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晋飞本来还在心里琢磨着怎样让安岚和许薄寒快点分手的方式,但公司出事后,所有的一切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以前的负面事情也全部被扒了出来,每天都有记者和旧客户过来。

许晋飞是每天眉头急得焦头烂额,四处东奔西跑找关系,但是都没有成效。

找到法院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

许薄寒刚吃完饭返回办公室想午休会儿,许晋飞怒气冲冲的踹开门进来,直接发难,“秉飞的事和你有关系是不是,我找人打听过了,是你跟那些记者打了招呼,我怎么生了你这种畜生,连自家的公司都不放过,你是想逼我去跳楼吗。”

许薄寒从沙发上坐起来,眼神淡漠如冰,“既然你知道我是个畜生,那当初又何必一再来找我麻烦呢,你没有想过,一再的破坏我和安岚的关系,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我这种冷血无情的畜生。”

许晋飞被他森黑的瞳孔惊得身上发凉,身体也忍不住颤抖,“我是你爸,我所作的一切将来最大的受益人还不是你,你太不知好歹了。”

“够了。”

许薄寒语气充满了厌憎,“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我想要一个家,想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我不需要荣华富贵,不需要金山银山,只要三餐温饱,住的地方宽敞干净,

偶尔和喜欢的人一起下厨,出去看看山看看水,将来有个一儿半女就够了,你什么都不了解,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想要剥夺我的,既然你不仁,那我也不会客气,你这么喜欢公司,这么想为了扩大公司拿我去牺牲,那我就让公司名声尽毁。”

“你……你……我真不该生下你,”许晋飞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好看到桌上放着的水杯,他抓起来使劲朝许薄寒砸过去。

许薄寒轻易的闪身躲开,面对许晋飞的厌憎,他咬了咬牙根,“安岚跟你们的区别是,她不是在利用我,而你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利用,我从楼上坠下来的时候,是安岚从早到晚在照顾我,您做了什么,当时新闻闹那么大,别说没看到,连一个问候关心的电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