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五十八章 好心的杰克

小说: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作者:愤怒的松鼠

    杰克.索莱尔,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名字,却并不普通的姓氏。

    那是银精灵宫廷卫队长索莱尔子爵的姓氏,索莱尔家族历代都是此代银精灵王室银刃家族(大公)的眷族,虽然爵位、职位在不算高,却深得王眷。

    “中年、老年的索莱尔,是吾等最值得信任的将军,年轻的索莱尔,是最英武善战的骑士们”,现任的银精灵大公曾多次这么赞誉索莱尔家族。

    四大上位精灵之中,银精灵本来就是最擅长军事活动的。

    而远古的精灵大帝国时代,甚至有过半的将军、大骑士来自银精灵,即使如今的精灵帝国的军方,银精灵的族裔始终是第一派系。

    在这样的一个半军事化的种族社会中,获得骑士、将军世家的赞语,足以作证银枫叶家族盛产忠诚、出色的骑士的历史。

    出身在这样一个尚武的骑士家族,作为年轻一辈最被看好的俊杰,杰克却和那些一腔热血的同辈完全不同。

    “……..人生,还真是无聊。”

    作为银枫叶家族的一员,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确定了。

    在二十岁(精灵心智五六岁)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100岁会接受正统的骑士军官教育,在100岁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200岁的成年礼大概会在一个看起来战事紧张,但实际上没有多大风险的地方混军功。

    事实,却正如预期,他顺应父母、家族、臣子的期望一路成长,成为了一个相当厉害的银骑士军官,成年时就成为三阶银徽骑士。

    “为王室效劳的军官,怎么说都是一个体面人,没什么好抱怨的,就是……..有点无聊。”

    在他人眼中近乎完美的杰克,一直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偶…….不,别误会,他并不是觉得自己被人操作的棋子,事实上,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真正的杰克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一个圈外人的视角,看着“杰克”在他人的期望中,一步一步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骑士典范”。

    “骑士看起来不错,就这样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想做的。”

    若不是一次突发意外,恐怕他就如大多数茫然无知的孩子一般,还没有想清楚将来,就逐渐成为社会中的一环,过着平庸而充实的生活。

    那一天,天气很不错的,作为城门守官,他在边境的要塞城墙上,无聊的喝茶看报。

    看着城墙下进行冬狩的野蛮人大军,心境有了些许变化。

    “……..若稍微有点变化,还是比较有趣吧。”

    下一刻,在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作为要塞城门守官的他,打开了要塞的大门,让下面饥肠辘辘的蛮族进关,酿成了一场惨剧。

    但在这个战役之中,杰克却表现的异常出彩,他不仅成功集结散兵,还带着人护送城主从蛮族大军中杀了出去。

    “有人指控是你打开城门的。”

    “是的,没错,是我打开的,不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就像是突思奇想一般?就好像脑袋里面有一个声音命令我做一般。对了,我好像看到了蛮族的萨满,或许他对我做了什么。”

    正常情况下,这简直是脑袋坏掉的答案。

    对生活、人生缺乏实感的杰克.索莱尔来说,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说出心底的实话。

    本来,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死罪,但调查最后的结果,却让他脱了罪。

    除了王室的干涉外,但根本的,却还是一个原因。

    他,没有动机。

    一个前途远大上通王室的青年军官,会为连下餐饭都不知道在那的蛮族服务,甚至放弃自己的人生和前程?

    审判官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他众目睽睽之下打开城门,真的只是因为他突然想做,就做了。

    偏偏在他法庭上说的都是经过检验的实话,而更巧的,却是在那些蛮族的尸体中,的确找到了高阶蛮族萨满的残骸,他们那古老而神明的邪恶巫术,是可以击穿银精灵引以为豪的精神抗性的。

    “……..无罪。”

    失去了家园却为他所救的城主一家,为其勇敢和忠诚担保,最终成为了决定性的证据。

    被敌人的邪恶咒法控制了做出了不可控制行为,不管是岚盟的律法还是精灵帝国的祖法,都不是死罪。

    功过相抵之后,他被降职罚薪。

    其实,在得知自己无罪的时候,杰克还有点失望,在走出囚牢的时候,更是没有感觉。

    “唉,更无聊了。”

    但当他走出审判庭的那一刹,看到那些死伤者家属的痛哭,看着那一张张痛苦、扭曲的脸。

    突然,一种奇妙的满足感,从脚尖一直窜到了脊梁骨。

    “她们的愤怒、憎恨、绝望都因我而起,她们的人生都因我而改变?我……..我改变了这些人的命运?我让原属于她们的幸福远去?我让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失去了他们的父亲?让这些女人变成了寡妇,从此从贵妇人变成一针一线都要计较的市井小民?”

