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0章 番外之易纾怡&夏子一(20)(1/2)

那个室友没敢看易纾怡的眼睛,故意装傻:“说什么啊?”

“难道你刚刚说的是鬼话吗?现在在我面前连人话都不会说了?”易纾怡冷言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室友试图躲避她,想重新打开笔记本却又被易纾怡给重重合上了。

“道——歉!”她一字一句对她道。

“我凭什么道歉?我说错了什么吗?你年纪轻轻就被人包养败坏学校风气,跟你一起当室友我还觉得浑身不舒服呢。”事已至此室友索性也撕破了脸,那个帖子其实就是她发的,从开学第一天她就看易纾怡不顺眼,只要她出现无论在哪个角落都会变成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还有一个开豪车的男朋友,她漂亮成绩又好,拥有着让很多人望尘莫及的东西,似乎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老师,凭什么她过得那么好,凭什么大家都喜欢她?她就是不爽,各种不爽。

易纾怡听到她这句话隐忍着没有抬手去扇她,而是将她的笔记本电脑夺过直接将之从阳台上扔了出去。

果然那个室友见自己笔记本被扔了急得跳了起来:“易纾怡,你凭什么扔我东西?”另外两个室友也吓得大气不敢出。

她们一直以为易纾怡是个内向文静的女孩子,没想到竟也不是吃素的。

易纾怡依旧冷滞着脸:“凭你没管好你的嘴。”之后连跟她说话都觉得多余她转身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那个室友心里不服气,追上来也要去抢她的笔记本却被易纾怡一把擒住手臂,然后指尖收紧……

“啊……疼!”那个室友立刻疼得叫起来。易纾怡从小就跟着易宇兮学习防身术,精通跆拳道和散打,连一般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是她?

在室友的手臂快要被她捏脱臼前她才毫不客气地松手将她推开:“还玩吗?”

那人被推倒在地疼得直哭:“易纾怡,你欺人太甚,当婊|子还立牌坊!”她大喊。

“好了!你少说几句。”另外两个室友上来劝。

易纾怡真的是被气得后悔刚刚没直接把她的胳膊给卸下来,她从小到大一直被父母和哥哥捧在手掌心,哪里受过这般委屈,这次再也忍不住,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被打了,那人撒泼得更欢了,大喊着:“打人了,打人了!”声音很高,很快就引起其他宿舍的同学前来观望。

于是易纾怡那天跟她一起进了教务处,教导主任生气地把两人都一顿痛骂,并要求易纾怡道歉。

理由是易纾怡动手打了人,而室友没有动手,所以责任方是易纾怡。

易纾怡怎么可能跟她道歉,在教导主任面前死活就是不开口说话。

“易纾怡,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教导主任看到她这样的态度伸出指尖恨铁不成钢道。

真没想到她竟然会出手打人,这哪像一个成绩优异的女孩子做的事情!

“不道歉就是记过处分!”于是他警告她。

“那就处分好了。”易纾怡抬眸回答着教导主任然后直接转身走了。

气得教导主任在后面呵斥:“易纾怡!你看看你是什么态度?这次我不仅要处分你我还要叫你家长过来!”

易纾怡听着教导主任咆哮的声音头也不回,待她独自走出教师楼的时候她才疲惫地叹了口气。

以前她一直觉得哥哥才是家里最会冲动闯祸的那一个,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么叛逆的一天,果然是亲兄妹,看来她骨子里也带着不愿服输的个性。

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学校,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夏子一,于是拿出手机便给他打电话。

“嘟……”了几声之后那头便接起,夏子一熟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控制不住情绪了,心里所有的委屈都一涌而上,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夏子一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不对劲,立刻开口问:“宝贝,怎么了?”

听到“宝贝”这两个字易纾怡的眼泪掉得更凶,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泣不成声:“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微颤着声音道。

夏子一闻言便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听着她还在抽泣的声音心里揪成一团,无论在哪里,无论何时,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拨乱他的情绪,让他瞬间乱了方寸。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他紧张地问,很想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易纾怡没有说话,只是自己低泣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就这样一个电话让他担心,他工作那么忙。

“没有……就是突然想你了。”她抹着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想到他出差前自己还跟他闹别扭赌气不说话,她就觉得自己太坏了。

“子一,对不起……”跟他道着歉,她现在真的好想抱抱他。

此时夏子一那边有国外的合作方走到他身边似要与他攀谈,他说了句“sorry.”便走到了无人的角落继续跟易纾怡说话。

她这样,他怎么放心在外面工作……

“对不起什么?到底怎么了?”他又问。

“你走之前我惹你生气了……”易纾怡则这样告诉他,之后又抹了几下泪:“没什么事,真的,你快去工作吧。”

夏子一还是不放心,刚要继续问她话就听到她又在电话里开口:“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真的。”像个认错的小孩子般她低声道,随后又加了一句:“老公,我爱你……”

那一刻,心就像化开了一样,这些天积攒的所有疲惫度一消而散。

“我也爱你……”

易纾怡听到这句话已经是泪流满面,但又不想他在外面担心她,于是只得催促他去工作,然后挂断了电话。

宿舍已经回不去了,可是她现在又不想就这样回家,而且明天还有早课,所以只得先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宿了一夜,第二天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抱着书去上课,她几乎都能想象到自己又被人在学校里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的样子,想到这里她就委屈得甚至不想再去上课了,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没有做,凭什么要躲?便硬着头皮去学校了。

大概是她出来的早,太阳才刚刚升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雾,就在她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校门口站着一个高挺的身影。

下一秒她便定在原地,因为那个身影是那般的熟悉。

夏子一是连夜坐飞机赶回来的,回来后便不停地打她电话,可是没人接听,只得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查看b大当晚的宿舍考勤表,易纾怡那晚的名字是空的,也就是说她不在学校,他又焦急地打电话给顾沐馨问她易纾怡回家没有,顾沐馨说没有担心地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只让她暂时不要告诉易家的人,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找了她一夜,就在早上他又转回b大时才等到了她,一颗悬了一天一夜的心终于落地,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便迈步直直地朝她走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天价萌妻:厉少的33日恋人两只饿狼溺宠妻和尚凶猛弃宇宙衣冠楚楚(高干)深空彼岸年少不曾轻狂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