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191|番外四

小说: 赠君一世荣华 作者:花日绯

    自从二皇子和三皇子出世之后,整个朝廷的氛围似乎就不一样了,这归根结底的原因就在于咱们的皇帝陛下……更忙了。

    白天在朝中处理各种政事,晚上回到了后宫之中,还要兼职做伟大的奶爸,咱们威严冷峻的天缘帝,似乎对带孩子这件事特别的热衷,这一点就连当今皇后娘娘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自从两个孩子出生之后,几乎就没有要皇后娘娘费什么心,除了定是定点的喂奶之外,只要咱们的陛下在后宫里,那其他什么哄哭逗笑,换衣服,换尿片,把粑粑这些事情他都全部一手包揽,动作娴熟的几乎要让宫里的所有.乳.母嬷嬷全部退下,并且每回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就跟他办的国事一样,一丝不苟,不见丝毫慌乱。

    就在这位天下第一尊贵奶爸的辛勤照料之下,两个孩子健康长大,转眼就大半年过去了,被养的白白胖胖,同样粉雕玉琢的两个小人儿,无疑是这后宫乃至朝廷的新宠。

    抓周的那一天,元阳殿中,天和帝坐在上首喝茶,丞相洛勤章坐在下首,吏部尚书谢靳坐在左侧下首,而后下方还站着一些观礼的朝臣,殿中央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各色各样的东西,有吃的喝的,玩的看的,文的武的应有尽有。

    没多会儿之后,尖锐的声音自外面传来:“皇上驾到,三位殿下驾到。”

    殿中等候多时的朝臣纷纷上前躬身行礼,就见天缘帝一手抱着一个小的,一手牵着一个大的,大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小的。这样和谐的画面,看在有些老臣眼中那是无比欣慰的。

    吾皇登基一年多,就已经有三个皇子,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这天家血脉传承繁荣有望啊。

    天和帝先迎上去连着大的那个一起给抱了起来,在一大一小的脸上分别亲了两口,然后看了看天缘帝手里抱的那个,恨不得上前把那个也给抢过来抱在自己手里,丞相和尚书眼看孩子一下子被抱走了两个,不是滋味儿,洛勤章走到天和帝身旁,恭谨有礼的说道:

    “皇上,您看……是不是匀一个出来给老臣抱抱啊?”

    天和帝正和大孙子小孙子逗乐,哪里肯出让,为难的对洛勤章摇摇头,说道:“丞相见谅,哪个……我都舍不得。”

    “……”

    洛勤章双眉一竖,一不做二不休,也不伸手抱了,就直接探手去逗,一会儿摸摸大的脸颊,一会儿戳戳小的屁股,也玩儿的不亦乐乎,天和帝有心避开这老头儿,又觉得那样有点过分,只好忍痛,勉强让他一起逗乐。

    而谢靳则要好一点,直接从天缘帝这个女婿手里接过了一个小的,喜滋滋的抱在怀里好不开心,这厚此薄彼的态度,让天和帝与丞相都有点感慨,到底是岳父啊,连孩子都舍得用来讨好。

    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抓周进行的相当顺利,二皇子抓了一只手捧书和笔的彩瓷小娃娃,三皇子就抓了一把橡皮制的弓箭,其实所谓的抓周,不过是一个形式,哪里就能凭借一个周岁的孩子抓着什么就算什么的呢,也是为了君臣同乐罢了。

    这边厢仪式进行的相当热闹,那边厢皇后娘娘宫中也是热闹非凡的。今年趁着两位皇子抓周仪式,皇上特许让皇后娘家归义侯府等皆入宫觐见,谢嫮在坤元殿中接待了谢家众人,接受山呼之后,谢嫮也见到了谢家这一代的好些人。