    那一刹,那被友人成为温和派军官的典范的他,面容扭曲,弯着身子跪在地上,哭泣着,呕吐不已。

    那些死者家属们,看到他如此“痛苦内疚”,也激起了下一轮的泪水,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那深埋在地上的面容,那布满了泪水的面容,是怎么一张扭曲而兴奋的笑颜。

    有生以来第一次,杰克觉得作为旁观者的“我”和**的“我”合为一体了,在一片哭泣声中,那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和安定感,让他兴奋的浑身颤抖、肌肉抽搐、久久不得平息。

    而一个前途远大的上位精灵的年轻军官,如此不顾颜面的虔诚“忏悔”,也让那些家属很是感动。

    事后,“明明不是他的罪责却心怀愧疚”的军官大人,却很是照顾那些自己连名字都没有记住的下属的家属。

    他就如一个孝子一般,为失去孩子的老人洗漱、更衣、做饭。

    他就如慈父一般,给那些孩子们教书、传授剑术,以他们的父辈为榜样,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

    他就如兄长一般,保持适当的距离,却给那些寡母们送去了最需要却不好开口的物质、资金支持。

    “好心的杰克”的事迹,在王都广为流传。

    但是……..不幸,却依旧发生了。

    大概是失去了孩子的悲痛,摧毁了老人们的精神支柱,在短短十年内(精灵的时间观),七成以上的孤老先后去世,而他们,都是杰克亲自送的最后一程。

    “啊,我是故意弄死你的孩子的,而且你现在快死了,也是我下的毒。”

    杰克还是那个杰克,他做出那一切,只是为了享受那收割的一瞬。

    或惊讶、或憎恨、或解脱、或破口大骂、或闭目等死,那一张一张最后的遗容,是杰克最珍视的财宝。

    而让人意外的,确是那些孩子和寡妇中出意外的不多。

    这不是杰克有什么顾及,而是……..

    “没有足够人生积累和感情的孩子们太过无趣,就算告知真相也只会怒吼几句或吓着哭,无聊无聊无聊…….所以,现在还是多养养,多培养感情,这知道真相的时候才让人开心,嗯,还不是收割的时候,多忍一下吧。”

    “女人?我到是试了几个,可惜在时间和现实面前,那些女人遗忘爱情的速度……..唉,那些跪着求饶还想当我情妇的,真是无趣。我到是像多试几个,但那就太打眼了。”

    “老人?哈,最棒的的就是那些老家伙了!每个人的阅历和性格都不同,反应也完全猜不到!在得知真相后,有的绝望,有的却憎恨,有的明明不说话却认为我也会有遭到不幸的那一天,有的却想方设法想留下点什么线索………啊啊啊啊,真是太棒了!踩碎他们最后的希望,扭曲他们的人生真是太棒了!”

    好心的杰克?呵呵,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有吧。

    而之后的那些日子,不幸的杰克的名号却在军中传了出来。

    不管他在那个军团,那个部队,那个战团,那个团队都会遭遇全灭的命运。

    短短三十年(精灵的时间观),他就换了七个组织,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死神(小学生),走到那死到那。

    善良的杰克,一如既往的照顾下属的家属,名声好多没话说。

    不是没有人怀疑过,查过情况,但不管是资料还是证人,都无懈可击,看起来只是单纯的那些牺牲者运气差,杰克运气好。

    “好运的杰克会吸走别人的运气。”

    这说法一传出来,都没有骑士团敢要他了,毕竟军人普遍有点迷信,而在艾希幸运却是实实在在的力量。

    而也对骑士生涯有些厌烦了,杰克就放弃了世俗军职,成为了一名降临者。

    当罗夏正威逼手中的人质给自己带路,前往宝物储藏室的时候,胜利战舰的留守总长,名誉极好的大骑士杰克.索莱尔,正满脸严肃的看着船外的战场

    “………又是一层不变的风景,看来,要主动找点乐子了。”

    好吧,我们那好心的杰克,又无聊了。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