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一愣,因为实在看起来太年轻了,她还以为是年均霆的姐姐,看来这就是中洲集团的总裁慕容澄,虽是女人,不过一股上位者的女强人气势简直扑面而来,让人望而生惧。

“你关心我还有心情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年均霆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和轻蔑,“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你又不是终身残废了,一个大男人这点挫折都受不了,天天发脾气就算了,难道也非要我这当妈的天天以泪洗面弄得跟黄脸婆似得吗”,慕容澄冷然一笑,“趁着还有几分姿色,我当然要弄得漂亮点赶紧寻找第二春”。

年均霆抿了抿薄唇,眼眸转向别处,透着几许复杂。

洛桑低头啃馒头,假装没听到豪门劲爆新闻,原来年均霆父母不和。

“呀,你抽风了,竟然让小四吃这么辣的的粉”,慕容澄终于发现了可怜巴巴的小四,几步过去将小四从椅子上拉下来。

小四“嗷呜”的抬起满嘴是油的狗嘴巴,眼睛被辣的水汪汪的。

慕容澄一脸的心疼,目光落到洛桑身上,怔了怔,蹙眉,“这是你新请的看护吧,狗吃牛肉面,看护吃馒头,霆霆啊,要不要我去给你请个心理医生看看啊,虽然天天坐轮椅难受但也不能把火气往旁人身上发泄吧”。

“我的事,不用你管”,年均霆薄唇冷冷的动了动。

“你这孩子……”,慕容澄瞪了他眼,忽然冲着洛桑万分歉意的一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儿子不懂事,都怪我没教育好,做看护是个累人的活,以后你想吃什么直接跟兰姐说,对了,听说你工资只有一千块一天是吧,太少了,不够,再加一千”。

洛桑平时再冷静也被她如沐春风的笑意弄得像是在做梦,回过神来,赶紧拒绝,“不用了,一千够了,之前都和吴管家签好了合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