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不老境里,小屁孩因为怕痛,吓的哇哇哭。

又说小屁孩被她塞给秦予夺,叫爸爸,惊的秦予夺一脸懵逼。

再说小屁孩被秃毛追着啄,一边哭一边跑,可怜极了。

最后说到仙魔大战,小屁孩救了她的性命,自己却永远的消失了。

“呜呜呜……”开始被逗的咯咯笑的小灵智,顿时低低地哭起来:“小屁孩哥哥好可怜啊,是我抢了小屁孩哥哥的性命吗?”

灵智虽是初诞,懂得的并不多。

但智商却是不低的。

沐夏嗓音惆怅,她便隐隐猜测到了那喂养自己的精血,是为着那个小屁孩哥哥。

“不是。”沐夏笑着拍拍树干。

“一饮一啄,自有天意,你的诞生是顺其自然,你不欠小屁孩的,也不欠我的,别想太多。”

小灵智便低低地应了声,有点开心,也有点难过。

沐夏和她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药园。

第二天一早,倒是仍来为她浇灌了一滴精血。

“谢谢主人。”小灵智小声地说道。

“怎么不叫麻麻了?”

“您是为了小屁孩哥哥,才喂养我的。”

“无妨,认你当个干女儿就是,我以精血持续到你诞出灵体来,给你取个名字吧?”

“真、真哒吗?”

树叶欢喜地摇来摇去,哗啦啦响如一支歌谣。

沐夏也笑起来,不老树虽不能算她的子女,但多年精血喂养,和她心意相通,很是亲近。

“唔,就叫你小……”

“叫念青吧。”

秦予夺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打断她的取名。

“念青?”沐夏眨眨眼,回头看他:“小树,小花,小翠,小果,不好吗?”

无比真诚的目光,让秦予夺嘴角一抽:“很好,简单又好记,但不老是为常青。念青,也算是纪念小屁孩了。”

“也对。”沐夏想了想,顿时被说服,笑眯眯拍拍不老树:“就叫念青。”

“谢谢麻麻,谢谢粑粑!”小念青声音清脆,最后四个字尤其郑重,感谢粑粑救命之恩!

“不客气。”秦予夺低笑,小丫头这个取名的尿性,连新生的灵智都嫌弃了。

“今天怎么样,小哪吒有没有折腾你?”

“还好,就是胎动比较多。”沐夏拉着他的手:“你怎么出来了,不是那天心有感悟,去闭关了吗?”

“嗯,感悟的差不多,不敢多呆,怕你随时会生。”他有个感觉,距离超脱之境,再有最多百年,便能迈入了。

“真哒?”沐夏杏眼弯弯:“我老公真棒!”

跳起来抱住他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唇角。

秦予夺给她吓了一跳,赶紧托住她的腰。

“老实点啊,蹦蹦跳跳的,吓我一激灵。”说着拍拍她屁股,就这么托着个小树袋熊一样,抱着她往回走。

“哪有这么脆……”话到一半,沐夏“嘶”的一声,变了脸。

“怎么了?”

秦予夺心头一跳。

果不其然——

“小哪吒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