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悠长的埙声响起,叶凌捧着八角木埙,手指分别按着八个角孔,往木埙里注入法力,每个角都闪烁着木之精华的光亮。

叶凌松开了一角,角孔中的木之精华化作一只绿光莹莹的飞鸟,在空中徘徊,他的神识通过木灵化鸟,俯望观察敌踪。

整个东岭上的藤巫和危燕巫族人大战,尽收眼底。

紧接着,叶凌又放开一角,角木灵化形为一团紫云,冉冉升起,驮着叶凌,如风一般的飞到了东岭上空。

等他放开了第三个角孔,木灵赫然化作了神木盾牌的虚幻之影!散发出了古老的岁月沧桑气息。

此盾一出,终于引起了危燕巫众人的注意!

巨大的盾牌虚影竖在半空中,给他们带来的一丝压迫之感。

但此物终究是虚幻之影,而且以防御为主,故此危燕巫的元婴之修并没有出手,还在和云仙子、魔头它们斗法。

叶凌继续吹埙,突然松开了右手中指,放开了八角木埙的第四孔!

眨眼间,角木灵化形,一柄巨斧的斧影横在了半空中!

「斩!」

叶凌心念一动,巨斧虚影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斩向了东岭上的危燕巫众人!

直到这时,危燕巫的族人们才感到厄运降临,纷纷躲闪。

巨斧有如开山裂石一般,直接将东岭的山峰从上至下,劈成了两半!

山摇地动,云仙子闪目望去,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所在的断岳剑宗,号称是剑斩山岳,其实能做到的只有她爹和大师兄两人而已。

即便云仙子有本命青鸾剑,以她元婴后期的法力,也难以一剑开山,而恩公只是在半空中吹埙,就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这是什么邪门的法宝?太诡异了!祭出的巨斧只是一道虚影,便有如此威力!」

叶凌还没有停止,仍旧在吹埙,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松开了右手无名指,放开了木埙的第五孔,法力倾注进了木埙中!

刹那间,角木灵化形,一张巨大的金丝渔网,泛出璀璨的宝光,从百丈大小不断的扩大至千丈,随即三千丈、五千丈一直到万丈,铺天盖地的笼罩向东岭!

这下子,不单单是危燕巫的族人们慌了神,拼了命的逃遁,连藤巫众人见此情形,也是头皮发麻,恨不得肋生双翅,逃离了此地。

魔头正在施展八幽魔焰,跟危燕巫的元婴修士打的难解难分,冷不丁察觉到天地为之一暗,抬头一看,直接遁入了地底!

八藤葫妖见到金丝渔网,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似乎此物正是克制它的前世妖尊章祖的!也是有样学样,七手八脚的刨开泥土,钻进了地底。

「等等我!这金丝渔网,是古渔族圣物器魂!昔年不知网了我们多少同族,自带煞气!」碧眼金蟾也跟着八藤葫妖跳进了土坑里。

当初正是这金丝渔网,把它率领的东海妖族一网打尽,令碧眼金蟾记忆犹新。

眼看金丝渔网笼罩住了东岭山头,叶凌没有去炼化,而是借着金丝渔网之力,网尽了山上的所有灵草!

「第六孔!以我现在的法力,应该可以开启!」

叶凌目光中露出了果决之色,毅然开启了八角木埙的第六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