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再问仙途(女配) 第143章 城

小说: 再问仙途(女配) 作者:和色生香

    言出法随(一)

    苏长宁自然也不是未卜先知。

    元婴修士那点推演之力,还不足道得很。

    不过她在柏梁界中停留越久,越发现紫霄天道——或是界主的用意所在,有柏梁第二殿约束在,她元婴境界的灵力自进入柏梁界起,始终在缓慢地消退,若是天长日久,婴碎也不过是时日问题。

    是以,柏梁自然不是久留之地。

    而柏梁天道说出的破解天道殿第一殿约束之法,正好被她用来作筏。

    对柏梁天道下约束,和将她斥入柏梁界的正是同一股力量,破解之法,正是殊途同归。

    “界主固然为我创生之始,可身为一方天道,自然也有与界主同出一源的力量。”

    “既然身为天道的我无法打破约束,那——若我便是界主呢?”

    柏梁天道在千年间的筹谋,正源于这一个念头。

    他以界主之名行走界中,渐渐地凡俗之中都以他为界主,对他顶礼膜拜数百年,亿兆信仰香火,真的使他凝聚出了万分之一界主之力。

    万分之一,尽管与真正界主之力相较之下不足一提,但已足够。

    虽然其后遭受了严重的反噬,第一殿约束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至于苏长宁,本就是外界之人,借助柏梁天道的一点小小力量,紊乱柏梁界界主定下的规则,甚至将柏梁天道挟出界外,也并没有太多艰难之处了。

    “喂,你可知晓,你身上本就有天道之气。”见苏长宁转瞬便将那些外放的天道之力收入体内,柏梁天道不由说道。

    天道之气……

    “你是第二个如此说的人。”苏长宁仿佛想起了什么,微微闭目,说道。

    “前一个是……”柏梁天道一语未竟,体内灵力蓦地一窒,再看苏长宁时,见她已结趺端坐,重新引动体内的天道之气运转起来,自家身上灵力气机竟亦未能幸免,不由自主地被牵引着向她丹田涌入。

    若是自己再不好好修行,怕是真要被她取而代之了。

    柏梁天道咽回一肚子的疑问嘲讽,跟着也在云床之侧盘膝坐下,重新修炼起来。

    天道娘娘神迹降临,只要诚心所求,无有不应的消息很快就由京中传遍了整个莅阳。而后与莅阳交界的数个国家,再至莅阳国所在凡俗界,渐渐都有所听闻。

    “京城大旱数月,那位天道娘娘只在天际之中微露金身,手中玉净瓶往下一洒,便是一场瓢泼大雨那!”

    “我那堂叔病得起不来床三年了,眼看就要不成,被抬到娘娘观外歇了一晚,你猜怎么了,活了!病全好了!”

    “就连娘娘座下那柏金童,日前琼河决口,也是当空那么一画,便生生叫那河水改道啦。”

    天道娘娘的应验之广之速,简直叫人目不暇给,蓦地使原本对天道神仅有的敬,升级成了打心底的虔诚。

    炼化完纳入体内的信仰之力,苏长宁微微启目,却不见了柏梁天道的踪影。

    不过不管他本意如何,此时都和自己绑在了一条船上,以他的老谋深算,当不至于行不智之举。

    倒是她自己,第一次如斯切近地与一方天道好好“接触”、“讨教”了一番,对“天道”已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原来看似高高在上,渺不可及的天道,亦非初始之时便能掌握所有天道之力的,是以才有柏梁天道这样尚且“年幼”的天道,甚至能为人类修士所乘。

    天道随界域开创而生,甫有识后便会自然由记忆传承中得到天道修行法门,而后在与界域同生的数亿兆年内,天道不断收集信仰之力修行法门,不知多少年过去,才会如通常修界中所传说的那般,成为万物之法则。

    说到底,倒像是另一种特殊的修士罢了。

    苏长宁顺手打出一道灵力,身前气机一阵波动后,外间影像如一幅水墨画般,在她眼前展了开来。

    “金童尊上,请赐福于我等!”

