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五百六十二章 通告

小说: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作者:愤怒的松鼠

    漆黑的夜晚掩盖一切阴谋,当邪神信徒肆虐的时候,平民在房屋中瑟瑟发抖,没有谁能够预测今晚还会发生什么。

    邪神信徒们的计划,貌似已经失败了。

    按他们一贯的风格,他们应该成功制造了一堆惨案,拉出了一堆祭品,举行了一系列的献祭仪式,召唤了一大堆的妖魔鬼怪,然后进入了“良性”循环。

    他们的失算,不单单是对自己实力的错误评估,也不仅仅是西摩人的平均素质过高。

    他们用过去的经验来评估现在的时代,当年的西摩人还是部落兼村庄的农耕文明,个体之间相对保持距离。

    可能一个人失踪了,要隔上几天才会被发现。

    现在的角城,也步入了新冬妮娅城的初级工业社会,工厂的大规模用工、现代集体农场的集群行动,让这个时期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特别的近。

    结果就是惹了一个人,很容易惹上一窝,想要制造一次惨绝人寰的大型祭祀,想要足够专业的组织能力和充足时间的谋划。

    不太平的社会现状,让农场、工厂都有长期业余训练的护卫民兵,他们或许不是足够专业的军人,但那些邪教徒却连合格的恐怖分子都不是。

    没有邪神祭祀换取的妖魔鬼怪,邪神信徒们自己是闹不起来的。

    但即使如此,谁都没有放过那些邪神信徒的想法。

    军阀看到了他们,毫不犹豫追杀到底,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不稳定因素,是影响自己统治的害虫。

    普通民众看到他们,只要条件允许绝对追杀到底,在艾希人的努力下,现在每个角城人都知道邪神和他们的信徒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或许,也是因为宣传太过到位,导致了现在恐慌蔓延的现状。

    罗夏和他的游戏教会,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们。

    “邪神信徒,就像是屋中的害虫,看到一只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一大窝,而如果是白天看到一只,那家估计已经烂的没法住了,现在既然他们都出现了,就不要放过他们了。”

    战团虽然开始行动了,各方的捷报、苦战也不断的传递过来了,罗夏却没有亲自下场的打算。

    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做。

    “......邪神吗?其实,我个人对智慧之眼也并没有好感,原本我还对他们宣言的知识改变一切有些认同,但看到那些沉迷信仰的人不进工厂不进农场,整日祈祷却期望生活变得更好,然后将一切不幸归于自己不够虔诚的样子,我对他们缺乏任何认同感了。”

    和冯交谈,顺带担任他的保镖,就是罗夏现在最重要的工作了。

    既然决定推其上位,罗夏自然要好好的和他拉拉关系.......当然,这其实还是扯淡,等事情结束之后,交流的时间要多少有多少。

    听到冯对邪神的看法,罗夏默默的点头,算是认可了。

    这才是他现在正在做的工作,虽然已经确定了对方是自己扶植的未来城主,反而更要抓紧时间询问其想法和性格。

    人体测谎机的罗夏,大概是最适合做这种事情的。

    “如果位面战争在十年内没有发生,你觉得艾希人和西摩人会有一个共同的未来吗?”

    “当然,我个人是挺感激的艾希人的,要不,我们依旧处在一个相当原始、愚昧的状态。虽然发展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我个人是极其反对,仅仅是因为出现问题就拒绝发展的行径的。只要活着,肯定会不断出现问题,作为一个掌舵者,解决麻烦和问题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为啥不等着上位后?他上位了,再发现情况不对,恐怕就真的晚了。

    而这不单单罗夏这边对冯的了解加深,同时也是冯从没有谎言的罗夏这边,获得艾希人的想法和承诺。

    双方现在讨论的东西,已经不是眼前的邪神了,甚至他们都跨越了位面战争的层次,直接开始讨论种族的未来和发展路线了。

    看起来扯淡的太远,却是双方必须做的事情。

    之前双方的交流太少了,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双方连对方的想法、理念都不知道,怎么合作下去。

    赶鸭子上架的罗夏,硬着头皮和冯签了五年计划、十年战略、十五年总纲,他这算是完全抛开新城董事会单干了,别说回去和他们解释,回去肯定要翻脸了。

    但事实上,他早就没有退路了。

    位面战争来的太快,法师之国的大腿必须拼命的抱住,同在一个战渠的西摩人是可以期待的,新神教会们想下船就下船了。

    而在和冯的沟通中,罗夏也是很满意的。

    对方远比自己期望的......务实。

    是的,务实,这是罗夏对冯的认知,既不是睿智也不是友善,而是最简单的务实。

    他热爱自己的族群,直言为了族群可以牺牲一切,却不讲究什么种族分歧,只要你艾希人能够带来族群的发展和进步,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没有信仰,没有主义,只对稳定的数值有信任感,物价、就业率、通货膨胀、房地产经济这种罗夏常见的词汇,在一个西摩人口中用的这么顺,罗夏是真的没有想到。

