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的警哨声不断响起,帝都的警察们纷纷出动,气急败坏的弹压这些给自己添麻烦的混蛋……

街头的纷乱还在持续。

海德拉堡的好些地方,有黑烟冉冉冒了起来。

失火了,起码有数百户民宅突然失火……寒风呼啸,火势借着风头,迅速的泛滥开来。

大地突然震荡了一下,巨大的火团冲上了天空,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在天空冉冉绽放开。

海德拉堡市区内,几个巨大的煤气厂,突兀的爆炸了。

一个个巨大的煤气罐轰然炸开,火焰顺着地下铺设的煤气管道急速的扩散,一条条街道犹如有土龙在地下肆虐一样,厚重的石板被炸飞,坚硬的冻土一截一截的不断爆炸开来,土石飞出去了老远、老远。

‘轰、轰、轰’!

海德拉堡几条主干道上,一盏盏通过细细管道和地下的主管道连通的煤气灯,一盏接着一盏不断的爆炸开来。

到处都传来了行人的惊呼声,尖锐的警哨声越发密集,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息。

高空中,三条巨型战争飞艇急速突破云层降落,庞大的战争飞艇以海德拉宫为圆心,开始在离地千尺的空中做圆形轨迹盘旋。

有实力强大的高级将领拎着铁皮制成的喇叭,朝着地面大声咆哮嘶吼。

街道上乱窜的行人迅速平静了下来……德伦帝国子民保守、传统、刻板、僵硬,犹如机器一样一板一眼的民族性,在这一刻展示得淋漓尽致。

四面八方,街道一段接着一段的爆炸开来;街头巷尾,小混混们犹如发了疯一样,拎着匕首、斧头相互斗殴厮杀,偶尔和警察们打成了一团;身边的路灯在不断的爆炸,一座一座民宅突兀的燃起了火头……

四面八方一片兵荒马乱,但是在高空中传来的呼喝声中,街道上的帝都市民们,他们双手抱着头,紧贴着街道边的建筑墙壁,一个个整整齐齐的蜷缩在了墙根下。

更让人惊叹的是……他们在蜷缩躲避的时候,他们很自然而然的,将孩童护在了最里面,然后是女人和老人,而年轻力壮的男子,则是自发的将身体作为护盾,挡在了这些妇孺老弱的最外层。

紧接着,大地又是剧烈的一颤,一声恐怖的巨响从帝都的西北郊区传来。

一个接着一个巨大的火团冲上了天空……帝都西北郊外,一处巨大的军械仓库,居然被引爆了……那里囤积着数以十万计的火药桶,囤积着无数的炮弹和其他军械!

低沉的马蹄声在远处响起。

海德拉宫的上空,九条铁灰色的狼烟冲天而起,更有一发接一发的信号弹冲上了天空,爆开了一团团血色的、犹如蛇眼一般梭子形的血色光芒。

海德拉宫发出了最紧急的战争信号!

没错,帝国的高层,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次突然爆发的事件,认定是一场突然爆发的战争!

距离市区最近的近卫军团军营中,四个满编的骑兵师已经在最短时间内发动。

士兵们拿起了兵器,骑上了战马,在尖锐的军号声中,顺着海德拉堡的几条主干道,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策骑冲向了帝都市区。

一道道狼烟在帝都郊区的一座座军营上空冲天而起,一队一队的士兵大声喊着口号,手持兵器,排着整齐的队伍迅速的集结。

一部分军队按照平日里的演习项目,紧急开赴帝都市区,开往各处战略要点布防。

而更多的军队,则是迅速进入了海德拉堡郊外的永备工事。

德伦帝国在帝都的郊区野外,修建了规模庞大的坚固防线。

炮台,壕沟,碉堡,各种军械仓库等等……纵深超过十里的防线将整个海德拉堡环绕其中,配合帝都附近驻扎的数十万精锐野战军团,帝国高层相信,敌人不调动数百万精锐围攻,他们别想碰到海德拉堡的一片草叶。

就算他们调动数百万精锐围攻,没有半年时间,他们也别想踏入海德拉堡半步!

而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足够德伦帝国动员举国兵力,征调数以千万计的退役老兵、后备役、地方守卫部队等等,将来犯之敌彻底碾碎……

且慢……

乱成一片的海德拉堡内,依旧凝重严肃的陆军部大楼内,几名日常轮值的帝国军上将在拍着桌子怒吼:“该死,把情报部的那群混蛋抓过来,我要挨个崩了他们!”

“是谁……是谁?”

“没有任何消息,是谁能够潜入帝国,对帝都发动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