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想要改变眼前的局面还远远不够,整体上来说,对手依然是占据上风的,陈枫等人依然被团团围住。

只要无法冲出去,那么等众人的力量稍微减弱就还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道友先离开吧,这样才能去搬救兵。”二世这样对陈枫说道。

虽然之前还有些担心陈枫离开会导致局面更加的恶劣,但是现在想一想,陈枫应该在最初就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过现在离开也不晚,只要陈枫能搬来救兵,那么这一次的局面自然能化解,说不定还可以把对方反应过来包围。

一想到也把对方层层围住,众人战意顿时变得高昂起来。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陈枫点点头,眼下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方式。

于是陈说收回了复制法则,先是疯狂爆发,暂且逼退对手,然后猛的动用了复制法则。

只见复制法则好像一条大道一样往虚空深处延伸,所过之处超脱一切,对方不止的非常严密的封禁都无法阻拦复制法则。

不过就在陈枫借助复制法则走上一半路程的时候,忽然间就被一名强大的对手拦住了。

这又是一名大帝。

看到对方出现陈枫叹息一声,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对方布置了那么久,早就防备着各种情况,陈枫的复制法则虽然了得,但对方那么久的布置,再加上大帝的手段,还是可以阻拦的。

陈枫快速收回复制法则,让对方的攻击落空,接着双方厮杀在一起。

“对方出动的大帝数量不少啊。”陈枫还是感觉有些可惜的,自己本来都穿梭了一半的路程了,谁知道被拦住,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陷入到了对方布置的禁制之中。

所以除了要面对一名大帝,还要承受四周的压力,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禁制纠缠住,到时候自己可就倒霉了。

而且有对手纠缠着,陈枫也没时间催动复制法则了。

不过陈枫不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其他人。

看眼前的局面,还真有可能全军覆没啊。

真要如此,那自己这边的损失可就大了。

这数百名混元之上来自起源之门等各方起源,哪怕是平摊下去也吃不消啊。

更何况这些混元之上大部分都和陈枫有因果。

“无需着急,我这边在准备力量。”就在陈枫担心的时候终于接到了起源之门传来的消息。

陈枫心中一松,但很快又变得尴尬,没想到还是走到需要帮手这一步。

一直以来这都是混元之上层次的争斗,现在遇到麻烦了,玩不转了,还不是找大帝们来救援。

不过想一想这也不能怪自己一方,还不是对手的力量太强了,那么多的大帝,自己等人本来就应付不了。

不过援兵现在还没到,所以还需要坚持一会,这段时间肯定还会有人伤亡的。

嘭!

一不留神,陈枫被打中,身上的战甲有些凹陷,但也仅此而已,对方强力的攻击甚至都没有撕开陈枫的战甲。

“呵呵。”陈枫笑了笑。

对手则是震惊,好歹也是修炼了多个量劫的大帝,还真没见过这么坚硬的战甲呢,这是什么物质打造而成的,穿上这么一层战甲,岂不是处于不败之地。

不过毕竟是大帝,一看不对立刻改变了战斗方式,自己动用意志攻击。

果然这一下就占据上风了,但也仅此而已,还不能真正压制陈枫。

不过配上周围的禁制就不同了,只是周围禁制虽强,两人交锋动静很大,把周围的禁制都撕成碎片。

主要还是因为起源之门快来了,陈枫的心态稍微发生了一些变化,心想着就算是被被对方镇压起来也没事。

就这样双方又厮杀了一番,结果对方又多出了两名混元之上,这两位实力也不错,也是好不容易调动出来的力量,想要一举解决陈枫。

陈枫也确实坚持不住了,一开始还在有来有往的厮杀,现在开始进行防御了。

“其他人呢。”

陈枫还在担心其他人的情况,只是现在自身难保,也没有多余的经历去关注其他人。

但是在陈枫看来恐怕二世他们的情况也不太好,但不管怎么说,就算不好也总比之前被动挨打要强得多。

要是没有拼命反击,现在不知道多少人被对方的意志打伤,说不定还会有人陨落。

着急也没用,现在的情况只有等待。

还好双方之间的力量不是压倒性的,就算对方能取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陈枫一方还能坚持一些时间。

只是起源之门一直没来,陈枫倒是有些着急。

更加出人意料的是心灵大帝忽然来了,倒是令陈枫又惊又喜。

心灵之力狠狠的扫荡,陈枫身边的几名对手全都惨叫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枫顿时笑了起来,这几位大帝实力强大,之前用意志发起攻击,现在却在心灵之力上吃了亏。

dengbidmxswqqxswyifan

shuyueepzwqqwxwxsguan

xs007zhuikereadw2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