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101.番外2

小说: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 作者:绿头菜

    作者君上班还要码字, 求多爱护, 来晋江文学城吧。  苦寻沈韶竹不着的二人一听, 略一思索就上前去敲云家的门了。

    开门的是叶徙, 他一看门口站着的人拿着剑, 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回要完。

    但表面上还是客气的问道:“不知二位兄弟可是有什么事。”

    珞瑜正拉着沈韶竹在自己屋里出鬼主意, 想着怎么让那妇人停下叫骂, 听见门口有人,她不甚在意的从窗户上瞥了一眼, 转过头一看,沈韶竹脸上已经布满了冰霜, 她脸色一变, 猜出了这两个人的来意。

    “来找你的?”

    沈韶竹点点头。

    珞瑜眼睛一转, 突然揪着他就给他脱衣服, 沈韶竹有些不解的按住她的手。

    “沈音,我有一个主意,只要你别扭扭捏捏的, 一定能骗过他们。”

    “什么主意?”

    云清寒还在门口与那两个剑客交谈,那两人看见这巷子里住的人多, 也不敢随随便便就往进闯,借口说自己家少爷走丢了,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

    “你家少爷走丢了, 该去走丢的地方找。我这里都是自家人, 而且妹妹还未出嫁, 不方便见客。”

    “我们进去看看便出来,绝不多打扰令妹。”

    “我这里虽然不是深宅大院,也没有把陌生人引进家门的习惯。”

    “隔壁嫂子方才说的话我们可听到了,你不让我们进去,难道这里真有什么龌龊勾当?我家少爷要是误入了此处,那才是我们的罪过了。”

    滚你大爷的,你才龌龊,你们全家都龌龊!

    “哥哥,让他们进来吧。”珞瑜推开房间门,语气坦荡。

    云清寒不解她的何意,但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终于让开大门,让那两个人进来了。

    这时候珞瑜身后有人慢慢走出来,是一少女,俏丽若三春之桃。她怯怯站在珞瑜身侧,拉着珞瑜的手,虽没有说话却有些不悦之色。

    哎呀我去,这装扮,这演技!

    那二人进来查看了一圈,发现这屋里屋外除了云清寒再没有第二个男子了,他们两个失望的对视一眼,冲沈韶竹和珞瑜抱拳说了声抱歉转身就走。

    为什么不跟我道歉……

    珞瑜见他们没发现端倪,终于松了口气,转身看着沈韶竹,满脸得意之色说道:“你瞧,我以后可就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沈韶竹示意珞瑜松开紧抓着自己的手,然后含糊不清的唔的一声,算是承认了她说的话。

    珞瑜刚才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冰凉凉的,还不住在颤抖,她很害怕吧,把自己交出去不是更痛快些吗?为什么还要费心思保护自己?

    “珞瑜果然聪明,方才也算有惊无险。”云清寒关上大门,走到他们身边,笑着说。

    他们难道不应该立马赶自己走吗?做什么还是都是一副轻松模样?

    “阿音,别怕。”云清寒摸摸他的头,安抚道。

    “你今日起最好能认真练武,下回再有这样的事,便跑吧,我可不帮你遮掩了。”珞瑜戳了戳沈韶竹的额头,嫌弃说道。

    沈韶竹抬头看了他们兄妹二人一眼,又忍不住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能一直留在这里……

    沈家他不想要了。脑子里突然出现这么一句话,沈韶竹不敢相信的握紧了拳头。

    怎么可能,不止沈家是他的,沈家所有人的命也是他的,他要谁生便生,要谁死……便死!

    “沈音,隔壁那婆子太烦人,若不是她吵吵嚷嚷的,那两个人怎么会来,咱们去吓吓她。”

    听到珞瑜这话,云清寒脸上的笑一下散去了,他训斥道:“你先摘人家的花,现在倒还怪起人家来了,不许拉着阿音瞎胡闹!”

    珞瑜赧然,却还是趁着云清寒转身去厨房的空拖着沈韶竹换了衣服,去隔壁偷了人家新酿的高粱酒,两个人躲在院角,把一坛子喝了个干净。

    沈韶竹从前在山庄时也应酬过几杯,但今日被珞瑜灌着喝了大半坛,还是有了些醉意,再看珞瑜脸颊酡红,神色恍惚,已经醉了厉害了。

    叶徙没想到自己一会功夫没看见,那两个刚刚病好了的兔崽子居然就醉成了烂泥。

    谁要我这不省心的妹妹,赶快娶走吧!

    叶徙胳膊差点断了才把已经倚着墙开始打盹珞瑜拖回房间的床上。

    再出去找沈韶竹的时候,沈韶竹还坐在墙角,他听见云清寒靠近,突然抬起头望着他笑了,

    然后偏着头,神秘兮兮的问道:“我有个主意,你想不想听?”

    云清寒看他是真醉了,蹲下身,把胳膊撑在膝上戏问道:“什么主意?”

    “等我杀了沈云柏,带你们回风凌山庄。”沈韶竹眼睛亮晶晶的,等着被夸奖。

    “……你可知杀人是件大事?”云清寒本以为他要说什么孩子话,哪想到沈韶竹张口就要杀人。

    “咦……杀人再容易不过了,哪里算大事呢?”沈韶竹有些想不明白。

    “阿音,我们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去杀别人!”

