去吧!天阳!

“老潘,你手里捏着的是什么?”

小晴护士一边叮叮咣咣的收拾最后一台手术的器械,一边斜眼去看潘麻醉手里捏着的红色小布包。

那小布包看着精致,上面还绣着花,怎么看都不像是潘麻醉这种大老爷们自己能买的东西……

该不会是哪个妹子送的吧!

好家伙!

老潘这种又黑又矮又弱的男人到底是谁瞎了眼看上他!

难道就因为他的职业是医生,工资不错,人比较靠谱,性格也还行,也比较会照顾人……

小晴护士越想越偏,越偏又越气,一时间叮叮咣咣的声音逐渐变大。

而潘麻醉对此一无所知,应了声“没什么”,顺手就把红色小布包贴身收好。

这个小布包是他周三下午去青云山上的庙里求来的,眼下看来效果显著,他当然要小心保存。

只是那庙里的住持说过,这符只能管一周,七天以后得重新求。

也不知道是真的只管一周,还是庙里为了创收推出来的说法……

“老潘!”

小晴护士的怒吼让潘麻醉猛然一个激灵,一抬头,对上小护士有些发红的双眼。

“诶,你怎么……”

“老潘你有喜欢的人吗?”

小护士的直球脱口而出,一时间,整个手术室都安静了下来。

打扫卫生的阿姨悄咪咪放轻了动作,台下护士闪身出了手术室的大门,人却没走,支起耳朵在门口偷听。

小护士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为什么不过脑子竟然问出这种问题,一边隐约竟然也有些期待。

而潘麻醉,彻底懵了。

双耳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罩住了,嗡嗡作响,眼前的画面也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的尖叫——

【她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她问我了!她问我了!

我我我我我是不是应该表白?

我要表白吗我要表白吗要表白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

心中涌动着立刻表白的冲动,但最终,潘麻醉还是怂了。

他张口,委婉道,“我有啊……”

就是你啊,小晴。

可小晴护士却瞬间变了脸,抛下一句“哦!”,抱着收拾好的器械转身就出了手术室。

眼睁睁的看着小护士脚步不停,渐渐远去,潘麻醉手足无措。

他茫然的求助于旁边的宝洁阿姨,“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阿姨斜着眼对他上下一扫,什么都没说,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造孽呦!”

……

周五晚上的寝室总是轻松愉快的。

富二代邹俊豪一如既往的点了豪华晚餐,然后开始开着外放打联盟。

学神陈嘉杰的电脑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他看一会,便开始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

渣男季高杰似乎是交了一个爱刷某音的女朋友,这两天都在刷这位新“宝贝”@他看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