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晋飞气急败坏的大吼,“当初怎么就没摔死你。”

从自己父亲嘴里吐出那么恶毒的话,许薄寒低低笑了,“我为什么要死,我一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二没对不起自己父母,我都是凭着自己良心做事,公司今天变成这样,是我害的吗,是你自己贪图利益,连二手车都能当新车卖,别说你们不知道,你干脆说是厂家坑你们。”

许晋飞被怼的面红耳赤,反正死不承认,“是下面那帮兔崽子干的,我不可能每台车子都去查。”

“没有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人会这么做吗。”

许薄寒冷漠的指责,“你清楚有时候几万块十几万对有些人来说是条命吗,别人辛辛苦苦存了几十年去买车,结果发现买的还不是新车,想过别人的心情没有,噢,对了,还有维修保养处处都是坑,明明车子有些部件没问题,为了赚钱,却骗消费者说有问题,保养一千块可以搞定,非要坑人家两千,零件没换却欺骗说换了,就你们这种破公司,能销量好吗,只知道让别人注资,却不检讨自身问题,你就算把我去卖了还是一样的结果,我说的更难听点,你们赚的是没良心的钱。”

许晋飞脸色狰狞的吓人,“你这样对你父亲,你有良心。”

“我无愧于心。”

许薄寒直勾勾的盯着他,“适可而止吧,这次幸好是我,如果你再去找安岚父母,下次由她出手,你的公司结果会更惨,就你公司里那些事,她要把案子接过来,分分钟能把你告到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上一个惹毛她的前男友,虽然是我找了宋律师,但你可以去打听,那场官司其实很简单,但基本都是安岚背后控场,本来宋律师最多让人家赔点钱,她直接把人送进了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