    云清寒斥责道。

    沈韶竹听他语气严厉,心里觉得委屈,又不愿意他生气,忙问道:“你做什么就生气了,别人都杀人,我为什么不能杀人?”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我知道你心里不想杀人的。”

    沈韶竹听到这句话,突然把腿一缩,抱住膝盖,带着哭腔道:“我不想杀她的……小时候她待我极好的……”

    云清寒以为他是喝醉了胡言乱语,拍拍他的背,哄道:“阿音是乖孩子,别怕,我唱曲给你听。”

    “我不是阿音,我叫沈韶竹,你不许忘了。”沈韶竹揪住云清寒的袖子,认真告诉他。

    云清寒温柔一笑,点点头道:“好,不会忘。”

    韶竹,韶颜稚齿的韶,竹苞松茂的竹。

    秦禹走的第二年,叶徙在学校里遇见了周姸秋,看尽了周小妹和她男朋友相爱相杀的琼瑶大戏。

    秦禹走的第五年,叶徙毕业了,勉强找了一份工作,感觉自己会因为电脑辐射而死。

    秦禹走的第七年,系统之前攒的能量即将用完,叶徙还没能脱离这个世界。他决定和周姸秋结婚。

    “乐乐,你是认真的吗?”聂静坐在他对面,妆容精致,举止优雅,但好像昨天还是那个穿着校服的甜蜜小姑娘。

    “当然是认真的。”陆乐柯微微一笑,回答道。

    “乐乐,你真的要跟周姸秋结婚?”聂静不死心地问。如果心里没有秦禹了,为什么不把家里的那些东西扔掉,为什么动不动就打听秦禹的消息,为什么从秦禹走的这几年常常露出失魂落魄的神色。

    “聂静,请柬都给你了,怎么还老问这种问题。”是不是不想随份子啊~

    聂静不好再问,只能装作开玩笑地说:      “太突然了嘛!我还以为你总有一天会跟我求婚呢。”

    叶徙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拿她没办法。

    其实跟周姸秋结婚这件事是叶徙同情心泛滥造成的,这些年在跟周姸秋不断接触的过程中叶徙发现这个女孩子表面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内心却很柔弱,她为男人打胎两次,也没换来真爱,到了第三次姑娘一擦眼泪,宣布要把孩子生下来,做一个未婚妈妈,她家里一听自然炸了锅,威逼利诱全用上了也没把对方的名字问出来。叶徙看她被家里折磨的那么憔悴,就说,要不你跟我结婚吧。

    陆乐柯和秦禹的事情周姸秋是知道的,他一说完这话,她就知道陆乐柯的意图了,他想帮她,也想给七大姑八大姨们一个交代,不让这些人戳他妈妈的脊梁骨。周姸秋思索一番,两个人达成共识。

    秦禹记得自己走那天陆乐柯说“不知道你穿西装是什么样子”,没想到现在自己要穿着西装去参加陆乐柯的婚礼了。

    秦禹走的第一年一直在努力忘记陆乐柯,家里人都说他是少年心性,忘记一个人特别容易。可是他没有做到。

    秦禹走的第二年,在学校有了三五好友,周末常常参加Party,可是陆乐柯还在呼唤他,在星星很高的夜里。

    秦禹走的第五年,他常常失眠,在凌晨的图书馆里读到毛姆: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思想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秦禹走的第七年,他提前完成学业,拿到了临床医学博士的学位,教授让他考虑留校,秦禹又听到了陆乐柯委委屈屈的呼唤。

    他要回去。

    他喜欢陆乐柯,久到了能够再次回去。

    可是没想到……陆乐柯要结婚了,跟一个自己曾见过一面的女人。

    秦禹穿着裁剪得当质地上乘的挺括西装,像老友赶来祝贺一般走进了酒店。

    “秦禹,你怎么回来了?”帮着陆妈妈接待宾客的聂静第一眼看到了他,她一脸惊讶的问道。

    “回来“秦禹想了一下“探亲访友。正巧今天老同学结婚,凑个热闹。”

    聂静心存疑虑,但也不能把人挡在门口,正左右为难,陆妈妈过来了,她看到秦禹也愣了一下,但马上神色如常的迎他进来。

    “秦禹啊,今天对小柯来说很重要,阿姨希望你能祝福他。”陆妈妈还是忍不住交代一声。

    “阿姨,以前那是年纪小不懂事儿,今天真的是来给老同学捧场的。”秦禹跟着她进去,神色十分坦然。

    陆妈妈看他这样,才算放心。毕竟时间过去那么久,小孩子之间的感情哪有多认真的。

    叶徙刚把周姸秋的亲戚朋友安顿好,赶时间上个厕所,结果以为自己撞鬼了!

    秦!禹!!

    秦禹怎么会在里面!

    他来干吗?抢新郎吗?突然不想进去了。

    难怪自己今天精神倍儿棒,吃麻麻香,他还以为自己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结果原来是自己的移动充电器回来了。

    系统:“正好,我最近总在思考,你离不开这个世界,主要原因就是秦禹放不下你,叶子,虐他,让他死心,说不定这样你就能回家了。”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