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就看到吴管家回来了。

“小洛,昨晚辛苦你了”,吴管家看着她顶着两个黑眼圈啃着干巴巴的馒头,深表同情,自家少爷晚上是个什么德行,他非常清楚。

这不,他就是被硬生生的折磨生病了。

“没什么辛苦,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洛桑犹豫了下,又为难道:“不过以后给年总擦澡的事还是吴管家您来比较好”。

“好,我懂”,吴管家眼底流露出几许了然的笑意,“昨天的事我听兰姐说了,你每天吃馒头、白菜不行,以后让兰姐给你偷偷留几个好菜,其实少爷也不是小气的人,就是最近受伤后,心情不好”。

洛桑心里一暖,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不用了,免得被年总发现责怪你们,也扣我工资,我就吃白菜也没事,哪天我要是有空,我给您钱,您帮我在菜市场多买一点菜,我自己下厨煮”。

“你啊,太老实了”,吴管家叹气。

“对了,今天上午年总是要去医院做理疗吧,我想请几个小时的假回住的地方拿点衣服”,洛桑小心翼翼道:“反正上午您会陪着年总,您能不能跟年总说一声”。

“好”,吴管家笑着应了,走到年均霆身边低声和他说了几句。

年均霆抬起眼皮看了洛桑一会儿,才点点头,嘴唇翕动了下,似乎还说了几句话。

过会儿吴管家过来和洛桑道:“少爷同意了,他问你等会儿要不要和我们一块坐车出去,这里是郊区,不太方便打车”。

洛桑受宠若惊,“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不麻烦年总了,而且我马上就吃完了,早点走可以早点回,年总应该还要一阵子才能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