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生意?”韩建军指着自己的鼻子,连连摇头:“不行,我不行。”

“怎么不行?”沐夏挑眉:“既然要干老本行,咱自己干,不比给别人打工强?”

“这……”韩建军犹豫着。

“没错!怎么不行!”苏云秀“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眼睛亮晶晶的:“可以的!建军,夏夏说得对,咱们大饭店开不了,小摊子还摆不了吗?”

沐夏朝苏云秀竖起大拇指。

这就是眼界和魄力的问题了,韩建军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老实人,知足常乐,从没想过干什么大事业。

但苏云秀不同,她曾是帝城名门的千金小姐,京大医学院的高材生。虽然年轻时眼睛里糊了屎,被沐夏她亲爸骗了辍学私奔,后来又当了整整十年家庭主妇,但她从小耳濡目染的那些东西,其实依旧在骨子里,并没有丢掉。

之前的苏云秀是被现在的生活限制住了,没有人点醒她。

如今沐夏只这么一提,她脑子便活络了起来。

“建军,你看,咱们市里的早点种类就那么老三样,豆浆油条茶叶蛋。你当兵的时候,跟着各地战友学了那么多地方的小吃,咱们完全可以摆一个早点摊子,专门卖市里没有的那些!可以的,真的,一定能行!”

看着苏云秀宛如发了光的脸,韩建军被感染地喃喃道:“真的行?”

“行!”苏云秀肯定道。

“夏夏,你也觉得行?”韩建军又看向沐夏。

“行!”沐夏笑眯眯握拳。

“行!干了!”韩建军一瞬大受鼓舞,老婆和女儿都说行,那有什么不行的,是男人就是干!

三个杯子又碰到一起,沐夏喝完杯里仅剩的那一点酒,就回了房间,将空间留给父母俩。

两个人在外面商量着摆摊的具体细节,兴奋的声音透过房门传进来,沐夏躺在床上,幸福地弯起唇角。

她真的回来了。

十五岁,初三,人生最好的年华。

一切的灾难都还没发生,所有的错误都能够避免,这一世,她有足够的资本去改变一切!

咔的一声,沐夏听见自己的心中有什么碎开了,仿佛一个枷锁被打开,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畅快!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心魔消失了?”

是了,她的心魔,是源自于对过去的无能为力。

但现在,那些追悔莫及和耿耿于怀,再也没有困扰她的理由了。

就好像程一鸣,这一世再见,那个渣男,再也不能让她心底泛起一丝的涟漪。

“如果我现在能渡劫,岂不是立刻就能晋升大乘境了?”沐夏笑眯眯挑挑眉头,这要是被修真界的人知道,怕是要嫉妒到气歪了鼻子吧。

不过也只能YY下而已,现在渡劫是不可能的。

重生了,她的修为也归了零,一切只能从头练起。

不过,有了上一世的基础,重回渡劫期,不难!

扬起一个锋芒毕露的笑容,沐夏脚尖一点,轻盈如一只雨燕,从打开的窗子翻了出去。

------题外话------

爸妈就要雄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