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沐夏明明在笑着,可那眼神太吓人了,就好像……

就好像看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狗,一只猫,一只蝼蚁……

这还是那个任她们打骂欺负,被丢书包,被撕书,被水管喷,被强力胶粘在椅子上,被锁在天台一整夜,都只敢哭不敢还手的受气包吗?

沐夏连看都没看向她们,只淡淡睨着几欲发狂的赵雨欣,漂亮的杏眼微眯,唇边挑起个懒懒的弧度。

“你知道吗,我已经把你忘了,就算是回来了,你只要老老实实别招惹我,我真的懒得找你报仇的。你说你,何必呢……”

她轻笑着,素手轻轻一扯。

赵雨欣便感到后颈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像提小鸡一样被拽到洗手池前,硬生生摁进了池子里。

“唔唔唔唔……”冷水灌进口鼻,赵雨欣呛咳着挥舞手臂,不停抓挠。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三十秒……

渐渐地,她两手无力垂下,破布娃娃一样栽在洗手池里。

而沐夏,从始至终,冷漠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啊!杀人了!杀人了!”

几个女生猛地尖叫起来,抱着头惊恐地打着摆子,还有三个胆子大些的,边哭边连滚带爬地跑过来。

但她们连近沐夏的身都不能,被她一个漂亮的侧踢,糖葫芦一样一串儿被踢飞好几米,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一群女初中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顿时,女厕所里响起哭声一片。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等着,等李老师来了看你怎么办!”

“快松手吧沐夏,这样真要出人命的!”

“呜呜呜,求求你,放了她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

“快开门!开门,里面怎么回事,赵雨欣,开门!”门外响起班主任李瑛急促的拍门声。

天知道李瑛快要急死了,上着课突然听见女厕所传出的“杀人了”,再联系到从课间时间就不见了的赵雨欣和沐夏,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赵雨欣“玩”大了!

赵雨欣家有钱,她爸是国营酒厂的厂长,手底下管着上百号人,父母没少给她送礼。

所以平时赵雨欣欺负沐夏,她根本就懒得管。

可今天……

“班长呢,快去医务室把医务老师找来!”李瑛烦躁地喊道,这沐夏要是真死了,她这个班主任可是要担责任的!

“老师班长请假没来。”后面有学生回道。

“那随便去一人!废什么话,快去!还有贺川,快,你力气大,撞门!”

有跑得快的下楼找医务老师,名叫贺川的男生也从人群里出来,他个子高挑,足有一米八五还多,松松垮垮的校服硬是穿出了欧美街拍的效果,头戴一顶黑色鸭舌帽,在一群初中生中鹤立鸡群。

贺川走到门前,正要撞门。

只听吱呀一声,厕所门从里面打开了。

看清开门的是沐夏,贺川一愣,再越过沐夏看向厕所里面的情形,贺川的嘴角不受控制地一抽,平时少有表情的痞帅痞帅的脸上,露出满满的惊讶之色。

更不用说身后的班主任李瑛和同学了,一个个张着嘴巴,看看沐夏,再看看里头,简直能塞下一个鸭蛋!

------题外话------

一对一超级爽文,灭渣渣,撩美男,双强双洁双宠爱,甜度+++

欢迎小仙女们跳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