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走,早晚有子,走了就是抛夫弃子。”他理直气壮,何止把忘忧给震住了,就连不远处的鸾鸥妖王都捂住了脸。

这特么不是紫极!

这特么不是紫极!

鸾鸥妖王和紫极天尊几百年前不打不相识,成了不为人知的好友。

但他印象里的紫极天尊,实力强横,性情邪肆,风采凌然,哪里是眼前这个震碎他三观的老婆奴。

鸾鸥妖王“唰”一下投向忘忧,满眼都是崇拜之色。

嫂夫人牛逼啊!

忘忧被看的啼笑皆非,这人!这人!

“你不要脸!”他使劲儿去踩紫极天尊的脚。

“嘶!”

小丫头下脚真黑!

紫极天尊倒抽着凉气儿,疼的呲牙咧嘴,但听出她情绪已经像从前一样,不再是气怒羞恼,反而和他“打情骂俏”的成分多一些。

不由得心下长舒一口气,反正他追老婆的路上,脸皮早叫狗叼走了。

“嗯,夫人说得对。”他声音里已经含了笑,这会儿才敢把人松开,转的和自己面对面。

“别气了,气大伤身,嗯?”

“谁是你夫人。”忘忧气哼哼地,别过脸去,不看他。

“现在还不是,以后一定是,你看我表现。”

“行吧。”她皱皱鼻尖:“你再敢骗我……”

“绝对不敢。”

紫极天尊握住她的小手,柔声细气地哄。

直让鸾鸥妖王牙都酸了,心下连叹一物降一物。

他这会儿才敢走过来,对着忘忧上瞄瞄,下瞄瞄,膜拜这位软妹子大佬。

“哈哈,雨过天晴,雨过天晴!”

“嫂夫人,咱们上岛一叙,好好聊聊,我对你如雷贯耳!”

至于紫极天尊,他已经无法直视了。

“好啊,鸾鸥天尊风采非凡,闻名不如见面。”忘忧调整心态,大大方方朝对方一拱手,又摸摸鼻子道。

“对了,我们还有一位前辈朋友,就在不远处,不介意的话……”

“自然,是玄望天尊吧,有请。”

鸾鸥妖王看向岛外虚空。

可怜的玄龟老祖,在发现无需火拼之后,就现出了身形来。

这会儿旁观完一场大戏,表情十分之精彩,犹如便秘一样飘到了岛上来。简直不敢相信这位紫裙美女,竟是闻名天下的紫极天尊。

他咳嗽一声,哭笑不得地刚要开口。

却忽然之间。

“吼!”

一声龙吟,从极远极远的天边传来。

那至少在距离这座岛屿,数日路程之外。

但龙吟声响的突兀,更无比嘹亮,竟让这一刻整颗星辰,不论何地,不论何等修为,所有人都听见了这道龙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