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薄寒顿了顿,“算了,我懒得和你说了,不过我和安岚是铁了心要结婚的。”

挂了电话,许薄寒望着案板上的饺子,心里充满歉意的又拨通安岚电话,“我爸去律所找你了?”

“嗯,”安岚猜到肯定是许晋飞找他说自己坏话了,她也实话实说,“你爸对我很不客气,所以我也没有对他客气。”

“我猜到了,”许薄寒轻笑一声,“你做的很好。”

安岚虽然知道他会站自己这边,但亲口听到他这么说,还是松了口气,“其实我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我是觉得你爸对你太自私了,根本没有一个父亲的样儿,只想着自己。”

有些话,她不想说的太直,不愿让许薄寒没面子。

“嗯,我知道,幸好我现在有老婆疼我,”许薄寒乖巧的顺着杆子爬上来。

安岚哼哼不客气的说:“你爸现在都没完没了,我还没同意答应你做老婆吧,别乱叫。”

“他是他,我是我,”许薄寒恨不得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他只想着让我娶个豪门进去,根本不知道我们安律师本身就是豪门,我还用得着绕圈子吗,而且你也说好要养我的,我们安律师一言九鼎。”

安岚啧啧道:“许审判长,你已经无耻没下限了,不过我确实没你们庄大前女友有钱啊。”

“错错,她有钱是她父母的,你有钱那是实实在在是你的,”许薄寒从容回答,“再说她父母年纪大了,能力有限了,而我们安律师比我还小,前途无量。”

“嗯,不错,不愧是年总的同学,会做长远投资,”安岚笑眯眯的颔首。

“安律师,反正我这辈子赖上你了,”许薄寒低低笑道,“我给你包了饺子,晚上早点回来,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