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爽“呵呵”,“不好意思,我就想让你不痛快,再说你股份才是最值钱的,我没那么傻,到时候你靠着这家公司越来越有钱,一月分红上百万也不是没可能,却每个月只分我一万,你当我阿娇,很傻很天真吗,我就是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安岚看看手表,“我看你们也没办法一时下决定,再给你们一星期考虑吧,说实话,走法庭我也乐意,因为你在这段婚姻中的行为极为恶劣,法官只会更偏向我们这边,而且我们也不是做的太绝,你还有现金、房产,完全可以东山再起,毕竟你还年轻。”

……

邓至承和方律师离开后。

栗爽一连崇拜的看向收拾文件的安岚,“岚岚阿,为什么你不是男人呢,你刚才谈判的样子简直man爆了。”

安岚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女人被夸man没人会喜欢吧,“拜托你是我朋友你争点气吧,好歹是学法律的,这么多年人家瞒了你这么多事,你都一无所知,我不想嫌弃你智商,更不想吐槽你找私家侦探的本事。”

栗爽想到自己被骗得那么惨,就忍不住握拳仰天长叹,“我不管,你把股份给我争取回来,林安愿意花六百万买我手里的股份,到时候再加上现金房子老娘就是千万富婆了,我真没想到邓至承那王八羔子那么有钱。”

“瞧你这点出息,”安岚摇头都懒得说她了。

“自然是不能给你这种富婆比,哼哼,”栗爽手搭她肩膀上,“晚上我请你吃饭?”

安岚正要答话,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