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46.chapter 46

小说: 六十年代种田记 作者:月照溪

    当当当当当~  周家房子矮旧, 里边阳光照不进去, 十分阴暗。

    而屋里也很乱,桌椅倒了一地,一个女人蹲坐在地上, 正在哭,正是曾大姐。

    在她边上, 她的一对儿女怯生生的站在那,瘦瘦小小的,也在哭, 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

    沈绯伸手拿了手帕递过去,问道:“曾大姐,你没事吧?”

    曾大姐抬起头来, 沈绯这才看见在她的左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短短时间里就已经肿了起来。

    曾大姐将手帕接过去,别开脸, 似是有些难堪。

    “曾大姐, 我有事想求你了。”沈绯不提周伟的事, 见两个孩子小哭猫一样,在口袋里掏了一下, 拿出两块硬糖出来哄他们。

    这是她刚回屋拿的, 原身屋里东西杂七杂八一堆, 竟然还有一两斤糖, 奶糖和硬糖都有, 刚好用来哄孩子。

    曾大姐家的两个孩子, 男孩叫周小虎,女孩叫周小花。

    周小花哭过以后眼睛亮晶晶的,咬着手指问:“这是什么?”

    沈绯蹲在他们面前,伸手将外边那层透明的糖纸撕了,喂到了他们的嘴里,笑眯眯的道:“你们说这是什么?”

    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散开,两个小的从生下来就没怎么尝过糖的滋味,如今第一次尝到这个味道,都忘记继续哭了。

    周小虎惊喜道:“是糖!”

    沈绯伸手戳了一下他脸颊上的酒窝,看小孩害羞的躲在母亲后边,才笑道:“没错,是糖。”

    “原来这就是糖吗?好甜!”周小花双眼亮晶晶的,有些兴奋的道:“我要跟小鹿说,我也有糖吃了!”

    这年头,糖可是稀罕物,别说糖果了,就连白砂糖也是珍贵的东西,两个小的从生下来到现在,竟然还没尝过糖果的味道。

    曾大姐心里有些心酸,默默的掉了两滴泪,对沈绯道:“这糖……你实在是太破费了。你们两个,还不跟姐姐说谢谢?”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两个孩子说的。

    小虎和小花两个胆子都小,怯怯的看了一眼沈绯,又怯生生的说谢谢,声音低得不行。

    曾大姐有些局促,不说两个孩子,对着沈绯,她这做母亲的都有些不自在,对方如此美丽光鲜,就像是会发光一样,站在她面前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让人自惭形秽。

    “让你看笑话了。”曾大姐苦笑道。

    沈绯漫不经心的道:“人的一生中,总是要遇到一些渣滓的。渣滓这东西,只要扫干净就行了。”

    闻言,曾大姐倒是一愣。

    “对了,你说找我有事,什么事啊?”曾大姐去倒水,却发现水壶也被砸在地上,陶瓷的水壶,早就摔得稀巴烂了。

    曾大姐苦笑,看着乱七八糟的家里,不明白自己的日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简直连一点希望都看不见。

    沈绯道:“我明天想去镇上买点东西,只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让曾大姐你陪我一起去。”

    曾大姐笑: “原来是这事,那明天你叫我就是,也就这两天还有得闲,等过两天田地里忙起来,可没时间上街了。”

    沈绯点头,和曾大姐约了时间,这才从周家出来。

    第二天天还未亮两人就起了,收拾妥当了往镇上去。

    百香村离镇上还是有点距离,等到了镇上,天也全亮了,倒是把沈绯累得要死,找了个地方坐着休息了好一会儿。

    这么一节路,走了半个多小时不带歇的,可把她累惨了,要不是顾及形象,她恨不得把鞋脱了揉揉脚。

    曾大姐看她苦着脸的样子,忍不住笑,原以为这一路沈绯会多加抱怨,倒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能一声不吭。

    “怎么样,感觉舒服点了吗?”曾大姐问。

    沈绯点头,觉得腿肚子酸得很,道:“我好久没走这么长的路了。”

    休息了一会,两人先去供销社买东西,这年头买啥都得需要票,粮票肉票布票等等。

    沈绯买了些猪肉,刚巧有羊肉,她也买了两斤,然后又去扯了一些布,打算做两件衣裳。

    杂七杂八的买下来,她竟然买了不少东西,看得曾大姐一阵咋舌。

    “会不会买得多了?”曾大姐忍不住委婉开口。

    沈绯琢磨了一下自己买的东西,随口应道:“也没多少东西,我还想买辆自行车,平时上街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只是可惜,她手上没有票,也只能作罢了。

    供销社的柜台是个白胖的妇人,叫沈香,笑眯眯的,见沈绯过来,连忙招呼。

    她在供销社也干了几年了,看人也有点眼力了,就沈绯那气质和穿戴,一看就知道不是缺钱的主。

    “这是k国那边的雪花膏,擦在身上可香了。”

    柜台里摆着几个瓶子,都是时下所用的护肤品,也没分那么细,就是雪花膏,装在精致的罐子里,里边是雪白的膏状物。

    沈绯屋里的用得差不多了,索性买了两瓶。

    打开盖子挖了一点雪花膏擦在手上,沈绯低头闻着味道,一边问道:“你们这里有卖那种透明塑料薄膜纸吗?”

