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您说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都过去三天了,他怎么到现在也没一点动静啊?”

“现在长安城内到处都是关于那赵辰的消息,皇帝真的就一概不管?”

灯火昏暗的密室里,年轻人面露疑惑,根本搞不懂皇帝现在的想法。

自从朝堂上皇帝下令杖毙那官员,又派程咬金带人缉拿散布谣言之人。

但结果是谣言不但没有得到遏制,反倒是传的更加人尽皆知。

现在长安百姓说什么的都有。

外面简直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年轻人现在有些着急。

要是皇帝一直把这事拖着,倭国对他们的请求,怕是也办法促成。

那名开口的官员正是他们安排的。

从倭国得到消息之后,他们就立刻开始找人,找合适的机会与皇帝当众说着这事。

长安城内的谣言,也是他们派人传开的。

为的就是让皇帝对这件事情避无可避。

可还是让他们没想到,皇帝竟然直接处置了那名官员,甚至还让人去缉捕传播的人。

现在过去三天,皇帝还是一点动静都没。

这难免让人有些着急。

老者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目光微沉:“你觉着皇帝这样避而不见,就能把这件事情给遮掩过去?”

“还是说,你觉着皇帝真的会任由那赵辰如此胡作非为?”

“难道不是嘛?”

“那赵辰竟然敢在新罗王都那般作为,分明就是要自立的打算,可皇帝竟然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擒拿那赵辰,摆明了就是还想维护那赵辰。”年轻人疑惑道。

自立啊。

还是一个皇子。

没有哪个皇帝可以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分明就是在挑战大唐朝廷的威严,在皇帝的头上拉屎。

如此行径,换做是谁都该第一时间进行严惩。

可这位皇帝陛下,竟然三天没有露面,这难免不让人觉着,皇帝这是并不打算严惩赵辰。

这可和他们的计划完全不一样。

老者有些失望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沉默半晌才缓缓说道:“皇子自立,皇帝就算再怎么容忍赵辰,此事也绝对不可能姑息。”

“他到现在都没有明下谕旨,无非还是担心那日的密信并非真实。”

“你知道赵辰给皇帝带来多少的好处吗?”

“此事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皇帝哪里愿意与赵辰反目。”

“而且说到底,赵辰是皇帝的嫡子,就算赵辰如何犯错,长孙皇后夹在中间,皇帝肯定会顾忌到她。”

“依老夫看,皇帝现在没有动静,无非是还想再等等消息罢了。”

“不过他既然要等消息,那我们倒是可以让人给他送个好消息。”

“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年轻人好奇的追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老者卖了个关子,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

立政殿。

皇帝在这里已经躺了三天。

自从下令处置了那名胡言乱语的官员之后,皇帝就哪里也不想去。

说是不想去,其实也是不敢去。

谣言在城中闹的沸沸扬扬。

只要自己一出现,必定会有无数官员来找自己要个说法。

堂堂皇子,在新罗王都自立!

这个消息,如同当头一棒,给老李头打的眼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