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8章 把里衣脱了!(1/2)

第98章 把里衣脱了!

温酒换了干净的衣衫,擦干头发,金儿请的大夫便到了府里,跑到她耳边说:“几个大药堂的大夫一听是咱们将军府去请,个个都不敢来……还是这位开小药铺的李大夫最仁义。”

正说着话,头发花白的李大夫挎着药箱上前道,“是少夫人要把脉?”

温酒打量了他一眼,忽的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此刻却也不想起来哪里见过,又担心着谢玹的伤势,就没多想,“是家中兄长受了伤,需要医治,请老先生随我来。”

“少夫人……”金儿连忙凑到到温酒身边,低声说:“将军不说请大夫过来给你把脉开方子的吗?”

“我这里无妨。”

大约是生平难得热血满腔,温酒冻了那么久竟然也没觉得身体有哪里特别不适,在生了暖炉的屋里待了会,连发白的唇色都已经逐渐回暖。

“脸青唇白,都这般模样了,谁告诉你无妨的?

老大夫听了没法忍,当即便开口道:“少年人忒不看重自个儿身子,等老了想养都养不回来!”

“老先生说的极是。”温酒十分认同的点头,伸手做个了“请”的姿势道:“这边请。”

李大夫:“……”

跟着温酒走出去好一段路,他才甩了一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刚到了谢玹的院子里,就看见两个小厮守在门口,脸色都有些微妙。

“三公子怎么样了?”

温酒走过去问道。

虽说方才谢玹那几步走的步伐平稳,看起来毫无问题,可也流了那么多血,她总也放心不下。

“少夫人……”两个小厮刚开口说话。

“把里衣脱了!”

屋内的谢珩嗓音微扬,顷刻间便打断了屋外的人。

小厮憋了半响也憋不出个所以然来,“少夫人还是自己看吧。”

温酒:“……”

里头忽的又没了声响。

大抵是三公子又不吭声了。

温酒上前几步,抬手想敲门,又觉着似乎有些不太好,犹豫间,里头又转出一声,“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来帮你脱?”

温酒这手怎么也落不到门上去了,一转头,发现众人正面面相觑。

“那个……”她扯了扯嘴角,吩咐金儿,“去泡壶茶,请老先生先稍坐片刻。”

三公子这里怕是一时半会儿都不太方便了。

老大夫却站着没动,“里头那个是大夫?”

温酒道:“您是治身的,里头那个……是治心的。”

她倒不是胡乱编的瞎话。

不单单是这将军府,满天下人全都数个遍,没几个能同谢珩一般压住谢家三公子。

“府上还有这般奇人?”

李大夫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那我得可得好好瞧瞧。”

声落,这老头儿已经推门而入,

温酒眉心一跳,连忙跟了进去,一眼便看见榻上的清瘦少年猛地拢紧白色里衣,顷刻间翻坐起来,总是薄霜轻寒的一张俊脸,此刻竟带了微微桃花色。

反倒是谢珩不紧不慢的收手回袖,转身看来时,眼角微微上挑,“做什么?”

温酒:“……”

现在这场景,怎么忽然感觉有些微妙。

还不等她和李大夫开口。

谢珩嗓音微扬:“这是想吓死谁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临渊行绝世邪尊废材要逆天:傲世女仙帝吞海天生赢家(快穿)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级强者那个刷脸的女神