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安岚强忍着笑拍拍他手背,“以后不要怕了,姐带你走南闯北。”

“什么姐姐的,安律师,我看你最近是欠收拾了。”

看到安岚眼底的揶揄,许薄寒不客气的站起身朝安岚走来。

安岚接收到浓浓的危险,饭也不吃了,转身想跑,但很快就被许薄寒逮个正着。

“许薄寒,你敢对我动粗试试……唔……。”

屋里一眨眼就是浓情蜜意。

……

许晋飞和庄宛凌跑许薄寒住的地方好几次都扑了个空。

两人是有房门钥匙的,进去后,发现许薄寒好一阵子没回来的痕迹了,衣柜里的衣服都少了一半。

许晋飞火冒三丈,“这个孽子肯定和那个女人住一块了。”

庄宛凌蹙了蹙眉,挺疲倦的,“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找行内的人打听过了,那个安岚认识不少大头来头的人物,万一真的惹毛了……。”

“你以为那些大有来头的人物会真把她放眼里,不过利用而已,”许晋飞打断她,“她家境就很普通,父母都是下岗单位的人,一个妹妹还是神经病,也没厉害的亲戚。”

“就这一点才说明她更不简单,”庄宛凌说,“一个不到三十的女人,家里没有任何背景单靠她自己就能爬到今天位置,说明她本身就非常厉害。”

这点庄宛凌是能体会的,自己年轻时候也是这么穷着工作过来的,她知道这个社会想要出头太难了。

“我看你是胆子越来越小了,”许晋飞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她已经很不喜欢我们了,许薄寒要是真娶了她,到时候等我们老了,她只会怂恿许薄寒别跟我们来往,再说,她喜欢我们儿子,她就不敢真拿我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