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两个世界

小说: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作者:愤怒的松鼠

    六年前的罗夏是一个地球来的异域人,脑袋的基础知识结构是作为科技文明的数理化,文化背景是华夏亚裔文化圈,虽然外表是明显到无法掩饰的异域人,但不管是外在的言语谈吐和行为方式,还是更为内在基础的思维逻辑,都是典型的和平傻瓜地球人。

    六年前的罗夏,还是一个少年,考虑到他的种族特性,在这个词语前加上后缀“儿童”也并不为过。

    年龄尚幼,处于高速的成长期变化期,恰逢家庭环境剧变,家里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不得不强行挑起重任,撑起一个家庭的一切。

    在不熟悉的环境学习掌握完全陌生的知识体系,自己的性命长期被人通缉,根本不知道身边的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成为一个“大型家族企业”的掌舵人,已经不是独当一面的程度了。

    大概,所有让人迅速成熟起来的因素,罗夏都快凑齐了,于是,在看似变化不大的外貌之下,实际上已经是一颗不可同日而语的心。

    变化一直存在,有的变化更是天翻地覆,有的变化,却肉眼都难以看见........

    “如果你们再敢提我五年半长了1厘米的变化,我就真的要弄死你了。”

    毕业季,也是同学一场的聚会季,但此时微笑着的发出死亡威胁的罗夏,却让人无法再“罗夏你怎么完全没有变化”这个经典玩笑。

    毕竟,考虑到他已经无人不晓的天赋能力和现在的战斗能力,这死亡威胁不仅是真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星骑士能够抵抗的。

    虽然有20%的左右的倒霉蛋还要为毕业证、学位证奋斗,但大部分本届学员都已经拿到了学位证,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确定要离校,很多甚至已经签约拿到了新的工作。

    有的人的工作在索尔的其他的城市,有的人的工作地点甚至在其他的国家,考虑到星骑士职业本身的特性,还有几个幸运儿已经拿到了通往宇宙和无穷世界的门票。

    新的旅程已经上路,他们大概是没有时间和心情等同学一起毕业了,就等着拿到学位证就启程,于是很理所当然的,趁着人还算齐,毕业酒会就提前上演了。

    酒会还是很热闹的,告白的、分手的、失恋的,趁着最后的机会,加上酒精的勇气加成效果,不少人都豁出去了..........然后啤酒、白酒、矮人烈酒、精灵果酒都脱销了,用膝盖想,这个时候才敢出击的怂蛋,成功率怎么都不会太高。

    场面实在闹得有点嗨,有人在酒精的作用下,甚至比着罗夏最敏感的身高开刷,围着他唱起了矮人王和他的七个高个子公主的公主.....于是,就是很理所当然的被炸毛了罗夏笑着做出了死亡威胁。

    10分钟后,在酒店的露天凉台上,罗夏百无聊赖的看着夜景,然后认真考虑是不是干脆早点溜回去算了,反正这同班自己也没几个熟人,真正的友人也早就加入了游戏教会。

    突然,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呵,卡尔只是太开心了,一不小心玩笑就过线了,他和你不熟也不知道你很反感这个,原谅他吧。”

    “呵,我和大部分同学都很不熟,包括你......你是叫玛尔塔吧。”

    “玛尔塔.哈斯塔,你没记错,但同班了六年你还没记下全部名字,是你太记忆力太差,还是你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记。”

    “后者,我为什么要记你们的名字/”

    瞬间,这个主动来搭讪的玛尔塔沉默了,原来你丫根本觉得我们同学的名字没有必要记啊,你都觉得我的名字都没必要记下来,自然也没有必要交流,接下来还怎么谈。

    这场面有点难堪了,罗夏这天赋,实在不适合和不陌生人社交,总是莫名其妙的把天聊死。

    不过,他说的依旧是实话,他是真的和同班同学不太熟,和其他闹得发疯的同学相比,这个毕业酒会他就像是一个被礼仪性邀请却必须入场的外来客,处处都微妙的不适应,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画外人。

    原因?很多方面共同造成的。

    就像是地球大学的教学机制,大家第一年还在一起上基础课程,但后几年也多半在自由选修。

    就像是罗夏那惊人的考勤率,刚上学不久就开始建设自家教会的罗夏,大部分时间肯定在那边的世界,大部分课程都是录像+自修,出现在课堂的次数屈指可数,遇到同班选同样课程的几率就更低了,而正常用来交流、社交的课后活动时间,罗夏也是不可能出现在校园内的。

    其他人在享受校园生活的时候,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驰骋,随着年级的上升,双方的交流机会反而越来越少,也难怪他今天就像是一个难堪的局外人一般。

    这还只是没有时间接触所造成的物理鸿沟,但更本质上的宏观,确是双方所处世界的巨大差距。

    大部分同学还在学院内的体系内锻炼自己的能力,罗夏却第一年就在战场上谋生死,双方所处的世界完全不同,世界观和价值观有着微妙的差距........直说吧,一个百战老兵兼企业老总兼狗仔队大队长兼阴谋家怎么和一个还没出校门的学生娃聊到一起去。

    即使是同学中的弄潮儿,就像是眼前连名字都没有记清的玛尔塔,同样走安索雷恩路线的他,也只是混到了一个中型教会的降临者候补,获得了一份培养生的邀约,大概有五六年后可以考虑下上战场一线。

    在毕业酒会上,罗夏看到好几个人都恭喜他,才刚刚记下了他的名字.....为了避免过于失礼,说出“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失礼的话,罗夏当时可是很努力的捂住自己的嘴的。

    顺带一提,不是这个小插曲,罗夏还没机会记住这个家伙的名字,那现在就更难堪了。

    不过,罗夏本人其实并不想对方想的那么气愤和不爽,他到时很有兴趣听听这个玛尔塔找上自己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是为了什么。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