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邦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虎,他没想到,传说这杀伐果断的战神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这么漂亮。

当然,李振邦并不是对白虎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出于本能的欣赏和赞叹。

白虎对于李振邦表现出来的样子很是满意,冲着李振邦挑衅的挑了挑眉毛,然后看向了龙淼淼,樱唇轻启,“你和应龙之间是什么关系?”

龙淼淼疑惑的看着白虎,她根本不明白白虎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是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还是你装不懂?”白虎剑眉微蹙,眼睛微眯,声音一沉。

她能看透李振邦是因为他俩之间有契约的关系,并不是因为她拥有可以看透人心的本事,所以她并不知道龙淼淼在想些什么。

龙淼淼一脸茫然的看着白虎,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虎姐姐,你要找应龙?我知道啊!”李振邦急忙凑了过去套起近乎。

“你知道?”白虎扭头看向了李振邦,她不想听李振邦废话,她准备再一次窥探李振邦的想法。

可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她却无法准确感知到李振邦的想法。此时李振邦的思想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遮住了一般,她隐约能感知到一些,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你知道什么?”白虎眼睛微眯,李振邦的异样让她心中升起一丝警惕和怀疑,难道李振邦有什么特殊的本事可以屏蔽自己的窥探不成?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你不是应该都知道吗?”李振邦刚要说,一想到白虎能窥探自己的思想,就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废什么话,让你说就快点儿说!你到底是谁,你都知道些什么?”白虎忍不住催促道。

白虎曾经就怀疑过李振邦的身份可能是某个神仙转世临凡,穷奇归顺李振邦也许是因为臭味相投,但是英招不可能对一个凡人言听计从,更何况现在李振邦又多了一个象征公平正义的獬豸,而且李振邦还知道关于应龙的事情,这让她的疑虑更甚。

李振邦摸了摸鼻子,之前白虎一直都能知道他心中所想,他还以为白虎对他无所不知,现在看来,白虎也不是全能的,自己的想法她也不是全都能看透。

想到这里,李振邦心中暗暗窃喜,他可不希望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被白虎发觉了。

“我是谁?我还能是谁?我就是我喽!至于我知道的事情,那可太多了!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前知五……算了,不说那么多了,你只要知道,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就好。”李振邦本来顺嘴想说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不过最后还是刹住了车。

他怕白虎真和他较真,真问他五百年前或者五百年后的事情。五百年前的还好,东西大陆的历史他都了解很多,不止五百年,而且白虎也不太可能问,毕竟她不是这里的人。可是五百年后的事情,他就只能胡说八道了。

如果对其他人胡说八道,李振邦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是对白虎胡说八道,他心里是有抵触情绪的。

一个是因为白虎现在是他的契约召唤兽,再一个万一白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一发飙,反悔不去对付蛮荒领主,那他罪过可就大了,他的归园田居的梦想就说不好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了。

白虎狠狠瞪了李振邦一眼,然后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李振邦的裤裆,“再跟我胡说八道,我就阉了你!”

李振邦顿时感觉裤裆一紧,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用手挡在了前面,讪笑道:“白虎姐,咱们玩笑归玩笑,可当不得真!”

“那就要看你表现了!关于应龙你都知道些什么?他现在在哪里?”白虎沉声问道。

“那个……白虎姐,你和应龙是什么关系?”李振邦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白虎眼睛微眯,声音稍微有些冷。

“白虎姐,其实我对应龙的了解并不多,我只知道他背生双翼,帮助黄帝杀死了蚩尤和夸父,还帮助过大禹治水,似乎还抓住过无支祁,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李振邦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白虎沉吟了一下,没有继续为难李振邦,而是看向了龙淼淼,“你真的不知道应龙的事情?”

龙淼淼茫然的摇了摇头,她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应龙的名字。

“那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应龙的气息,虽然气息很弱,但是确实是应龙的气息!”白虎皱着眉头问道。

“难不成和那块龙纹玉佩有关?”李振邦脱口而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