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召唤师 !对现在的李振邦来说,精神力共享简直就是为了今天准备的。本来他还在想如果能突破到精神力中级就好了,这样对张大友父亲的治疗就更有把握了,结果竟然真的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突破了。

李振邦伸了个懒腰,并没有懒床,而是直接起身穿好了衣服。这一次宾馆外面虽然没有卖饺子的老两口,但是早市已经开张了,那些卖蔬菜和早点的小贩们早就已经摆好了摊位,等待着顾客上门。

早市的蔬菜很新鲜,不过这对李振邦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他在闲逛着,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心动的食物。这时,一阵嘈杂的声音引起了李振邦的注意,已经围了不少人,李振邦也好奇的挤了过去。

“老家伙,新来的吧!在这里摆摊儿是要交摊位费的。”几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佣兵,围着一个老太太叫嚣着。

老太太惊恐的看着围着自己摊位的几名青年人,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我不知道啊!我这是第一次来兴旺镇,不知道你们这里的规矩,我还没有开张呢!等一会儿我卖出去了一定交,一定交!”

这种事情李振邦早就见怪不怪了,这种情况早就是一种潜规则了。一些带有涉黑性质和背景的佣兵团凭借着实力强占几条商业街,在街上收保护费。

这些人一般都是有分寸的,只要交钱就保证不会来捣乱,甚至遇到捣乱的人他们还会帮忙解决纠纷。这些佣兵团每个月都要拿出一部分收入来打点关系,以便稳定自己的地位。

“老家伙,那你今天不开张,难道今天就不交摊位费了吗?”

“各位大人,不会的,不会的。我做的包子很好吃,一定会卖出去的。你们早上也没吃饭吧?来,你们尝尝,要是好吃帮我多拉几个人过来。”老太太急忙从蒸笼里拿出来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递了上去。

几名佣兵看到老太太还挺会来事的,心中也颇有些满意,接过了包子直接咬了下去。尽管是素包子,不过味道倒是真不错。佣兵们几口就吃掉了包子,然后又看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你这包子味道确实不错,再给我来几个,我们兄弟们这一大早都还饿着肚子呢!”佣兵们吃了人家的东西,语气自然也就缓和了一些。

“这……”老太太有些为难了。

“各位大人,你们行行好,我一个老太婆子做生意也不容易,我老头子还等着我挣钱看病呢!我这也是小本经营,真的不能再白给你们包子吃了。”老太太哀求道。

“你说谁是白吃?我告诉你,我们吃你的包子是给你面子,而且这包子也算是你晚交摊位费的利息。”一名佣兵傲慢的说完,就要去揭开蒸笼自己去拿。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佣兵伸出去的手腕,“吃东西是要给钱的。”

“你找……呃……”被抓住手腕的佣兵刚想破口大骂,但是当他看到抓住他手腕的人以后,顿时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没有继续说下去。

抓住佣兵手的人是一名中年壮汉,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了,但是他依然只是穿了一件无袖的单衣,胳膊上的肌肉看上去就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壮汉一甩手,佣兵蹬蹬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力,你为什么总是和我们毒鳄佣兵团作对?如果不是我们团长说不和你一般见识,你早就横尸街头了!”佣兵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怨毒的看着周力。

“我没有和任何人作对,我只是讲道理。你们做的不对,我自然要出手。我虽然不满意你们收摊位费,但是这地方也是你们辛苦打下来的,你们也确实为这里的稳定做出来一定的贡献,而且你们也需要吃饭,否则你以为我会睁只眼闭只眼吗?这位大娘的摊位费是多少钱?我替她出了。”周力冷哼道。

“一个银币。”被打的佣兵狮子大开口道。

老太太的脸色骤变,一个银币那可是一百铜币,她要卖多少包子才能挣来一个银币啊!

周力神态自若,冷眼看着那名佣兵。“一个银币?很好!中午的时候我一定去拜会一下陆德明,我要问问他,什么时候这摊位费变得这么贵了!”

佣兵脸上冷汗直流,陆德明是他们毒鳄佣兵团的团长,陆德明虽然对手下人有些放纵,但是手下人触及到他的底线,他也会给与严厉的惩罚。

一个银币不过是他一时气愤随口一说而已,实际上这个小摊位只需要十个铜币就可以了,这件事往小了说是随意变更收费标准,往大了说就属于贪墨佣兵团财产了,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别想好过。

“周力,我开玩笑的,实际上只要十个铜币就可以了。”刚才还嚣张的佣兵不得不陪着笑脸。

“十个铜币,这个价格还算合理。”周力从钱袋中拿出十个铜币扔给了那名佣兵。

佣兵接过铜币就要带人离开,结果被周力给叫住了。

“我让你们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