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等一群胖子警察正靠在矿渣山上喘气。

兰木槿带着亚亚·彼得等人,正在远处巡弋放哨,严防有人靠近。

牙和司耿斯先生,则是带领家族护卫们,依托周边的几座矿渣山,还有那些废弃的金属垃圾等,布置了一条简陋的防线。

“其实我没想过绑架你。”乔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轻轻的戳了戳卡本的脑袋:“伟大的穆在上,我真没想过绑架你,这只是一次……意外!”

耸耸肩膀,乔看着目露凶光的卡本叹了一口气:“我是去战斧餐馆吃饭的……我有钱,所以,我想找个最贵的地方,品尝一下当地的美食。”

“那个侍者的态度很不好……那个老板的态度更不好……但是这事情和你无关,你为什么要蹦出来呢?以我的脾气,我最多将那老板揍一顿,然后赔偿一点医药费……事情就过去了。我不明白,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卡本努力的想要抬起头——这怎么可能和他没关系?

鲁尔城是他的地盘,战斧餐馆更是他彰显权势和力量的‘舞台’……在他的地盘上,无论是谁胆敢惹是生非,他势必要出面维护鲁尔城、维护战斧餐馆的‘规矩’!

“而你偏要强行插手。你让你的人,打断我的四肢,然后将我丢进积水的矿坑?”乔低头看着疯狂扭动的卡本,淡然道:“我想,那个矿坑肯定很大,积水肯定很深,被打断四肢的人被丢进去后,肯定没办法游泳,只能被淹死在矿坑里!”

“你想杀了我,所以……你现在是罪有应得。”乔拎着木棒,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卡本的脑袋,敲得‘邦邦’直响。

卡本拼命的摇晃着脑袋,嘴里不断发出‘呜呜’声。

乔看了看卡本,沉声道:“你想要说话?”

卡本用力的点头。

乔看了看卡本,伸出双脚,用脚掌夹住了露在卡本嘴巴外的臭袜子,将袜子轻轻的扯了出来。

“混蛋!”臭袜子刚刚被扯走,卡本吐了一口酸水,就愤然咒骂。

‘邦’,乔用力在卡本的脑袋上敲了一棍子:“你说我是混蛋?我讨厌人家骂我……”

卡本死死的咬着牙,他深沉的看了乔一眼,沉声道:“不,我是说我是一个混蛋……我是一个真正的蠢货和混蛋,我不应该冒犯您!”

再次往地上吐了几口酸水,卡本挤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所以,作为补偿,您开一个价码吧……任何价码,我都可以接受……”

不等乔开口,卡本很主动的说道:“布切尔家族就算在整个帝国,都是很有实力的名门……所以,我觉得,我的赎金……一亿金马克?我觉得,我值这个价!”

卡本满脸是笑的看着乔:“带着我,你们不可能离开鲁尔城……杀了我,你们更不可能安全离开……我愿意支付赎金,并且确保你们能够平安的,带着钱离开。”

“可是我不缺钱!”乔轻蔑的瞥了卡本一眼:“你以为,我缺钱么?”

乔从胸口暗袋里,掏出了厚厚一叠见票即兑的旅行支票,将支票上的数字向卡本晃了晃:“绑架你……抱歉,只是兴致上来了,随便吼一嗓子而已。”

卡本惊愕的看着乔手上的巨额支票,心脏骤然向下一沉。

来历莫测。

实力强大。

身怀巨款。

乔手上的支票,是德伦帝国无数人一百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他不缺钱,那么他绑架卡本的目的,就让卡本莫名惊悚、不寒而栗。

卡本干笑:“可是,谁会嫌钱少呢?或许,您有别的诉求?”

他很认真的看着乔,脸上的笑容越发灿****如说,德伦帝国最新式的火炮?”

乔呆了呆,然后用力的在卡本脑袋上敲了一棍子:“混蛋,你居然敢出卖帝国利益……真是个混蛋……不过,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要西雅克,以及他的同党!”

卡本的笑容僵硬了。

他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乔:“西雅克侯爵,我知道他……上个月,他乘坐的皇家专列在鲁尔城火车站遇袭,西雅克侯爵不幸遇难……您要他?”

乔同样瞪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卡本:“西雅克死了?”

卡本越发惊愕的看着乔:“难道他没死?”

乔沉默了一会儿,用木棍戳了戳卡本的脑袋,叹了一口气:“那么,交出西雅克侯爵,以及他的所有同党,我保证你的安全。”

卡本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恼怒的咆哮起来:“可是他死了!”

乔凑到了卡本面前。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阵子,卡本的脸渐渐僵硬:“西雅克没死,而且藏在布切尔家族的地盘?混蛋……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做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