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帅气的脸猛地一黑。

敢情不想坐他顺风车就是想来吃牛肉面和油条?

这个女人可真够好吃的,找那么多借口。

车内的温度骤然降低。

吴管家迅速发现了异样,顺着他视线望过去,突然心里有点同情洛桑了。

额……这都能碰到。

偷偷看了眼自家少爷脸色,已经面若寒霜,“哈哈……这不是洛桑吗,肯定早上馒头没吃饱……”。

所以少爷,人家出来另外吃牛肉粉也是可以理解的,您就不要露出这种好像自家养的小狗没有吃您喂得狗粮跑去吃别人家肉骨头的狰狞表情了。

“是吗,你的意思是我苛待她了”?年均霆皮笑肉不笑的扫过去。

吴管家脸上笑纹僵住,“没,馒头营养啊,人家北方人天天吃馒头呢”。

“看来她挺喜欢吃牛肉粉啊”,年均霆忽然扯扯薄唇,“正好最近兰姐做的早餐挺乏味的,明早就做个牛肉粉、油条和豆浆吧”。

“噢……好”,吴管家愣了愣,忙点头。

难道他误会少爷了,其实少爷心里没扭曲,看到人家爱吃牛肉粉,明天就让兰姐做,看来他以后还是要对洛桑客气点。

......。

洛桑浑然不知自己的吃相已经落入某个人的视线,吃饱喝足后,满足的擦擦嘴巴,结账坐地铁回租屋收拾东西。

她东西不多,随便就收拾好了,回程的时候接到看护中心苗姐打来的电话,“桑桑,这几天在年家干的怎么样啊,吃不吃得消,别太勉强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