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力,你到底想怎么样?”佣兵恼火的看着周力。

“这位大娘的摊位费已经付了,你们是不是应该也把包子钱给付一下?”周力声音平淡,但是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威胁,如果这些佣兵不给钱的话,他一定还会出手。

佣兵们互相对视着,如果这钱他们出了,那他们以后还如何在这里混,但是不给的话,恐怕周力肯定会揍自己这群人一顿。周力可是白银战士,打他们这几个人根本不在话下。

“不用了,不用了,那是我送给他们吃的,不用他们付钱。”老太太急忙拉了周力一把,笑着解释道。

“这位大娘既然不追究了,那你们就走吧!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为非作歹,一定揍的你们满地找牙。”周力举起了拳头,狠狠的挥动了两下。

几名佣兵狠狠的瞪了围观的小贩和路人们一眼,大家急忙低下头各忙各的去了。

看着佣兵们走远了,老太太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周力不停的道谢,还要拿包子给周力,不过被周力拒绝了。周力心里清楚,得罪了这些佣兵,恐怕今天老太太的不会有什么生意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强迫别人过来吃包子吧!

“大娘,来五个包子。”周力诧异的看到一名十岁左右的少年来到了大娘的摊位旁坐了下来,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那些佣兵还没有离开的时候竟然就敢来吃包子。

老太太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生意上门了。

“大娘,五个包子!我不会像他们一样不给钱的。”李振邦微笑着看着老太太,开玩笑道。

“小朋友真会开玩笑,五个包子来了!我今天刚开始卖,没有做肉的,只有菜的。”老太太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了李振邦的桌子上,慈爱的说道。

李振邦拿起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尽管没有肉,不过也别有一番风味。李振邦几口就吃掉了一个大包子,又拿起了一个吃了起来。

“大娘,给我也来五个吧!看他吃的那么香,我也饿了,嘿嘿!”周力一屁股坐在了李振邦的对面。

“来了!”老太太很快又端了一盘包子放在了周力的面前。

李振邦和周力对视了一眼,两人没有说话,不过他们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

“给我来两个。”“我也要两个。”……

周围的人看到两人坐在那里毫无顾忌的吃了起来,也都纷纷叫嚷着买了起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坐在那里吃,而是用牛皮纸包着带走了,他们能主动买包子已经不容易了,他们还没有勇气像李振邦和周力一样坐在那里吃……

“振邦,欧米伽你们来了!”张大友早就等在了院门前翘首以待。

整整一夜,张大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干脆不睡了,就站在了了院门口等着。

“大友,放心,我们已经研究好了方法,叔叔一定会恢复健康的。”李振邦自信的笑容给了张大友极大的信心。

这一次过来的只有李振邦和欧米伽两人,张大友带着两人走进了屋里。张大友的父亲还在睡觉,他昨晚也没有睡好,天已经放亮了才睡着。

李振邦阻止了张大友,没有让他叫醒他父亲,充足的休息对身体的恢复是有好处的。

突然,张大友的父亲皱了皱眉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们来了。”张大友的父亲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强忍着痛苦和两人打了招呼。

李振邦轻轻在张大友父亲脖子上一按,张大友父亲眼前一黑缓缓的倒了下去。

“振邦,你这是?”张大友疑惑的看着李振邦,虽然父亲昏了过去,但是张大友并没有认为这是李振邦对父亲不利。

“他又开始疼痛了起来,昏迷过去会让他减轻一些痛苦。”

张大友看到父亲的眉头果然舒展开来,虽然偶尔皱一下,不过显然已经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