    超出时代的认知和世界的极限,看到自己族群未来且为之行动,不是疯子就是伟人。

    罗夏甚至有点理解了,或许当初暮娜会做出这种选择,只是因为她觉得冯才是唯一可以带领族群走向光明的人,或许是她在他身上看到了老城主和玛莎的影子。

    交流是相互,罗夏不知道,冯的感叹其实更深。

    “二十三岁吗?还真是年轻,您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成为降临者了吗,真是........年轻有为。”

    礼貌的感叹,却有着无奈和悲哀。

    都是长命种的好,但又有谁知道长寿种的无奈和绝望。

    在感叹罗夏的年轻的同时,冯想的却是更长远的东西。

    或许罗夏自己都不记得,但冯很早就和他见过面,那时候的他虽然假装成熟,但言谈举止都不成熟,在政治上明显只是一个菜鸟

    但短短这几年过去了,不仅个人实力进步到看不到极限,为人处世更是能够独挡一面了。

    这让冯有点恐惧。

    是的,恐惧,在他看来,短短二十多年,大概还不够西摩人的孩子从包尿布进化到开裆裤,艾希人就可以产生能够独当一面的出色人才,个人战力足以面对邪神化身的大法师。

    这种成长速度,让长命种的冯恐惧。

    “或许,短命种的危机感,让他们一刻都不敢停息,才能在十年完成我们百年的成长。”

    在冯的想法之中,其实艾希人比邪神更加难以抵御,更加无法战胜。

    邪神是不讲道理的野兽,是随缘而降的天灾,但艾希人讲道理讲利益,用先进的文明软入侵你的部落文化,当你察觉的时候,已经离不开对方了。

    而就算和这些艾希人拼了,最后的结局又会有什么变化,对面20年就能够出一代人,很快就能够成才,自己这边长寿种最快也要七十年一代。

    “既然没有希望获胜,那么,就以这个为前提,为自己的族人谋求最好的道路吧。”

    能够上位的没有多少蠢蛋,所有的西摩人大佬都看得清,所以他们普遍对艾希人存在敌意,却又离不开.......当你习惯了高楼大厦水电交通,真的回得去原始社会了。

    只不过,罗夏没有看错,冯比他们都务实。

    “只会加剧矛盾的政客是愚蠢的,把所有责任丢给艾希人当时简单了。但除了让彼此厌恶有实际帮助吗?我们当年部落战争相互掠夺奴隶,和艾希人比起来,我们更像是一群野蛮人。”

    务实的他知道艾希人是无法驱逐的,也是离不开的,产生敌意只会加剧彼此之间的矛盾,还不如刨除无意义的民族主义,以其长期存在为前提,谋划未来。

    而和罗夏的交流,加剧了这方面的印象。

    他不惧怕割据的军阀势力,反而耻笑他们目光短浅,失去了最重要的民心。

    他也不恐惧邪神和他的爪牙,这也是多年以来的老对手了。

    他畏惧的,是各方面领先自己的先进文明,从各方面得知了他们的文明也有极其强大的长命种,最终占据了霸主地位的却是最为短命的人类国度。

    他一直以来兴办工厂、集体农庄,模仿艾希人的生存方式,就是为了加速族人的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

    在他看来,族人被膨胀的物欲逼得忙碌的生活并不是问题,反而是加强族群进步的原动力。

    原始社会大家的欲望要求最低,填饱肚子就够了,但那是好的社会吗。

    他的口号也务实的过头,就是“学习艾希人的技术,改善我们的生活”,也正是因此,他被不少军阀讽刺“假艾希人”。

    可以说,冯等这一天太久了,他一直期望能够拥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这一天也终于来了。

    两人的沟通,最终形成了结果。

    最让冯满意的,就是艾希人......眼前罗夏关于军方的承诺。

    “统一后,组建现代化的军队吗?”

    这是之前冯想都不敢想的优越条件,务实的人都很理智,他当然知道这些年角城一片混乱的幕后黑手之一,就是艾希人了。

    之前别说统一的军队,连统一的政府艾希人都不想见到。

    这个时候,罗夏反而有些惊讶了,对方居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居然不知道,位面屏障正在逐渐消失,位面战争十年内就要打响了,甚至邪神本体都会进入我们的世界。”

    但下一刻,罗夏就知道自己说了蠢话。

    位面战争在艾希不是秘密,在这边却未必。

    其他教会现在都在顾自己,生怕消息走漏了影响了这最近几年的收成,除了自己和游戏教会,又有那一家会对西摩人说真话了。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