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好像多了一个太阳一般,更亮了,亮的刺眼。

慕轻宸看着那一道耀眼夺目的身影,猜到了他的身份,“秦牧!”

祈墨茶道:“我们在宗门那么低调,什么时候惹到这位了?”

秦牧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他麾下无数。

一出场便是遮天蔽日,气势磅礴。

他一声令下,都可以灭掉这个神域势单力薄的一流人族宗门。

“秦牧大人,你找秦牧师弟,所为何事?”宗门师兄,心惊胆战的问道。

“让他来见我。”秦牧淡漠的道。

“找我?”一道绝代风华的蓝灰色身影出现,浑身上下尽显矜贵。

他比起张扬恣意的妹妹更为沉稳、低调。

他一出现,秦牧便犹如巨人一般俯视他。

强盛的威压张牙舞爪倾轧而下,显然是要给他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大哥,小心!”幸好有祈墨茶按住他,不然真的一见面就倒下。

“我就是东皇慕氏一族,慕轻宸。”

被这样猝不及防的来了一场下马威,青年不恼不怒,犹如清泉一般的声音传出。

慕轻宸一出现在秦牧的视线之中,秦牧就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

当初见到慕千汐,他没有发觉到一点气运,以为是她故意隐藏。

等要吞噬时,竟然遭到反噬,被她阴了一把。

而她的哥哥,浑身气运浓郁的他清晰可见,非常美味可口。

慕千汐欠他的气运,那就让她哥哥来还吧!

慕轻宸是慕千汐的哥哥,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可对于手段通天的神族来说要知道不难。

只不过,以神帝的实力要拿捏慕千汐,根本不屑动她哥哥来要挟她。

无涯同样傲慢,觉得这种手段太低级。

他喜欢用更绝妙之法把慕千汐逼上绝境,置她于死地。

而秦牧并不会像他们这般,为了达目的,他可以动用任何下作的手段。

尤其是在慕千汐手上次次吃瘪,现在已经是气癫的状态。

慕千汐在神水域现在很疯狂很逍遥,他想要报复也不能去,去了只能一次次送死。

动不了慕千汐,心里憋着一股气,那么就只能迁怒她的亲友。

他并不是不想动慕千汐的亲生父亲,新一代的人皇聚集了整个人族的气运和期望,他都想不到那气运有多庞大美味。

可惜现在的玄天界过于密不透风,人皇也不容小觑。

去了不敢保证能一定杀了他,毕竟他的废物师兄已经死在那了。

最后,选择了在神域修炼的慕千汐兄长。

他的气运肯定比不过人皇,那就先收点利息。秦牧道:“你父是人皇,亲妹妹是在神域叱刹风云的最强天才,你只是在这个破宗门修炼,实在是太委屈你了。今天我给你一个扬名神界的机会,算是我送给可爱

小师妹的礼物。”

这话说的挺好听的,可祈墨茶却莫名感觉遍体生寒,低声嘀咕着,“大哥,你可别答应,感觉来者不善。”

慕轻宸向来比废茶聪明很多,自然听出不对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