    谢莘和傅双就不谈了,这两人过几日就要入宫陪伴谢嫮的,谢莘的丈夫赫峰如今已经转文从武,做上了禁军统领,而傅双就更好了,她哥哥谢韶给她挣了个二品诰命回去,而傅双自从一胎开女之后,接下来的两胎全都是男孩儿,可把她给乐坏了,从此再不提要谢韶纳妾的事,就连房里那些准备好了开脸的丫头都全都配了出去,一心一意要攥着谢韶过日子了。

    云氏站在门口期盼,她前两次来,只见到了大外孙,可是两个小的都在睡觉,今儿来了,说是不在睡,可还没等到她见,就给皇上抱到了元阳殿中见大臣去了。

    邢氏坐在一干小辈的上首,对谢嫮说话笑得合不拢嘴,她这辈子竟然也能得个一品的诰命,想想实在是运到啊。谢嫮突然对她问起:

    “对了国公府的老夫人,老太太最近可有见着?”

    邢氏是个人精儿,哪里不知道定国公府沈家和这对帝后有梁子,自然不敢替他们说话,而是回道:

    “回娘娘,前儿见过一次,唉,那老夫人虽说是我娘家姐姐,可是我和她一直就是不亲近,也不知她怎么想的,竟然想来投奔我,娘娘也知道,咱们归义侯府地方小,哪里容得下沈老夫人,她和她那些个儿媳似乎也有些不对付,也没个好日子过,蓬头垢面的像个糟老婆子,要不是她在街上喊我,我还真认不出她了。”

    谢嫮一边喝茶一边听着邢氏说话,等她说完之后,才又问道:“那她如今呢?老太太收留她了?”

    邢氏立刻摇头否认:“哪儿能啊。我和那老夫人看没那么好的交情,就是娘家姐妹又如何,出了嫁的女儿就是夫家的人,哪里还能管的那许多,她拦着我要我收留她,我不糊涂,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看着她也怪可怜的,就让人给了她二十两银子,也算是成就了一场姐妹吧。”

    谢嫮没有说话,不过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能看得出来,她对邢氏的这个做法很满意。邢氏暗自松了口气。

    谢莘和傅双正在说话,几个孩子围旁边各玩儿各的,谢嫮看着她们,谢莘就主动开口说道:

    “对了,上回我在街上遇见了衡姐儿,她似乎也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我听她身后的婆子称她为夫人,想来也是被扶正了吧。总不枉她主动一场。”

    这时,谢嫮才算是想起了还有谢衡这个人,她上一世早早死去,死时还是妾侍,也没有诞下一女半子,这一世倒是让她等到了最好的结果。

    其实对于谢衡和李臻,这一世的谢嫮是没有怨恨的,虽说和谢衡有些过节,但她志在李臻,错以为自己是对手,这才为之,而那之后,她虽李臻远走甘肃,如今回来,虽然静安侯府没有了从前的鼎盛,但至少她是熬出头了。

    “从前她总是和你过不去,如今倒也是时过境迁了,就是变得不愿意和咱们姐妹接触,可能是外面待久了,还有些不适应京城的风貌。”

    谢嫮也由衷的笑了笑,说道:

    “人都有过冲动的时候,人各有志罢了。她过的好也就成了。”

    重活一世,让原本纠缠的孽缘捋顺了过来,这一世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这才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只是这世上有太多遗憾,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得到上天的眷顾,所以,人活在世还是要珍惜眼前,追求该追求的,放弃该放弃的,才是最好。

    而上一世,谢嫮死了之后,天缘帝亲自来到静安侯府吊唁,看着棺木中浑身青紫的女人,天缘帝的眼角都不免为之泛红,看着跪在谢嫮堂前神情有些呆滞的李臻,天缘帝走到他身边,弯下了身子,在他耳旁说道:

    “你以为,静安侯府是凭什么让朕眷顾?”

    李臻猛地抬起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

    缘起缘灭,源于一念之间,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真的就是一场孽缘,一场恨,他对谢嫮究竟是爱还是恨?而这一个问题,他再也找不到答案,他用满门的鲜血来做这一场证明题,得到的却是一个无果的答案。

    全文完

    2015.06.19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