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一百十九章 和平的轨迹

小说: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作者:愤怒的松鼠

    文明的进步程度,很多情况下取决于他的过往,他的积累,他是否有应对各种突发危机的能力。

    原始部落的历史最为悠久,但没有谁会认为他们有多进步,千年不变的习俗和生活习惯,反而会成为进一步迈进的制约。

    当恒定的风景持续了数百年,周遭的自然资源也足够供应其所需,很自然就会诞生一些外来者看起来荒诞可笑,本地人却视为祖宗定律的奇异教条。

    禁止成年来离开家园、为了美观/宗教意义残害自己的肢体(割礼、缠足)、越发繁琐的宗教礼仪,没有前进的方向的时候,个人和社会都只能把精神放在折腾自己身上。

    艾希世界数百年前的黎明战争,实际上也是一场开门战争,当位面的大门被打开后,整个世界遭受了极大恶意的洗礼。

    幸运的是艾希人对战争已经视作家常便饭,足够的历史记录和魔法文明积累,还有在北地蓬勃崛起的新魔导技术,让其在战争中不断汲取科技、魔法的营养成长,最终形成了自己的特有文化,并成功过度到了宇宙文明的阶段。

    而在这个阶段,魔铠的普及和进步都值得大书一笔。

    小型特质化的外骨骼个人装甲,这是魔导技术的大成体现,他的优势不单单在个体战力的增幅之上,在适应多变的域外环境之上,钢铁之躯并可以再度调整的魔铠,比肉身的优势太明显了。

    原本笨重的海舰,全部进化成了封闭的浮空战舰,甚至可以飞度宇宙,魔铠就成了水手们的标配。

    有些东西并没有改变,艾希人还是用自己过去的习惯和战斗方式适应着新时代,最大的变化,还是他们使用的工具之上。

    工具的进步,本就是文明的体现。

    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以自己的积累,适应时代的需求。

    虽然争议很大,但艾希千万年以来的战争史和种族争霸,的确把位面的积累推到了一定程度,有这积累和底气,才有了“敞开大门”后的高速发展期。

    而另外一方面,虽然历史同样悠久,但西摩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相对封闭,没有外界的刺激和威胁,那原始的社会结构和传承自然没有改变的必要。

    祖先的祖训一定是正确的吗?现实的情况他们都没有可能预料到吧,在飞机大炮的时代精研石斧、青铜剑的制造技术是让人笑不出来的事实。

    传统和习俗就是死亡都不能改变?时代变迁,遵循先祖之道的大多已经进入了坟墓之中,那些喊着先祖的荣耀和高举古圣人旗帜,实际上却行着变革之道的“骗子们”,倒是都成为了时代的开拓者。

    文明和文明的碰撞,实际上是异常残酷的,融合或者说吞并,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

    就算之后再度出现了分裂,那源生文明还是之前那个文明吗?混杂不堪的神话传说和相互雷同的语言,就是文化融合的产物。

    强吃弱,先进者吞落后者,天经地义。

    西摩人那根源于图腾和先祖之道的社会,发展到角城哪一步,已经是千难万难了,和艾希文明是没法比较的。

    艾希人唯一的弱点是人手相对少,但也可以随着时间而弥补,文明的种子发芽开花的时候,新生代到底算是那边的都很难说。

    只要艾希人和西摩人……不,和大部分安索雷恩人相邻而居,五六代人过去了,两边都会深深的打上了艾希人的烙印。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安索雷恩已经到处发生了,艾希人的百年布局,已经逐渐取得了受益和回报。

    最明显的,就是大部分安索雷恩人,已经将宇宙邪神和艾希人分别对待,后者是不怎么亲的远亲,前者却是危险的死敌和财狼。

    或许,这就是文化、文明融合(吞并)的软刀子,和武力征服的快刀之间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结果上的差异?恐怕就是一边没有了民族,一边没有了种族的区别。

    至于那边危害更大,就看当事人是不是看的开了。

    西迪恩和西亚斯实际上都已经看出了这种发展趋势,只不过老者反而选择了融合和随其发展,不管之后变的如何,还是否遵循先祖之道,至少民众的不错,年轻的继承人却是在恐惧中选择敌对。

    谁都谁错?说不清楚的,甚至连讨论都没有意义。

    历史是没有如果的,既然已经确定了一条发展路线,那些“如果路线”就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

    现在的趋势,就是不管主观意愿如何,艾希人和他们的新冬妮娅城来了,角城原本的商业、安全优势瞬间荡然无存,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艾希人的文化和社会观念将成为这片荒原的主流。

    过个几百年,搞不好角城都只能成为新冬妮娅城的卫星城。

    而意外还是发生了,主战派的西迪恩死亡,角城陷入了混乱之中,竞争力反而被削弱。

    在雷元素位面的压力下,艾希人居然展示了自己比角城更胜一筹的安全感和发展性,再度被加强。

    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于是,这意外不仅没有打断融合的进程,反而极大的加快这一过程。

    “……..记住过去,面对我们,我们在过往的岁月积累了深度的友情,艾希人和安索雷恩人并就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相互扶持共同发展是未来的唯一途径,而眼前这巨大工程的竣工,即使对新冬妮娅城三年诞辰的祝礼,更是两城、两族人兄弟情义一家亲的结晶…….”

    在讲台上慷慨激昂演讲的,穿着狮子圣徽图案的白色长袍,他名为西菲洛斯,是辉光和图卷教会的大主教,也是七级大教会派来的主事者。

    时光永远是最宝贵的,却也是最没有价值的。

    转眼之间,两个雷季过去,春去秋来,新冬妮娅城已经迎来了三周年的庆典。

    这两年时光,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总体而言,还是较为平稳的和平发展期。

    毕竟,荒原上的三方势力已经陷入了相对平衡的发展期,只要泰坦不动,三方也都不想动的。

    角城需要一个稳定的大形势,新冬妮娅要稳固自己的收获,荒原人需要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家园,三方都不想打,外面还有泰坦这个隐患,自然就打不起来了。

    和平总是珍稀而宝贵的,就如政治那稀少到忽略的节操,到了第三年,已经有人可以在庆典上一口一个和平,一口一个珍贵的友谊了。

    但今天,这位轮替城主的发言,却得到了下面激烈的反应。

    毕竟,今天不单单是时间上的庆典,更是角城到新冬妮娅城的火车轨道的通车仪式。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