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木系魔法师?”周力并没有理会李振邦的疑惑,继续问道。

李振邦又摇了摇头,他有点明白周力的意思了。不过就算是光系魔法师和木系魔法师也没有办法治好这个病啊。木系魔法师还可以激发人的生命潜能和活力,对治疗有些效果,可是光系魔法师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啊!

周力眉头皱了起来,他能感觉到李振邦并没有骗他,可是这就说不过去了,既不用药物,又不用魔法,以他的认知似乎没有其他办法了。

“周大哥,你为什么问我是不是光系魔法师和木系魔法师?据我说知这两种魔法师对张叔叔的病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尤其是光系魔法师,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李振邦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能感觉到,张叔的腰里面有石子一类的东西。我曾经大胆的揣测过,如果速度足够快,将张叔叔的腰剖开,将里面的石子拿出来,然后在光系魔法师或者木系魔法师的辅助下,将伤口愈合,激发内脏的活力,也许就能将张叔的病治好了。可是你既不是光系魔法师,又不是木系魔法师,而且还没有进行药物治疗,这就让我很疑惑了。”周力费解的看着李振邦。

听了周力的分析,李振邦脑门布满了冷汗,这个世界上的人现在还是局限于还是通过魔法治疗或者医生药物治疗,就算是国王生病也不外乎这两种方法,没想到周力竟然会想到手术治疗,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破天荒了。

李振邦可以想象,如果给予他合适的机会,他肯定会开创手术界的先河,不过也很可能让他背上谋杀的罪名。他虽然是一名白银战士,但是他对人类身体的结构,尤其是内脏结构一定不了解,盲目的下手一定会出大问题的。

如果说这个手术让一名亡灵魔法师来主刀,由光系魔法师或者木系魔法师进行辅助的话成功率一定远远大于周力,因为亡灵魔法师对人体结构、内脏之类的研究远远要高于其他职业。

“周大哥,你把手伸过来,不要抵抗,你感受一下就明白了。”李振邦将一只手掌和周力的手掌对接,缓缓调动了一丝内力通过手掌传递到周力的体内。

起初周力本能的想要抵抗,不过出于对李振邦的信任,他压制了这种本能。李振邦的内力顺利进入他的胳膊之后。周力身体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振邦,他能感觉到李振邦传进来的能量柔和而刚正,对身体有极大的益处。李振邦将内力收回,微笑着看向周力。

“太不可思议了,我现在确信你应该可以治好张叔了。”周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振邦,心中感慨,如果自己有这个能力,恐怕自己又可以治疗很多疾病了。

“周大哥,明天你过来我送你一份礼物,也许你以后用的到。”李振邦冲着周力眨了眨眼。

周力尽管不知道李振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虽然只见过李振邦两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李振邦很信任,相信他不会无的放矢。

一行人并没有进屋,张大友的父亲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他们谁也不想打扰,治疗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周力的想法给了李振邦一个不错的灵感,有欧米伽在旁配合,康复的时间绝对可以缩小不少,但是绝对不能盲目上手,李振邦毕竟不是专业的外科大夫。尽管他的精神力可以探查到毛细血管那么细微的层次,可他依然不敢轻易付诸行动。

他们并没有等多久,张大友的父亲就已经醒了过来。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李振邦又开始为他用内力孕养肾脏和身体。

这一次要比昨天轻松多了,昨天需要的是碎石,今天只需要滋养。不过由于张大友父亲得病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所以李振邦并没有仅仅滋养肾脏,内力在张大友父亲的体内运行了几个周天以后,这才全力集中在了两侧的肾脏上。

李振邦精神力仔细的观察着,张大友父亲两侧的肾脏在他内力的滋养下,本就如烂肉一般的肾脏正在缓缓的恢复生机,不过李振邦的内力毕竟不强,恢复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这一点点的好转就会让张大友的父亲减轻不少痛苦。

当内力即将枯竭的时候,李振邦缓缓的收功,长出一口气。今天比昨天要强很多,至少今天他没有虚脱的症状。

张大友父亲身体内的一些毒素被排出体外,皮肤上贴敷着一层味道刺鼻的黑色污物……

李振邦和欧米伽走出了房间,张大友依然在房门外为他们护法。看到李振邦之后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进了屋子。由于昨天的经验,他早已经烧好了开水,准备帮父亲洗澡。

李振邦疲惫的抻了个懒腰,身体的关节发出一阵阵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