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无限之至尊巫师 一三七七章 命运之子上中下

小说: 无限之至尊巫师 作者:无境界

    翡翠秘境,界中界,由泰坦的秩序之力,在翡翠梦境的背景下衍生的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一方领域。

    符文之种中蕴含的知识,就像AI般引导着雅卡莉,虽然选择权在雅卡莉手中,但这种深植心灵的引导,会让人本能的产生认同,极难拒绝。

    可雅卡莉还是做到了,虽然只是部分,却是几个让她能够保有自我,而不是彻底沦为工具人的关键点。

    之所以能这般,凯恩那一夜的知识传授功不可没。

    若非凯恩指点的所谓常识和小技巧,在那几个涉及自我意识存立的关键时刻,即便雅卡莉能够因选择至关重要而片刻意识清醒,也抓不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做出正确的操作。

    但现在,她知道该怎么做,看似妥协,其实留下了一份自我意识的备份。

    这操作乍一听玄乎,实际上操作起来也没多难,就是个念头,是心灵力量的一种运用。

    人一旦迈过超凡的门槛儿,本身就意味着精神方面的一次重要超越。只要有适宜的方法,凝聚精神,建立这类的念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一次一个念头,几次过来,念头融合为一,便成唤醒之种。

    当符文之种引发的洗脑流程结束后,这宛如预留的心理暗示的唤醒之种,便能唤醒原本的关键记忆。

    人的记忆从某种角度讲,有些像是计算机的信息储存体系。深刻的在硬盘上,浅显的在内存里。

    硬盘上的也能被覆盖擦洗掉,但却能通过一些非常规手段找回来。甚至技术到位,哪怕是格式化,都能找回来。

    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确实有彻底清洗干净的可能,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甚至可以说,最贵重的恰恰正是这些信息。想要细腻的将其中一部分彻底删除,又因为信息间的复杂联系而无法做到。

    连凯恩这样的多元宇宙造物主,都承认这种活儿太具挑战性,工本也高的吓人,魔兽宇宙的原始神灵能达成完美才是怪事。

    因此,凯恩的交给雅卡莉他们的技艺虽然看似简单小巧,却十分的有效。

    回过神来的雅卡莉也是暗抹一把冷汗。

    她虽然有点圣母,但终究是市井环境中长大,自小就品味人情冷暖,也不止一次见过人性的阴暗和龌龊。

    所以她的圣母,并不是没有底限、且不接地气、枉顾事实的滥好人。而是愿意相信真善美人人都有,从而导致过于宽容。

    符文之种,却以此为突破口,灌输一种邪教式的大爱思想。类似于‘人类是扭曲的产物,抹除人类,世界就能重新回到正轨,万物皆可受益’的大爱。

    雅卡莉很庆幸自己没有被其蛊惑,而成为那种看起来有着几分‘天道无情也大爱’特征的神叨祭司。

    虽然也因此而断了进阶考验之路,以及与考验相对应的泰坦系权限获得,但仅仅是现阶段的获得,已然是一笔庞大而宝贵的财富,至少在现在的她看来,足够受用终生了。

    凯恩的法身分出的影分身,就在一旁观礼。

    见证了雅卡莉蹦极式的从准施法者、成为一名迈过高阶门槛(DND10级往上)的强力施法者的同时,也按照惯例,对翡翠秘境完成了解构。

    更深入的说,这其实是一次对万神殿泰坦一系的技术体系情报的极为成功的获取。

    主要是因为翡翠秘境展示出的很多具象,都涉及其核心技术。

    而对现在的凯恩来说,他并不需要完整的了解核心技术的每个细节,只需要关键点够了出技术脉络,进而明确其体系构建思路,余下的就都可以自行填充补完。

    毕竟凯恩现在已经具备说‘撇开特色,万物共理’的信息底蕴。

    正因为如此,他执行了许多年的拿来主义,也渐渐变了味。

    变成了‘这里有的,我基本都有,这里没有的,我那儿也有,唯一值得我出手的,是特色和创意。’

    当然,‘钱’永远都不嫌多。不过这么个翡翠秘境,就算打包榨汁,也提炼不出多少神秘要素。凯恩当年就不会因为几两肉而对羽毛艳丽的鸟雀下手,如今更是不会做那类所过之处,只余灰烬死寂的没品之事。

