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医生来的很快,不过二十多分钟就出现在卧室里,戴着眼镜儒雅斯文,还没来得及问伤势,年均霆瞥了眼洛桑道:“你下去吧”。

“可是……我是您看护,有必要了解您伤情才能更好的照顾您啊”?洛桑犹豫的说。

“你再不下去以后就别来了”,年均霆黑着脸警告,“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洛桑只好转身出去,正要关门时,楼下一抹蓝色身影急匆匆的跑了上来,“霆霆,霆霆,你急急忙忙把我叫来是瘫痪了吗”。

洛桑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婷婷!

卖糕得。

好恶心、肉麻的称呼。

“我说过不许你这么叫我”,里面猛地传来年均霆暴躁的警告声,“你信不信等我伤好后我打断你的腿”。

“霆霆,别这样吗,大家都几个熟人了”,男人一脸嬉皮笑脸,“要是你能爬的起来我也不敢这么叫你啊”。

洛桑和他打了个照面,年纪看起来和年均霆差不多,蓝色西装搭配牛仔裤,轮廓鲜明,嘴唇饱满,牙齿洁白,像是墨画里走出来的男子,气质干净洒脱。

“哟,又换看护啦”,萧肆轻描淡写的瞅了她眼后便进了卧室,顺手把房门也关上了。

洛桑面露担忧,下楼,真心希望年总没什么大问题。

……。

卧室里,年均霆已经被萧肆气的胸膛起伏,他真是错了,不该把这厮叫过来的。

深吸口气,目光不太自然的看向韩医生,又清清嗓子道:“韩医生,我记得七年前我在部队出事后,我身体也是你负责的,你当时说我那里……嗯……可是我今天突然感觉我那里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