    这次来镇上,买这东西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透明塑料薄膜纸?你说的是油纸吧,有啊……”

    沈香带她过去看,不过现在的塑料薄膜没有后来那么轻薄,有些厚,透明度也不算好,不过聊胜于无,沈绯买了不少。

    买完之后,曾大姐才问:“你买这东西作什么?”

    沈绯道:“我打算育苗,要用到这个。”

    曾大姐更惊讶了:“育苗?拿这个,怎么育苗啊?”

    沈绯跟她解释了几句,她是要利用温室来促进稻谷的生长,不过曾大姐还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稻谷育苗早了点吧?”

    “不早了,育苗得花些时间,只有现在开始,这一轮播种下去,等到了七月份收割,八月份还能种一季……”

    她的话在曾大姐脑海中闪过,曾大姐瞪大眼睛,愕然道:“七月份收货,八月份还能种一季?那就是,一年种两次水稻?这怎么可能?”

    沈绯笑了笑,没多解释什么,没有亲眼看见,乍听这样的话,的确让人觉得很荒谬。

    可是,她可不是开玩笑的,她是很认真的。

    两人买好了东西,又去邮局拿包裹,包裹是沈绯的父母兄弟寄来的,听说是每个月都有寄,而且还挺沉的。

    两人买了不少东西,还好曾大姐认识隔壁村的人,对方刚好架着牛车,不然等两人把东西背回去,沈绯觉得自己可能要断气了。

    回到家,将买来的东西放好,沈绯拿了一个袋子给曾大姐。

    “这是什么……糖?”曾大姐打开一看,愣了。

    “你什么时候买的?”

    “刚好买塑料薄膜的时候剩了点钱,我就称了点糖,没多少,给小花他们尝个味道。”

    曾大姐顿时急了,道:“你费这个钱做什么?快拿回去,他们小孩子,吃什么糖啊?”

    沈绯笑,道:“这是我买给小花和小虎的,曾大姐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

    曾大姐面露难色,沈绯道:“好了,这次多亏曾大姐你帮忙,不然买什么东西去哪里我都不知道。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你了,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曾大姐推辞不过,又想着昨天两个孩子吃糖的模样,心里有些发酸,明知道该拒绝的,她还是接受了。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用,孩子跟着她连颗糖都吃不到。

    沈绯将买回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羊肉和猪肉晚上就要吃,她直接拎去了厨房,然后就开始拆拿回来的包裹。

    包裹里边有一沓票,什么粮票布票的,沈绯还在里边看见了一张购买自行车的票,可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了枕头。

    包裹里还有一封信,是原身父母寄来的。

    沈家父母在信里表示,沈绯一直没有给他们回信,他们很担心。然后他们听人说,农村很多地方交通不便,所以找人弄了自行车的票来,给她一同邮寄了过来。

    看完整封信,沈绯心里叹息,俗话说天下父母心,原身对父母有怨,可是她的父母却是时刻惦记着她,话里话外都是担心。

    将信折叠放好,沈绯打算等下次去镇上,给沈家父母回封信,也让他们放下心来。

    李笑笑跺了两下脚,道:“沈绯,你傻啊,你手伤得这么厉害,再做下去,手是真的要烂了。”

    “沈绯同志很有思想觉悟,这种为组织着想的精神,我们都应该向她学习。”于爱国同志肃然道,率先为沈绯鼓起掌来。

    等放下鼓掌的双手,他顿了顿开口道:“沈绯同志,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既然手受伤了,那就该好好休息,等把伤养好了,这才能好好为组织做贡献。”

    闻言,沈绯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来,想了想她道:“我不能占组织的便宜,这样好了,我可以支付报酬,请人来做我的任务。”

    这也是她想达到的目的,她是知青,是外来人,要是一开始提出这样的要求,只会让大家觉得她娇气,偷奸耍滑,她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的,所以只能拐着弯的来了。

    当然,她也不会占人便宜,所以会拿出报酬来的。

    “五碗苞谷……”许鸿煊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此时却是直接开口了,神色冷淡的道:“你给我五碗苞谷,我就帮你把你的任务完成。”

    其他人见他,表情忍不住都变了变,下意识的别开了目光。

    于爱国皱眉道:“五碗苞谷,是不是太多了?”

    这年头,粮食那就是大家的命根子,五碗苞谷,省着吃,都够一家老小吃两三天了。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