    如果说,见证雅卡莉丑小鸭便白天鹅,是一种观礼行为,那么见证萨科的黑暗试炼,就可以称之为看真人恐怖电影了。

    虽然从恐怖元素的角度讲,这部电影无法给凯恩带来任何新奇和震撼的内容,但用来杀时间却还是合格的。

    甚至可以说,萨科这次上演的,勉强称得上经典,哪怕既视感满满,看了前边能猜到后边,但就是能咽下去,看完还能引发些小感触,而不是觉得煎熬。

    其遭遇的大概流程是这样的,萨科在黑化的大宅中寻找奥拉夫和雅卡莉,没能找到两人,但意外的从某个囚笼级的房间中救出一个人。

    萨科与这人相遇,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天然默契,共同点贼多,并且这人还很热心,愿意帮忙出力,跟萨科一起寻找奥拉夫和雅卡莉。

    多了个称意的临时同伴后不久,萨科就遭遇了一个讨厌而又强大的对手。

    这家伙貌似是一连串恶事的幕后掌控者之一,这次跳到前台,就是为了虐萨科。

    他不断的给萨科设置障碍,从怪物到机关,花样很多,并且爱炫耀显摆,还很毒舌,气的萨科好几次都想不管不顾的玩命,还好被临时队友给劝住了。

    然后,整个故事就渐渐变味了。从一开始的搜救奥拉夫和雅卡莉,变成了将毒舌BOSS逼入死角,击败。

    经历重重考验之后,华彩段到来,毒舌BOSS貌似也没多少退路了,但败在萨科面前的局面也越来越凶险。

    然后,两难的情况出现了,在通过一处险恶机关时,临时队友将优先通过的机会让给了萨科,自己却被困住,萨科如果回头救队友,毒舌BOSS就会跑掉,甚至有可能离局而去,毕竟对方也感受到了再怼下去有生命之险。若是萨科追毒舌BOSS,临时队友则极有可能会死。

    萨科最终选择了追毒舌BOSS,他对临时队友说:“我一定会回来救你,请坚持一下。”

    这其实是又一次至关重要的人性考验,夺舍BOSS,乃至临时队友,都是萨科。

    萨科最终拜服在欲望之下,选择放弃了人性中最后一点善良。当然他也没有向邪恶臣服,而是用很残忍的手段将逼入视角的对方虐杀。

    最后的最后,是萨科跳出了樊笼,成为了一个旁观者,他看着自己舍弃了善良,虐死了邪恶,剩下的,则是无所谓正邪,只忠于自己,或者说自己的欲望的贪婪者。

    萨科自己对这个结局不是很满意,但也不至于不能接受。他觉得事已至此,那就这样吧。

    然而从另一个视角看,则是他的其他并不能独立存在的人格或者说面,隔着透明的却难以跨越的帷幕,看着被黑暗笼罩的他,渐行渐远。

    从抽象角度讲,这其实就是一个关于‘心之取舍’的故事,同时也是黑化仪式的具体流程。

    黑化仪式的具体流程从不固定,而是因人而异。只不过萨科的这次因跟翡翠梦魇等一系列超凡力量结合,更具舞台特色。

    在凯恩看来,萨科其实并没有向黑暗之力靠拢,他靠拢的方向是邪秽之力。在魔兽宇宙,则可归纳为偏向暗影的邪秽之力。

    于是,萨科的超凡力量,从色谱上看,呈现黑紫色泽。

    他的躯体因为过于激进的转化,而被粗暴的撕裂出许多大大小小的创口,发光的超凡能量不断的流出,阻碍的创口的愈合,并且这些能量流出后就迅速从液态化作气态,这让他远观之下,被升腾的袅袅紫烟包围。

