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中,月色轻柔,好似情人的手拂过肌肤!

“没错,神明,活的!”

林白辞在最后两个字上,格外加重的音量,进行强调。

“我……”

夏红药差点爆一句粗口出来了。

话说你大晚上喊我过来,原来是让我看神明呀!

不愧是我的好哥们!

有了好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

夏红药很开心,直接冲到林白辞面前,抱住他,就是一个亲亲。

吧唧!

这并不是爱情,就像是自己的爱犬漂亮的叼回了飞盘,必须要奖励一个亲亲。

高马尾亲完林白辞,心情还很激动,一边打量塞西莉亚,一边用力拍林白辞的后背。

“……”

塞西莉亚也在打量夏红药。

她知道这是夏红棉的妹妹。

她其实在犹豫,要不要和她们接触,但是林白辞一句话,打消了她的顾虑。

在全世界,九州安全局和天神俱乐部势力最强,雄霸东西方,塞西莉亚只能二选一,要么就只能逃到乡下的犄角旮旯去。

让一位神明放弃大城市的繁华生活,跑去穷乡僻壤,根本不现实。

都神明了,还过的这么苦逼,那这神明不是白当了吗?

“天神俱乐部,你待过了,体验糟糕,现在只能把赌注压在九州安全局身上,那么接下来,与其去找安全局完全不熟悉的人,不如看看夏红棉的为人!”

林白辞劝说:“你担心夏红棉,没事,人之常情,所以可以先接触她的妹妹!”

“当你觉得红药不错的时候,我们会把你介绍给夏部长!”

林白辞觉得以夏红药纯直良善的为人,一定可以得到塞西莉亚的好感。

这可是神明!

拿来做实验,虽然不错,但林白辞觉得太浪费了,不如让她成为安全局的一员,这样就是强大的即战力了。

“你好!”

夏红药摆手打招呼:“如果可以让一位神明加入我的团队,我会超开心,但是我丑话说在前边,假如你的性格比较恶劣,和大家相处不来的话,我也会拒绝你!”

塞西莉亚不蠢,一听这话,再看看夏红药认真的表情,她就意识到,这个女孩并没有把她当做实验体对待的意思,而是一位团队成员候选!

要是自己真的让她满意了,这岂不是代表有了光明的未来?

“你们神明是怎么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

夏红棉眨巴着大眼睛,像一个好奇宝宝。

“我澄清一下,我不是神明,我只是天神俱乐部,通过某种技术制造出来的伪神!”

塞西莉亚解释。

“伪神?”

夏红药没有失落:“那也很厉害了!”

“我家的保姆,因为神忌物的效果,现在昏睡中,你帮我去看看?”

林白辞的意思是,要是王芳有问题的话,希望夏红药能叫安全局的治疗员,帮忙医治下。

一刻钟后,夏红药确认,王芳没有大碍,睡一大觉就好了。

之后,谈话进行的很愉快。

塞西莉亚也是会察言观色的,她很注意高马尾的表情,等到早上,一起出去吃早餐的时候,她终于确认,夏红药没有欺骗她,是真打算招募她。

夏红药没着急问大洋马伪神和实验的事情,反正等关系好了,她会主动说的。

接下来的几天,林白辞跟着夏红药处理公务。

他其实不想来,但是他担心塞西莉亚反水,夏红药搞不定她吃了大亏,就只能跟着。

金映真千里迢迢过来找自己,林白辞不陪人家,也说不过去,但是白天又没时间,只能晚上。

然后花悦鱼、南宫数,甚至大甜姐还要来分一杯羹,林白辞真的是分身乏术,根本没时间找纪心言聊一聊。

其中老板娘最狠,林白辞陪她一个晚上,就要休息两天。

进入新世界,爽是真的爽,但是累也是真的累。

只能说,痛并快乐着!

反正林白辞的技术,被训练的突飞猛进。

花悦鱼和金映真已经完全不是林白辞的对手了,要是林白辞再给她们上点从老板娘那里学来的新花样,两个女孩只剩下哭着喊‘爸爸饶命’的份。

4月27号,早上5点,寂静无人的龙与美人酒吧中。

暗淡的月光洒在地上,能看到两个交错在一起的影子。

“累了吗?”

老板娘看着林白辞笑问。

“还行!”

“都是我在动,你还累?”

老板娘打趣!

“整整一个晚上了!”

林白辞坐在卡座的真皮沙发上,双臂展开,搭在沙发的靠背上:“话说一定要在这里吗?”

“怎么?”

老板娘打趣:“不习惯?”

“明天,不是,待会儿就要营业了吧?咱们这战斗的痕迹,你不打算清理了?”

林白辞看老板娘这样子,短时间内,并没有结束的意思。

“今天不开门了!”

老板娘说完,就起身,去抓放在圆桌上的手机,然后下一秒,又坐了回来,主打一个快准狠。

嘶!

林白辞倒抽了一口凉气。

南宫数单手拿着手机,操作了几下,就拨通了酒保的电话。

“老板娘!”

林白辞能听到电话里,是酒保恭敬的问候。

“今天歇业一天,你去通知其他人。”

老板娘吩咐。

“怎么了?出事了?需要我过去吗?”

酒保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难道有麻烦?或者是招待贵宾?

随着黎明拍卖会临近,酒吧每天都爆满,赚钱都赚疯了。

要知道,这家酒吧可不止卖酒水,作为亚洲最大的地下黑市交易中心,它什么都卖。

“不需要!”

老板娘冰冷拒绝。

林白辞看着老板娘打电话,丝毫没有从他身下下去的意思,就动了一下。

老板娘立刻白了林白辞一眼。

林白辞不敢动了,但是老板娘自己反倒像一艘飘在海面上的帆船,动了起来。

“……”

林白辞服气了,数姨你是真大胆!

老板娘和酒保聊了五、六分钟,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才丢掉手机,然后就抱住了林白辞的脖子。

“数姨的演技怎么样?”

“一般!”

“嘁!”

老板娘起身,然后穿着高跟鞋的左腿站着,右膝则是放在了沙发上,单手撑着沙发,朝着前面看。

林白辞已经秒懂,刚挺枪上马,还没杀出一里地,手机响了。

“谁呀?这个时间找你?”

南宫数皱眉。

“不知道!”

林白辞找出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发小李巍!

不过这小子发的是微信视频通话,林白辞现在这样子,可不敢接,只能挂掉。

他刚准备打过去,发小已经打了过来。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林白辞滑动接听。

“查寝,你小子挂我视频,是不是做手艺活儿呢?”

李巍声音很大。

“我做你妹!”

和发小,不用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