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安岚让人打听过,许晋飞的公司就是秉飞汽车有限公司。

这会儿突然出事,又被新闻重点报道,肯定没那么简单。

晚上,安岚回家,许薄寒还没回来。

谁做晚饭其实也没有特别的规定,谁回来的早谁先做,安岚要是太累,等着许薄寒回来做饭也可以。

只是她觉得许薄寒上班也辛苦,便淘米做菜。

安岚做菜更讲究营养和色泽,许薄寒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在煮一道虾仁菌菇汤,锅面上泛着一层虾油,厨房里四处洋溢着香味。

“嗯,我老婆的手艺越好越好了,”许薄寒从后面搂住她腰,“这又是什么新花样的菜,没见过。”

“网上看的,”安岚夹了一块菌菇喂他嘴里,“咸淡如何?”

“好吃,又鲜又甜,”许薄寒毫不吝啬自己赞美。

安岚掰开腰上的手,“我要倒汤了,你这样我不好弄。”

“我来我来,别烫着,”许薄寒轻轻拉开她,熟练的把汤倒入大碗里。

安岚静静的看着他侧影,忽然开口,“你知道你爸公司出事的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