    另外,他的皮肤表面还出现了一片片的、类似病毒性疱疹的斑痕,光是旁观,都知道绝对是又痒又疼。

    急功近利+黑暗向,代价也格外的高昂。

    萨科也意识到,这种痛苦,一时能忍,时时就非常难忍了,怕不是最后要搞的他生不如死,生生被逼疯掉。

    他害怕了,然后想起了凯恩教导的那些小技巧。

    同样是一份知识传授,三人的对待态度不同。

    最信任凯恩的,反倒是雅卡莉。也因为这份信赖,掌握的最好,第一时间就能想起来,运用时也没有杂七杂八的心思。

    奥拉夫也基本信任凯恩,但他已经习惯了提防,戒指老爷爷卡戎对他有所图谋,布洛克斯未必就一点别样心思都没有。

    不过奥拉夫这个人终究还是比较正派,没有发现别人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时,是愿意付出信任的。

    只不过这份提防之心,以及成熟所导致的复杂心理,让他没有办法像相对单纯的雅卡莉那样,迅速的吸纳掌握,运用效果也有所不及。

    萨科则是三人中对这些知识吸纳利用最差的那个。

    黑暗之力已经在影响他,让他以超凡色谱识人而不自知。

    所谓超凡色谱识人,就是一般来说,浅色调,是偏正向的,深色调是偏负向的。

    各种超凡力量均有两面性,元素之力也不例外。

    凯恩作为造物主,自然哪种色调都能Hold住,因此色谱识人并不适合用在他身上。

    可萨科不知道凯恩是凌驾超凡力量之上的造物,以他的角度看,布洛克斯是偏正向的。

    这意味着哪怕布洛克斯有着大部分正向人物都有的宽容和豁达,同时也因是老鸟,明白世间的人和事并不是非白既黑,能够容忍他这种走黑暗道路的人,却也需要再三提防。

    萨科觉得,布洛克斯没有劝阻他回头或放弃黑暗之路,不是不想,而是时机不合适,毕竟双方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交浅言深是大忌,更何况当时的情况,若是硬劝,颇有种挟恩相迫的味道,作为一个老江湖,自然不会挑这种时候规劝。

    但那些传授的技巧中,未必没有做手脚。

    况且,就算真的没有做手脚,是否适合走黑暗之路的他,都是个问题。

    总而言之就是不信任,尤其一些跟他从黑暗魔法书中看到的、有着迥异冲突的地方,他觉得那里很可能是坑。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对黑暗魔法书就没有一点提防。

    相反,他对黑暗魔法书中的内容,提防心更甚。

    这有点像恶棍虽然知道自己跟正义者不是一路人,却知道正义者在某些方面至少比其他恶棍靠谱一般。

    因此,凯恩传授的那些知识,对萨科而言同样是意义非凡的,只不过不是像雅卡莉那般奉为圭臬,以及直接拿来用,而是拿来做参考,鉴别黑暗魔法书中的陷阱。

    这就像萨科在黑暗试炼中的表现那样,他真正选择的路,是忠于自己。

    做出这样选择的,其实很多,甚至凯恩都是‘自私党’的一员。

    不过对萨科而言,做出这一选择的时机实在是不恰当。

    太早了,太牵强了。

    凯恩当年被万象门体系紧逼,在各个任务世界拼杀,一直处在生死挣扎的边缘。可即便这样,他都没有屈从于压力和欲望,谨慎的操作,始终保持着对力量的掌控,而不是反过来让力量凌驾于自己的掌控之上。

    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虫群之路,傀儡之路的一大原因。

    毕竟伟力归于自身虽然很棒,但谁是掌控者,谁是被掌控者的情势、矛盾也愈发的危险、尖锐。另一方面,又有着提升实力的实际需求,于是就将战力分摊出去,从而避免自己‘吃撑’,同时又有实力自保以及攀爬力量高峰。