    穿朱着紫的贵族们乌压压跪了一地,而柏梁天道则拿足了架子,又作势许久,方才挥一挥手,向他们伏跪的地方撒下一片金雾。

    那些贵族们见神赐如此,更为激动起来,纷纷纳头拜个不休。

    苏长宁却是险些失笑。

    这哪里是什么神赐,明明是这些贵族们奉给柏梁天道的信仰之力驳杂不纯,他在体内滤了一遭,丢出来的渣子罢了,倒被他们当成了仙家宝物。

    柏梁天道想是成道未久,不仅模样如同孩童,心性竟也有几分稚气,见他们如此,故作神秘地以细雾笼住自己的身形,在雾中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这下苏长宁是真的笑了出来。

    “当年我们若有子如此,倒也有趣。”正当苏长宁失笑时,随着语声落下,身前一道半是虚幻的身影渐次凝实。

    自然除了玄华,并无他人。

    听他如此说,苏长宁唇边笑意上扬,颇是带了几分嘲讽意味:“柏梁天道怕是早已岁数千万,当我们的玄祖,怕也做得。况且就算万一有子若此,我们当年那般行差踏错,则此子双亲龃龉失和,母死父隐,日后道途想必万分艰难。”

    话音才落,苏长宁便觉周遭气流异样地凝固了下来。

    以她的心性,自然不至于因为一句戏言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只是她近日借由柏梁天道法门修行,多少染上了些许其中的偏激,不由脱口而出。

    气流在短暂的静止后又飞速地流动了起来,朝着虚空中一点汇集而去,不过转瞬功夫,那一点黑色便由针尖大小,旋转着扩大到了一寸见方。

    这下苏长宁是真的意外了,意外之后,唯有苦笑。

    她曾分辟过青萍珠中世界,对这股气息,倒不陌生。

    这正在迅速生长着的黑点,非是混洞,竟是混沌。

    界域开辟之初的混沌。

    大抵是因为近日既有借柏梁天道气机在先,又有初窥天道修行法门在后,不经意间,竟真言出法随,照着自家先前戏语,衍化出一处界域来。

    苏长宁并非真正的天道,力量有限,这处界域也算不得多么完全,其间时空流速飞快,片刻间便已由混沌初分天地始开,来到了修士们的时代。

    庄严肃穆的仙灵宗大殿内,无数与君烟儿一般,上山求道的少男少女均恭敬地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他们已通过了仙灵宗的初试,若是在这场终试上,有宗门仙师能够将他们收入门墙,便算真正地成了仙灵宗的嫡系弟子了,否则,他们便只能被派往外门,做些粗使的杂役活计。

    君烟儿努力与旁人一般垂下头去,心中却远不如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

    她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被那庞然大物般的魔兽吞噬后,又会回到自己幼年的时候。

    回到了那个她尚不曾被人辜负、被人陷害,最后被逐出门派,沦为籍籍无名的散修潦倒度日,甚至死在了兽潮之中时。

    她不明白为什么能有此机,但是既然重来一回,她无论如何都要将过去的憾恨,一一地弥补回去!

    君烟儿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不敢漏出一丝声响。

    上一世,她便是因为在终试中表现平平,没有峰主愿意留下她,最后只得拜入诸峰之中排名最末的灵药峰慕真人门下。

    灵药峰弟子除却平日里的修行外,还需做些浇灌灵田、培育灵植的活计,修炼效果自然比之他峰弟子大打折扣,她天资又不算上佳,这道途初始,便被那些人远远地抛了开来。

    君烟儿正思想着,只听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小小的骚动,待抬头看去时,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是那张铭心刻骨的俊逸容颜。

    此时的萧月只是少年,可立在人群之中,却令人眼中心里,都只看得到他。

    萧月不仅样貌俊秀绝伦,更是天资绝逸,从前自然顺利拜入了掌宗座下,仙灵宗的女弟子们,少有不或明或暗恋慕他的。

    就连那时的自己,也……

    君烟儿垂在身侧的双手猛地紧握成拳,指尖刺入掌中,锐痛传来,提醒自己不要再往下深想。

    她既有这份重来一世的机缘,便不会再叫自己重蹈覆辙。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