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等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何琼婕对两个女室友道。

农院里的洗手间,分为男女两个小房间。

何琼婕进了女卫生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她稍松一口气,这肯定是幕后操控者对自己的一次试探。

“你还算老实,没有玩花样。”

忽然,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何琼婕心头大跳,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

头顶隔板推开,落下一个怪面男子,从背后一把将她搂住。

“你……”

何琼婕声音抖颤,忍住了惊叫声。

即便不回头看,她便能确定,对方是昨天对她下手的怪面男子。熟悉的声音,还有那触感一样的粗糙老手,已经划到她裙子的开衩处。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何琼婕强忍恶心和反胃,哀求的看向对方。

她表面慌张,心里尚有一丝冷静,打量对方的面容,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怪面男子的面部,贴了一层超薄皮质面具,表面有些刻意的褶皱,看起来很粗糙,让人难以分析面部轮廓。

那双眼瞳里,充斥着贪婪,玩味,是一种打量猎物、玩物的眼神。

“只要你听从吩咐,乖乖服从。后续我会给你长期解药,往后不仅能在世上好好活着,还能掌握狂化力量。”

怪面男子啧笑一声。

“你有什么吩咐?”

何琼婕身体僵硬。

“我同学还在外面等待,如果太久不出去,她们会怀疑。”

她担心怪面男做出更过份的事,对方一双老手,正在肆无忌惮的上下侵略。

“我要你办点小事情……”

怪面男嘴巴贴在她耳边,低声叙述了几句。

“你……你要对董梦瑶下手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对付罗亮?”

何琼婕听完,满脸惊惑。

她知道,幕后操控者和连环失踪案是同一个人。

对方图谋美色,想设计擒拿董梦瑶,何琼婕可以理解。

其实在内心里,何琼婕对此甚至有一丝不承认的期待。或许是想找个受害者分担下,又或者是平日里对董梦瑶这种完美女孩的嫉妒。

但是,怪面男子还想对罗亮下手,何琼婕有点难以接受。

罗亮是她欣赏仰慕的男生,先前还救过自己一命。

于情于理,何琼婕不想让罗亮遭殃。

“放心,我并非想对罗亮下毒手。”

怪面男子眼中掠过一丝嘲讽,完全洞悉到何琼婕内心的想法和阴暗面。

“但是这二人时常一起,互有照应。想把董梦瑶弄到手,先要给罗亮带点‘麻烦’,让他腾不出手来。”

怪面男解释道。

“你先去吧,在周边一片,我随时能和你联系。”

怪面男子松开手。

“那好吧,你要说话算数,完成任务后,给我长期解药。”

何琼婕咬牙,稍微整理了下衣裙发丝,走出卫生间。

她并不完全相信怪面男子的承诺,当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罗亮,屡次坏我好事!先后害死了老四,老三。”

怪面男子目送她离去,眼中浮现阴鸷,闪烁冰冷憎恨。

老四,就是最先偷袭试探董梦瑶的狂化巨狼,莫名其妙死亡,怪面男怀疑是辅导员欧阳定出手。

老三,则是那只赤黑巨禽,在罗亮去救何琼婕时,偷袭探险队,死于一柄神秘断剑。

“我要让你身不如死,让你眼睁睁看着那个仙女般的女友承受胯下之辱……”

“北辰天才又如何?事成后我将远走高飞,隐姓埋名重获新生,谁也奈何不了。”

……

何琼婕走出卫生间,跟两个女室友会合。

她在卫生间里,也就逗留了一两分钟,除了衣裙稍微有点皱,两个室友并没多想。

何琼婕三个女孩组队,一起出了农院。

何琼婕走出农院时,下意识打量农院里的一些人。

包括邬场主,一些农夫,长工等。

她怀疑,那幕后操控者,就是这个农庄的人。

何琼婕本来觉得,邬场主嫌疑最大。毕竟她先后在帐篷,牛奶里,得到了纸条和提示。

幕后者又是从卫生间顶板上跳下来,显然对农庄里的环境了如指掌。

如果是农庄主人,行动很方便,一切也解释得通。

但是,望了一眼坐在院子口的邬场主,何琼婕很快又将他排除了。

因为她进入卫生间前,邬场主在院子里。

她出来后,邬场主去了院子口,根本没空闲去农院内部的卫生间。

总不会是瞬移,分身术吧?

如果真有那等实力,想对2级的董梦瑶、罗亮下手,不是手到擒来,哪需要费这么多周章。

何况,邬姓农场主是个瘸子,拄着拐杖,行动都不方便。

所以,何琼婕暂时排除了邬场主,怀疑农场里其他的人,譬如不起眼的农夫,长工。

……

当天上午。

9班同学,依旧在农场野外间寻找击杀狂化动物。

这是班级实践的第三天,狂化物的数量和实力,依然有增幅。

科研队上午又找到第三处狂化源,是一个池塘。

这处池塘里,没有出现大量狂化物种的情况,只发现了上百只鱼虾狂化物。

于锋带领的队伍虽然有收获,可远远没达到预期。

时间到了正午。

一架小型飞轮,降临农院里。

飞轮里走下十余人。

分别是两名导师,几名助教,一些大四学生,修为最低的都是2级先天级。

“古霖导师,容导师。”

欧阳定在飞轮前迎接,对为首一名白须导师,一个花裙小女孩行礼道。

古霖导师,就是上次阿诺德绑架事件中,跟罗亮三个受害者交涉过的谈判者之一。

另一个花裙小女孩,只有一米三身高,看似是个八九岁的小女孩,面容很娇嫩,但神态很老成,说话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花裙小女孩,是学院里精通诅咒,巫术,神秘学的导师,实际年龄未知。

见到这两位导师到场坐镇,欧阳定如释重担。

有两名导师带领的“援兵”,再大的麻烦也不用担心,至少不用自己抗。

虽然说,两名导师的主要目标,其实是针对原始森林里诡异的焦化诅咒事件。

“你先前的报告中,这里有一名本地的农场主,还有超能警卫队长坐镇,怎么没看到人影。”

古霖导师问道。

欧阳定答道:“戴森警官在忙案件的事,邬场主听说去镇上采购东西了……”

古霖导师并没有纠结此事。

“别浪费时间!快带我们去诅咒的事发地。”

花裙小女孩“容导师”,声音细嫩,急不可耐的道。

“是。”

欧阳定连忙应诺,可不敢得罪这位精通诅咒,神秘学的容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