    能如此,固然有凯恩的性格因素,认知、见识,也不可忽略。

    来自现代地球的凯恩,好歹也是在信息爆炸的社会环境中生活的人,拥有驳杂的信息,这一点不是萨科能比的了的。

    还有就是际遇。

    有时候,运道好一点、坏一点,真的是天堂、地狱。而命运之子的身边人,无疑是这种说法的最好诠释者,实在是压力和诱惑又大又频繁,鲜少有能安然过关的。

    萨科对凯恩传授的知识的态度决定了马后炮模式,等恶事已经发生,才琢磨出凯恩的说法实属金玉良言。

    他太小窥黑暗侵蚀的可怕,太高看自己的意志力了,他没想象的那般坚强。

    这才刚开始没多久,他就已经感觉顶不住了,时间再长点,真就得疯掉。

    于是他搜寻记忆,从凯恩传授的技艺中寻找办法。

    别说,还真就有。

    虽然不是对症下药,但起码能缓解状况。

    同样是配合呼吸的冥想法,随着施为,身上的创口以及能量疱疹没有进一步增多和扩张,泄溢的紫烟也明显减少,创口内部的色泽渐渐变暗,就像熔岩在凝固一般,不再光芒耀眼。

    要知道之前不断流失散溢的,可不光是黑暗之力,还有生命力。

    过了一小会儿,脸上的狰狞创口,竟然都闭合了,疱疹也消失不见。

    然后是脖子,再然后是脖颈下的上胸部分。

    接下来就难了,萨科步入超凡终究是时日较短,对精神力的运用,根本谈不上纯属,精神力总量也远没有强到彻底压制黑暗之力的程度。因此距离精神力产生的大脑近的区域,能够恢复,并能勉力维持不会再出类似的状况,距离大脑远的,就不行了,尤其是四肢末梢,几乎照顾不到。

    就在这时,那本黑魔法书突然光芒涌动,随即自行拆分,在空中重组,化作一扇门扉,随着门扉开启,一名穿着黯色法袍,立起的筒状衣领遮住下半张脸、有着苍白头发、尖长耳朵、和黯淡的紫罗兰肤色的高大男性从门中走出。

    这男性操持着一把磁性的嗓音,低沉而有夹杂着小雀跃的情绪道:“对于一个通过野路子迈上黑暗之路的新手而言,你的表现还不错,由此是这一手控制,仅凭意志就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科班生、或古老家族传人的水平了。”

    萨科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如实相告,他知道这突兀出现的家伙必有所图,而这正是他可以利用的。

    于是萨科故作高冷的哼了一声。然后道:“我就知道,凭普尔那个废柴,不可能在超凡领域取得这般成就。早就等你现身了。”

    苍发男眉毛挑了挑,随即又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没有在普尔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开门见山的道:“我确实掌握着精湛的黑魔法技艺,包括化解你身上的黑暗创伤和能量疱疹的法门。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呢?”

    萨科当然有兴趣,甚至可以说有兴趣极了。但他不傻,凯恩事先做的那些科普和心灵建设铺垫也没有白费,于是萨科问出了钢铁部落篇章开端,获得穿越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剧透和技术支持的、格罗姆·地狱咆哮,面对古尔丹要他饮下玛诺洛斯之血时问的那个问题:“那么,代价呢?”

    代价,当然是你的一切。

    不过,苍发男只是心里这么说,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代价自然是有的,不过介于我们之间还缺乏基本的信任,我贴心的推上一款渐近式的契约,由我先付出诚意,免费一轮,解你燃眉之急,怎么样?”

    萨科自然不知道地球现代名言‘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他觉得苍发男的这份‘诚意’还可以。

    现在他确实有需要,还挺急的,因此,先吃到嘴里再说,哪怕之后再赖账不签契约呢。

    所以说利欲熏心就是这种了,他这时就没想想,要是这免费的玩意里有饵,吃了就甩不掉怎么办呢?

    于是就这么着,遇人不淑的萨科,断绝了回头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机会便是凯恩传授的法。

    这法门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治标不治本。

    但实际上那是因为萨科太能做,跳崖式的赶进度,一下子进的太深,这当然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这代价便是苦熬,坚持凯恩传授的办法,忍受苦楚,一点点的恢复,这就好比房贷还债一样。

    可萨科不像苦熬,碰到了变向放高利贷的苍发男,萨科居然认为自己可以从中占到便宜。

    现实中当然是有这类借债人反把私人借贷公司坑了的,不过这些凯恩没有关注的兴趣。在他而言,萨科的主要价值已经体现出来了,以后爱是风生水起、又或死无葬身之地,他都不会多眨一下眼,毕竟无论哪种他都见的太多了。

    现在让凯恩感兴趣的是苍发男,竟然是一名萨莱茵(魔兽版吸血鬼),这真就有点小意外了。

    他心说:“这个小众种群,居然也跳出来兴风作浪了,这可是比军团再再再临还恶心人啊!”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